All posts by Jayra Almanzor

UTSC Bureau Chief 2018-2019

士嘉堡校区学生会拒批即任行政人员,直接违反学生会章程

2月26日士嘉堡校区学生会(Scarborough Campus Students’ Union, SCSU)会议上的局势持续紧张,因为成员直接性违反学生会章程投票反对批准最近当选的运营部副主席赖扬·阿里贝斯(Rayyan Alibux)。此举可能违反该学生会所依附于的安大略省公司法(Ontario Corporations Act, OCA)。

 

学生理事会还以微小的票差批准了最近当选的外交部副主席茶曼·布哈里(Chaman Bukhari)继任、讨论了学生会费用的调整、并批准了剩余即将上任的士嘉堡学生会干部人员。

 

错综复杂的审批

 

社会学系主任特蕾莎·路易斯·拉格曼(Theresa Louise Lagman)表示,每个行政人员都应单独进行批准,以便进行个别讨论。

 

除了阿里贝斯在选举期间提出的评论引起担忧而不获批准之外,所有的高管和干部都获得批准。阿里贝斯正在计划采取行动反抗学生会,以回应学生会拒绝他通过批准。

 

物理与环境科学系主任扎基娅·法赫米达·塔吉(Zakia Fahmida Taj) 引用了一篇来自《地下(The Underground)》的文章,对批准阿里贝斯的动议提出质疑。文章中证实阿里贝斯对恐变性言论在一个群聊中回应道:“我希望这个聊天永远不会泄露”。

 

塔吉说:“我有学生[在文章发表后]来告诉我,他们已经投票给这些人了,[但是]如果可以回到过去,他们会改变做法。”

无记名投票结果显示五名成员反对阿里贝斯的批准,两名赞成,两名弃权,这意味着批准阿里贝斯的动议失败。

根据学生会的选举程序守则(Elections Procedure Code),“学生议会有其自由裁量权,基于选举上诉委员会(Elections Appeals Committee, EAC)的建议,可自行决定拒绝批准任何单一干部或执行办公室的选举。”

选举上诉委员会的工作是审查“候选人就选举和公民投票委员会(Elections and Referenda Committee)的决定提出的上诉”,而这些上诉将涉及诸如记过扣分等问题。

但是,阿里贝斯没有违规行为记录,这就意味着没有任何可以上诉的内容。阿里贝斯认为学生会“没有理由”拒绝批准他,因为议会不可能已经接受了选举上诉委员会的建议。他补充说,他没有收到任何关于违规行为或提交上诉到选举上诉委员会的消息。

因此,如果SCSU在没有EAC建议的情况下采取了行动,就违反了自己的章程。其次,学生会此举可能还违反了OCA,因为该法案规定公司的董事和高级职员必须按照其章程和诚信行事。

阿里贝斯写道:“除了我是由学生投票选出而他们不能合法地拒绝批准我上任的事实,他们还显然在试图掩盖投票过程。”

在给多大校报(The Varsity)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士嘉堡校区学生会主席妮可·比安纳斯(Nicole Brayiannis)提到了《罗伯特议事规则》(Robert’s Rules of Order),该规则决定了委员会会议的举办方式并允许进行无记名投票。

她补充说,这不是为了掩盖消息逃避公众的视线,而是因为该主题过于敏感。

比安纳斯告诉本报,士嘉堡校区学生会“非常重视当前的事情,并正在研究下一步的决定。”

 

尽管布哈里的批准最终以小票差通过,但他的批准也存在紧张的局面。

 

塔吉质疑批准布哈里的动议,并引用《地下》的一篇报道,称布哈里曾发布过反同性恋(anti-LGBTQ+)评论的文章。这些言论随后被本报公布,已经发表了近两年了。

 

塔吉说:“我只是质疑学生会是否有够多的成员有机会在知情的状态做出决定。”她还表示,“因为[文章]在最后时刻才发布,你没办法回去改变你的选票。”

关于布哈里的文章发表于2月7日,也就是投票期的最后一天。

《地下》的主编艾莉雅·亚兹丹尼安(Eilia Yazdanian)与学生的讨论集中在文章是否断章取义、有失偏颇,因为故事缺乏所谓的布哈里方观点,以及布哈里明确拒绝回应《地下》。

 

布哈里在讨论中段进入了房间。

 

“因为我们不知道人们投票的结果,因为这样的帖子在投票期之前没有被曝光……如果某人得到批准,随后一些关于他们的[不恰当的]帖子出现了,那么结果还一样吗?”他说:“他们会停止拥护那位政治家吗?我不相信之后还能通过批准,这是一个前后矛盾的论证。”

批准布哈里的投票结果为:两名董事赞成,一名董事反对,七名董事弃权。由于过多的弃权人数,这项动议是否失败,让人难以裁决。但主席凯特琳·坎皮西(Caitlin Campisi)裁定这项动议通过。坎皮西是前内部专员,在2016年竞选连任时被取消资格。她现在是多大非全日制本科生协会的执行董事。

由于弃权造成的困惑,一些董事会成员要求重新投票。拉格曼说她当时在洗手间,所以不能投票。

坎皮西说,根据《罗伯特议事规则》,只有投票赞成的人才可以提出重新投票的动议。最后,这项动议仍然获得通过。

 

总选举主任:“这篇报告是我呕心沥血之作。”

 

总选举主任(CRO)的报告由总选举主任菲利普·西博(Philip Scibor)备写。但由于该报告只概述了选举过程,引起了长时间的讨论和辩论。

西博在其报告中指出,他稍后将提交另一份报告,并在其中罗列当前选举程序守则(EPC)相关的问题。在第二份报告中,他“希望新一届的董事会能考虑到这些问题,并努力更新多大士嘉堡学生会的选举程序守则,使选举过程更加顺畅。”

他说:“如果一份报告缺乏主要细节、选举过程中的挑战,这将决定选举是否民主,是否应该重新选举。”亚兹达尼安说。

 

亚兹达尼安还指出,他认为很多报告只是总结。他说“这有点忽略了你作为选举监督员的观点和你对选举的分析。”

 

西博回答说他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写第二次报告。随后他提出了一些建议,包括让记过扣分制度更加清晰。

 

“这篇报告耗时耗力,是我呕心沥血之作。”西博说到。

 

坎皮西澄清了西博第二份报告的意图。坎皮西说:“除了今天摆在你们面前的这份报告外……(西博)希望提出建议……这将是一份次要文件,不是你们的规章制度或选举程序守则所要求的……而是在自愿的基础上提出的。”

 

与会的一名学生说,人们在问同样的问题。但CRO的报告已经“足以通过”了。

 

坎皮西进一步澄清说,正在表决的动议已提交至总选举主任的报告上。她敦促全体投票。该动议以7票赞成、3票弃权获得通过。

 

调整学生社团的费用

 

在秋季学期开始时,一项根据多伦多大学通胀指数(UTI)提高部分学生费用的动议获得了通过。

 

多大通胀指数的增加,导致全日制学生的SCSU会费将增加0.62加元,即每学期27.00加元。非全日制学生每学期将多付0.04加元,总计1.70加元。

 

出于同样的原因,有人要求将全日制学生每学期的学生中心(Student Centre)费用增加0.92加元,非全日制学生每学期增加0.27加元。费用总额分别为40.82加元和12.22加元。

 

拉格曼问是否可以在多大士嘉堡学生会的冬季大会上讨论这个问题,以便“与其他学生团体进行讨论”。

 

该学生会主席妮可·比安纳斯表示,”这是由董事会层面决定的。这只是简单的通胀。”

 

全日制学生每学期还将多支付0.16加元,以支付加拿大学生联合会和加拿大安大略省学生联合会会员费。这一增长是以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的增长为基础的。

 

根据居民消费价格指数的上涨,全日制学生的牙科保险计划和意外及处方药保险计划费用也上涨了10%。全日制学生每学期须多缴付9.46加元牙科计划费,以及7.48加元意外及处方药保险计划费。这将使总数分别达到104.03加元和85.88加元。

 

比安纳斯表示,多大士嘉堡学生会使用的福利是由加拿大绿盾(Green Shield Canada)提供。他们最初提议将牙科保险计划和意外及处方药保险计划费用提高12.2%。

 

“我们设法说服他们将增幅降至11.2%,” 比安纳斯表示。学生会将支付1.2%的费用增幅,将学费增幅降至10%。

 

2015年,加拿大绿盾组织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当时多伦多大学学生会发现,该组织的计划导致学生会损失了160万加元。随后该组织立即更换了供应商。

 

随着学生会费用的增加,要求收取学生难民项目的动议将被继续讨论。

 

翻译/Translate: 王蔚/Wei Wa,钱泳欣/Janice Chin

校对/Proof:余思杭/Valerie Yu

终校/Final Read: 王雪琪/Xueqi Wang

 

多大世嘉堡校区(UTSC)饮食现状一览:“我真希望我们能吃得健康点”

来自俄罗斯的二年级国际学生达莉娅·卡莉达洛娃(Daria Khalimdarova)正在多大世嘉堡校区(UTSC)的一台微波炉中加热食物。这次微波炉里是鸡肉饭。

 

“我是一名独自生活在加拿大的国际学生,”卡莉达洛娃说, “我的很多时间都在学校度过……开始自己做饭对我来说有点困难。”然而,她说有限的食物选择、低饭菜质量以及供餐商户的关门时间过早迫使她取消了多大世嘉堡校区的餐券并开始自己做饭。

 

美食广场(Market Place,士嘉堡校区的主要的饮食供应商聚集处)的大多数供餐商户在周一至周四晚上7点关门,周五下午4点关门。而周末美食市场的所有供餐商户都不营业。

 

据食品供应合作关系部门(Food Partnerships)的助理主任弗兰克·佩鲁齐(Frank Peruzzi)透露,他们正在制定一项改善多大世嘉堡校区供餐的新五年计划。

 

“现在,Rex’s Den餐厅新推出了奶茶,还有一个名为’Gathering Grounds’的新咖啡馆即将在Highland Hall开业,”佩鲁齐告诉校报记者 ,“当新学生宿舍未来开业时,它将囊括一个新的餐厅,其中包含几个新的餐厅概念设计,并在工作日和周末延长营业时间。”

他说,在选择新的餐厅概念设计时,他的管理团队会一起商讨想法,并通过做学生调查征求学生的反馈意见。这类调查每两年会举行一次。

 

“包括我自己在内,有很多来自不同背景的国际学生,都很难适应当地的食物,”卡莉达洛娃说,“我希望能看到多大世嘉堡校区在提供不同膳食选择上做一些改进。”

 

计算机科学二年级学生卢克·张(Luke Zhang)也抱怨多大世嘉堡校区的食品质量:“在我看来,健康食品都价格过高。”

 

他以美食广场的水果为例:“我真的希望有更健康的选择,但事实上并未能如愿,我通常只能退而求其次地吃本地餐厅的墨西哥特色盖饭或披萨店(Pizza Pizza)的披萨。”

 

多大世嘉堡校区也发生过多起食品质量事故。其中一起发生在三月,当时一名学生在购买自学生中心(Student Centre)的一家餐厅Asian Gourmet的食物中发现了一只带翅膀的昆虫。

接着一起事故在八月世嘉堡校区学生会(SCSU)新生周时.一位大一新生在食物中发现了一只“像毛毛虫一样的虫子”。

最近一起食物中发现昆虫的事件发生在10月15日,当时在Asian Gourmet餐食中又发现了一只昆虫。

 

学生中心的所有餐厅都是从作为房东的世嘉堡校区学生会处单独租赁的。

八月的事件发生后,世嘉堡学生会称其执委们“将参加食品处理课程”为防范未来事故的发生。

 

世嘉堡学生会还告诉校报,其“对最近在Asian Gourmet发生的事件感到失望,目前正在调查此事。”

张认为,“与同样的连锁餐厅在其他地方的分店相比”,开设在学生中心的食品连锁店的食品质量很差。

“多伦多卫生部门(Toronto Health Department)(会评估)每个供应商的食品安全风险并相应地安排检查,”佩鲁齐说,“不过新鲜水果供应商的被抽检次数可能会少于汉堡店。”

 

佩鲁齐表示,每个供餐商都会分别选择自己的供应商。 他说,他不清楚世嘉堡学生会执委是否接受过餐厅管理方面的培训。

世嘉堡学生会目前并没有回应校报提出的问题。

 

翻译/Translate: 余思杭/Valerie Yu

校对/Proof: 陈慧怡/Huiyi Chen

终校/Final Read: 王雪琪/Xueqi 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