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嘉堡校区学生会(SCSU)选举前后,学生主席当选人Chemi Lhamo因她先前的藏独激进言论而受到网络攻击。这场抵制质疑她当选SCSU学生会主席的诚信度与可靠度,并在学生群体中发起了一场废除其选举结果的公投。

拉姆选举结果的合法性是毫无疑问的,同时,她受到的这种网络攻击也是空前的。但是,这场风暴也引出了一类重要问题。那就是,从外部对某政治体系施加压力以推动达成某一特定目标的鼓吹者和运动倡导者们,日后很可能摇身一变成为此政治体系的内部掌权者。特别是当这一动机目标会造成选民意见分歧时。

学生会的行政部门应代表全部学生的意愿。他们也应可以参与进宣传活动,只要所讨论的问题符合绝大部分学生都支持的“学生利益”。例如,大多数学生都支持扣减学费这一运动。但对于一件具有高度争议性和全球性问题的公开倡导是毫无必要的,因为学生主席只负责解决校内的学生问题。如果公开支持某一政治派别,学生会将承担分裂校园环境与离间校园中的某些群体的巨大风险。

这也解释了什么学生会会远离像抵制(Boycott),撤资(Divestment),或制裁(Sanctions)之类运动的行为。因为表明立场会不可避免地使一些学生感到被疏远。

以多伦多大学学生会前大学事务副主席坎桑德拉·威廉姆斯(Cassandra Williams)为例,她因积极参与反对乔丹·彼得森(Jordan Peterson)与公开支持2016年秋季言论自由演讲的事件遭到批判,即使在当时校园内因言论自由事件已经出现明显分歧。

拉姆事件的问题根本不在于她的藏族身份,亦或是藏族本身,而是她将支持藏独的宣言标志为自身选举主席前后过程中的焦点话题。在竞选期间,她清楚地申明了她的无国籍藏族难民身份是如何影响她支持平权代表平台政策的。在一次先锋派杂志(The Underground)的采访中,她表明她“在多伦多藏族社区所习得的技能可以转移到她在学生会的专业职位上。”

拉姆还选择在她将讲述自己作为难民的过去的《先锋派》 辩论大会上穿着一套引人注目的藏族传统民族服装。然而,事实上,她并不需要刻意将自己的藏族身份与主席竞选混为一谈。

当然,拉姆有权在她个人生活与宣传工作中尽情谈论或表达她自己的藏族身份。但作为一公共部门的公众人物,她应当以一种能够体贴大多数学生需求的方式来进行竞选。作为一名主席当选人,来自UTSC学生的广泛支持才是她所需要的。

因此拉姆这种以一名藏族难民与拥护者的身份来参与竞选,而不是表明她的履历资质,以及基于作为一名UTSC学生或现任平权副主席 (VP Equity) 的身份去参加竞选的方式,这些行为都反应出一种刻意的政治盘算:忽视UTSC校区重要组成部分的中国留学生拥有投票选举学生会主席的权利。

藏独的激进行为对于中国留学生来说尤具冒犯性,因为对于他们来说,维护国家主权与领土完整性关乎对于其祖国身份的认同——就像是分裂主义运动在任何其他民族国家中都会遭到指责一样。

与拉姆相比,这些学生对西藏情况的看法也或许各有不同。 作者认为,相较于只是支持自治的达赖喇嘛,她对于独立的主张实在太过于激进。

这些的学生更关心学业方面的事情。而在这个校园里,一个学生会主席并没有必要申明这个与自己密切相关、在全球具有争议的问题上面的立场。 总之,鉴于她的所作所为,很难相信拉姆会简单地放弃她过去的宣传工作并公正地履行主席的职责。

因此,有些人担心拉姆的激进主义会影响她作为主席的决策。 她很可能会利用士嘉堡校区学生会的平台来倡导西藏独立。 这里就会产生一个疑问,那就是她是否有资格代表,有能力满足所有学生(包括中国国际学生)的需求。

然而,必须澄清的是,针对拉姆的骚扰运动并非完全是多伦多大学士嘉堡校区学生的产物。 我的理解是,像我这样的许多中国国际学生认可这个校园的多样性,他们并不是对选举有疑义,而是对当选人的态度和行为表示不满。 而令人反感的是,现在所有多伦多大学的中国国际学生都被诬陷,认为他们和近期出现的骚扰有关。

一些人指责我们与加拿大的民主或言论自由不相容,并集体推进中国政府的政治议程。 拉姆本人也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指责中国政府在对其进行骚扰。 这种言论只会加强反华仇恨、并加剧民族分裂的产生。

虽然拉姆回应说她不打算让西藏成为她担任主席的焦点,但是她必须采取行动去纠正她作为候选人和下任主席的在选举中的一些行为和陈述。 拉姆必须确保她与中国国际学生——作为国际学生社区的一部分,进行接触并参与其中,以向他们保证其感受和需求对她来说和任何其他学生一样重要。 在一次极具戏剧性和分裂性的选举之后,当选主席的首要任务是促进多伦多大学士嘉堡校区的校园团结。

与此同时,多伦多大学士嘉堡校区反对拉姆主席职位的中国国际学生应该明白她的选举是合法的,他们应该通过合法手段去表达他们的愤怒。 这意味着参与到士嘉堡校区学生会的选举中,而不是通过骚扰或毫无根据的请求来扭转她的选举胜利。 他们应该投票或竞选领导,以确保他们的利益和需求在士嘉堡校区学生会中得到反映。

不幸的是,目前国际学生们无法参与事物决策,因为这需要限制课程注册数量,而他们的学生签证需要满足学校要求的课程注册数量的。 正如SCSYou在今年大选中提出的那样,拉姆麾下的士嘉堡校区学生会可以通过改革这一政策来跨出这重要的一步。

像多伦多大学士嘉堡校区这样的多元化校园很可能会产生多元化的领导者,他们对社区充满热情和倡导。 但是,个人主张的宣传使主席这个职位的作用变得复杂:后者需要代表以及团结所有学生以达到共同利益,这或许不可避免地与前者的特殊利益相冲突。

中国国际学生的异化感是真实的。 鉴于我们在多伦多大学的人口众多,重要的是学生领导者的行为和说话方式应该表现出对我们学生的尊重。 希望对拉姆来说,全球性的倡导在其学生主席任期中排在之后。

迈克尔·潘 (Michael Phoon)是多伦多大学士嘉堡校区的二年级新闻系学生。 他是The Varsity的士嘉堡校区事务专栏作家。

 

翻译/Translate: 樊佳奇/Cindy Fan, 钱文聪/Wencong Qian

校对/Proof:庞皓予/Haoyu Pang

终校/Final Read: 李映雪/Yingxue 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