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丽埃塔·拉克斯(Henrietta Lacks)是一名宫颈癌患者,她成长在弗吉尼亚州一个贫穷的烟草种植者家庭。于31岁去世。

正如丽贝卡·斯库特(Rebecca Skloot)所著的《亨丽埃塔·拉克斯不朽的一生》中所描述的,尽管经历着放射治疗让她从胸部一直烧到骨盆,但拉克斯的癌症一直伴随着她,直到她在马里兰州的巴尔的摩去世。

在约翰霍普金斯医院(Johns Hopkins Hospital)的“有色”病房里,她接受了白人医生的癌症治疗,医生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切除了她身体的一部分。她的医生从她的肿瘤中提取了一个样本给细胞生物学家乔治·盖(George Gey),后者一直在寻求找到能够在细胞培养中存活的人类细胞。

拉克斯的细胞现在被称为海拉细胞(HeLa cells),它使乔治能够培养出第一批人体细胞,这些细胞可以在受控条件下无限期地存活在捐献者的体外。多伦多大学生物化学系教授伊戈·斯塔格尔(Igor Staglja)表明,这将对医学研究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斯塔格尔说:“在我看来,海拉细胞最重要的应用是在研制出了第一种脊髓灰质炎疫苗。1952年,乔纳斯·索尔克(Jonas Salk)在海拉细胞上测试了他的第一种脊髓灰质炎疫苗,然后进行大规模生产。”

除了在开发脊髓灰质炎疫苗中发挥关键作用外,海拉细胞“在基因定位和研究人类疾病,特别是癌症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斯塔格尔说。它们还被用于研究“辐射、化妆品、毒素或其他化学物质,甚至是对人体细胞有影响小分子药物”。

但在那之后的几年里,霍普金斯大学的研究人员没能告知幸存的拉克斯的家人,拉克斯的细胞是如何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被用于解决世界各地医学研究中的重大问题的。斯塔格尔解释说,研究人员还从这些细胞中提取样本进行测试,却并未告知他们打算使用这些样本来研究海拉细胞。

相反,拉克斯的儿女却听闻“关于英国科学家利用海拉细胞进行克隆研究的断章取义的报道。”在他们的脑海中,他们甚至可以想象他们的母亲被克隆来做实验。

在传记出版前的几十年里,这家人一直生活贫困,无力支付医疗保险,而制药公司则从海拉细胞专利中获得了巨额利润。

斯库特的研究帮助拉克斯的孩子们找到了关于母亲的活细胞究竟是如何被用于医学研究的答案。斯库特还帮助拉克斯一家缓解了经济困难,她利用书中的版税建立了亨丽埃塔拉克斯基金会,为她的后代提供医疗和牙科保健。

 

海拉细胞在多大的研究

斯塔格尔的研究小组尤其对海拉细胞进行了研究,以研究膜蛋白相互作用或蛋白与蛋白间的相互作用为主,用于开发新的癌症治疗方案。利用海拉细胞,他的团队可以在没有人体受试者的情况下研究类人细胞的变化。

斯塔加尔将使用HeLa细胞进行一项发现的荣誉归功其研究团队,同时这项发现也成为了2017年一月《分子细胞》(Molecular Cell)杂志的封面故事。此研究项目详细描绘了受体酪氨酸激酶(Receptor Tyrosine Kinases)和蛋白酪氨酸磷酸酶(Protein Tyrosine Phosphatases)之间的相互作用。这项筑基工作可能会引领新型治疗癌症药物的靶向

“HeLa细胞唯一一点缺陷即是它们无法拥有一个正常的人类核型,或是(一个正常)数值的染色体,”斯塔加尔解释道。一条染色体本质上是一整束DNA序列,HeLa细胞拥有76到80条染色体,而一名正常人类只拥有46条。

“这些额外的染色体来源于人类乳头瘤病毒的感染,从而导致HeLa细胞体的癌症,”斯塔加尔说。“因此虽然HeLa细胞可以在很多方面与人类细胞相似……它们并非完全可以代表人类。”

为了展示HeLa细胞异常染色体的影响,斯塔加尔表示,其研究团队在一些必要的情况下须证实“我们由HeLa细胞获得的结果在其他人类细胞系中也能获得。”

除此之外,HeLa细胞由于易于培养仍在被继续使用。

 

道德问题依旧存在

斯塔加尔表示,HeLa细胞于研究中的使用仍在引发道德伦理问题。他回忆,有一德国科研团队在2013年绘制了整个HeLa基因组,并在没有通知拉克斯家族的情况下将之公布于众。

“即使这样做没有违反任何法律或规则,”劳拉·贝西克(Laura Beskow)在《基因组与人类遗传学年度回顾报告》(Annual Review of Genomics and Human Genetics)中写道,“但此类数据提供了关于亨莉塔·拉克斯(Henrietta Lacks)及其后代的一些概率信息,而如今已有成千上万人知道,因此关乎侵犯隐私与知情权的批评也愈演愈烈。”

研究人员拉克斯家族序列从公众领域删除作为补偿回应,并让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主任与拉克斯家进行了交涉。

在最终协议里,贝西克写道,由NIH资助的,将HeLa细胞进行测序的研究人员“被期望能够将数据存储于访问受控的数据库。”期望学习此基因序列的研究人员必须提交申请以让委员会得以审查,而这也“包括拉克斯家族的成员。”

斯库特创作的书籍发行出版以来,拉克斯也同样收到了她对科学研究做出贡献的正式提名。2013年,NIH承认拉克斯的贡献;同样,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也于2018年的十月宣布将有一幢新研究型建筑以拉克斯的名字命名。

 

翻译/Translate:庞皓予/Haoyu (Simon) Pang, 樊佳奇/Cindy Fan

校对/Proof: 李雪迪/Xuedi Li

终校/Finalread: 李映雪/Yingxue 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