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中最浪费的时候

节日庆典成为了资源浪费的魁首

一年中最浪费的时候

除了庆祝活动,假期也是垃圾制造的时间——是的,垃圾制造。这只是节日对环境造成负面影响中的一件事。

在所有发达国家中产生垃圾量最多的国家是加拿大,仅在2012年一年,人均产生了720公斤的垃圾。而随着礼品采购量的增加,节假日期间产生的浪费更多。

在线购买礼物也变得越来越普遍。2014年,全球最大的零售业协会——全美零售联合会 (World Retail Federation) 在其发布的一份报告中声称:网络购物量将会比上年增长8%至11%。

网上购物对环境的巨大影响体现在运输所消耗的化石燃料的数量上。尤其是运往海外的物品,这些物品必须通过船只或飞机运输。

货物的生产对环境也有一定影响。当下最热门的电子产品就是危害环境的罪魁祸首之一。

多伦多大学研究电子垃圾等环境污染物的米里亚姆·戴蒙德 (Miriam Diamond) 教授认为,电子设备的生产通常比由木材或织物制成的传统物品耗费更多资源。戴蒙德解释说:需要大量的温室气体(也就是说会产生很多废料)才能达到电子材料要求的纯度。

制造所产生的废料和电子设备的大小并不重要。“一个非常小的手持设备,制造所产生的废料和其他大型电子设备并无区别。

 

戴蒙德说,人类每年生产约四千万吨电子废料。

电子玩具的平均保质期可能是10年,例如带有芯片的玩偶。生产电子产品消耗能源的同时,被淘汰的产品,所消耗的能量是相同的。如果玩具娃娃没有通过电子垃圾回收设施进行处理,一般情况下,可能会由第三世界国家的垃圾填埋场集中进行处理。

戴蒙德指出,还有一些社会影响也需要考虑。纺织工人和电子玩具制造商的工作条件通常非常差。“有些社会成本是隐藏在西方消费者背后的,这不仅仅是攸关我们自身的问题,而是因为我们的采购会对其他人的生活造成影响。

随着浪费的增加,节日期间圣诞节的灯光也会消耗额外的能源。据美国能源部2008年的一项研究发现,每年圣诞灯光都会消耗66.3亿千瓦小时的电力。

还没有决定好送什么新年礼物?不如,从环保的角度出发吧!

戴蒙德建议,与其馈赠物品,不如和家人朋友度过一段温馨的时光,分享这一年你的故事。


翻译/Translate: 李映雪/Yingxue Li

校对/Proof: 刘卓颖/Zhuoying Cathy Liu

与其他校园相比,我们有多环保?

多伦多大学缺乏温室气体排放与水消耗的数据报告

与其他校园相比,我们有多环保?

即使多伦多大学在环保方面有许多成就,例如被选为本国最环保的业主之一,与加拿大一些其他学校不同的是,多伦多大学从不公开年度温室气体排放(Green House Gas, GHG)与水消耗(Water consumption)的数据。今天,The Varsity将评估全国各地的校园环保成就,以及相比之下多大做得怎么样。

温室气体排放量和水消耗量是进行环保评价中最重要的两项参考指标,因此很难量化比较多大和其他学校的成就。

温室气体排放量

 

一些学校,比如拉瓦尔大学(Université Laval)和北英属哥伦比亚大学(University of Northern British Columbia)已成为碳平衡机构,即不会产生超过自身回收上限的碳排放量。

2008 到2016年期间,卡尔加里大学 (University of Calgary) 将每个学生的温室气体排放量降低了35%,而英属哥伦比亚大学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在2007到2016年间减少了30%。从1990年开始,截至2015年,麦吉尔大学 (McGill University) 的温室气体排放量降低了25%,并最近公布了其发展碳平衡校园的计划。

麦吉尔大学环境持续策略协调员(sustainability strategy coordinator)阿米莉亚·布林克霍夫(Amelia Brinkerhoff) 表示学校正朝着一个比表面上看起来更有野心的目标努力。“只降低温室气体排放量是一回事,而直接把目标定为把排放量降低为零就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了,这更有趣。”

尽管多伦多大学没有公布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方面的数据,本校出版的环境持续发展年鉴(Sustainability Yearbook) 中却有提到学校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方面的一些成就。截至2015年,罗巴茨图书馆 (Robarts Library) 每年减轻碳排放量1221吨,医学大楼 (Medical Sciences Building) 每年也减轻了1205吨。

多大首席物业服务与持续运营主管(Chief Operations Officer for Property Services & Sustainability)罗恩·斯威尔 (Ron Swail) 称,多伦多大学虽然自2000年开始出现了碳排放“大规模增长”,但也做到了降低温室气体排放量。

“与2000年相比…我们目前使用的能量更少。我们成功地缩减了50000吨的温室气体排放,相当于减少了2000辆车的排放量,”斯威尔说。

水消耗量

水消耗量是另一个表明学校是否可以实现可持续目标的测量标准。2000到2016年期间,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平均每个学生的用水量已降低59%。按照同一标准来看,卡尔加里大学在2008到2016年期间使每个学生的用水量降低了27%。滑铁卢大学 (University of Waterloo) 在2010到2016年期间使每平方米用水量降低了22.1%。

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环境持续发展行动 (UBC Sustainability Initiative) 的执行董事詹姆斯·坦西 (James Tansey) 表示“我们校园没有缺水,有很充足的水源,但是为了起带头作用,我们也需要报告减少用水量的数据。”

虽然多大没有像其他学校一样测量校园的水消耗量,但是斯威尔称与2000年相比,本校目前的用水量减少了很多。

调水率与资料公开

在多大已公布的数据中,其中一条是垃圾转换率,其旨在测量从垃圾填埋场转移再利用的物质有多少。圣乔治分校 (UTSG) 在加拿大属于拥有最高转换率的机构之一,其转移的校园垃圾高达总量的70.6%。相比之下,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在2015-2016学年期间转换率为67%,渥太华大学 (University of Ottawa) 转换率为64.5%,而滑铁卢大学的垃圾转换率为41%。


翻译/Translate: 王海琳/Helen Hailin Wang

校对/Proof: 李映雪/Yingxue 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