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苏班的重要性

PK·苏班对于加拿大意味着什么?

PK·苏班的重要性

佩尼尔-卡尔·苏班(Pernell-Karl Subban)——大多数人叫他PK——一向是个直言不讳的人。这位29岁的多伦多球员即将结束他的第10个NHL赛季,他以其宽广的胸怀和坦率的个性、传奇般的社交媒体形象、以及在冰上惊人的爆发力和技巧而闻名。

 

作为曾经效力于蒙特利尔加拿大人(the Montreal Canadiens)队的、家喻户晓的防守悍将,这已经是苏班在纳什维尔掠夺者(the Nashville Predators)度过的三个赛季。

 

一次诺里斯杯(Norris Trophy)得主、三次联赛全明星;在掠夺者队的比赛中,苏班被换下场的次数屈指可数:他的运动才能是我们有目共睹的。然而,要想真正欣赏苏班的生活和他的传奇经历,我们就必须离开冰上世界,思考一下他的根源和旅程。

 

苏班在雷克斯代尔区(Rexdale)长大,是一个七口之家中的长子。他可谓出身于一个体育世家:他的父亲卡尔(Karl)上世纪70年代从牙买加搬到萨德伯里(Sudbury),曾是雷克黑德大学(Lakehead University)的一名篮球运动员。母亲玛丽亚(Maria)来自蒙特塞拉特 (Montserrat),她曾是一名省级短跑冠军。

 

在萨德伯里法语社区的生活经历让苏班的父亲在十几岁时便冰球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他的鼓励下,年幼的苏班也爱上了这项运动对冰球的痴迷贯穿了苏班的童年:在他两岁刚会走路时,他已经拥有了自己的第一双冰鞋;他的父亲每年冬天也会把他家的后院变成溜冰场。

 

通过他和父亲在内森·菲利普(Nathan Phillips)广场深夜滑冰的次数,你就能看出苏班对这项运动的热爱。从六岁开始,苏班就经常在半夜爬起来去练习滑冰,有的时候一直训练到凌晨两点。在训练结束后,他经常会得到一块皇后街披萨作为奖励。“顺道一说,这不是虐待儿童。” 他的父亲笑着回忆到,苏班只是 “热爱滑冰”,他“明白……经常滑冰的重要性”。

 

16岁时,苏班被安省冰球联盟的贝尔维尔公牛队(Belleville Bulls)选中,至此,他在冰场度过的所有夜晚都得到了回报。四年后的2007年,在第二轮选秀中,苏班被蒙特利尔加拿大人队选中,实现了他儿时的梦想。在蒙特利尔,苏班变得家喻户晓,并迅速发展成了NHL的精英后卫之一。到2013年,他已经赢得了诺里斯杯——一项每年颁发给联盟顶级防守球员的荣誉——并在赛季荣登防守球员得分榜榜首。

 

2016年,出乎很多人的意料,苏班谢·韦伯(Shea Weber)的重磅交易中被转手卖给了纳什维尔掠夺者(Nashville Predators) 。然而,这一举动对他的成绩几乎没有影响,他甚至带领着一路冲进了2017年斯坦利杯决赛(Stanley Cup Final)——这是该队伍自1998年加入NHL迄今从未到过的、史无前例的新高度

 

虽然苏班在运动事业上取得功绩成功背后付出的数千个小时——已经让他名列NHL传奇球员之行列,但最终使他成为所有男子竞技项目中最受人爱戴的现役运动员之一的,还是他在冰场之外所做出的种种努力。

 

用苏班自己的话来说,“每到一个新城市就职,我都会让自己沉浸于当地的文化里……我在蒙特利尔学会了说法语——对吧,女士们?在汉密尔顿,我学会了只用嘴呼吸(注:汉密尔顿为安大略钢铁工业中心,空气污染较为严重)所以,现在我住在纳什维尔,就必须得尽快熟悉——没错,被警察要求靠边停车。”

 

苏班因其人道主义方面的事业——尤其是他向蒙特利尔儿童医​​院捐赠的1000万美元——而入围2018年克兰西国王(King Clancy)奖,他那一番“沉浸于当地文化”的话玩笑归玩笑苏班在纳什维尔启动了蓝线伙伴(Blueline Buddies)项目主张用冰球这项运动去化解“降低警察和当地青年之间的屏障”。

 

尽管遭受着来自对手及冰球爱好者的歧视——比如在2014年,在季后赛中打入制胜球苏班遭到了 “歧视性网络评论”的点名——苏班是93%的成员都是白种人的NHL中,仅有的三十多名黑人运动员之一,少数者的身份使他的成就显得更加卓越

 

他不仅仅是通过赛绩激励他人。在听说十三岁的泰·考内特(Ty Cornett)——一位来自密歇根的年轻的黑人冰球运动员遭受到“大量种族嘲讽”后,Subban通过视频短信向他伸出援助之手,鼓励他“相信自己,不要让他人因为你的肤色,从而断定你能或不能做什么” 苏班之后又和考内特见了面,亲自表示这位年轻人是他的”英雄“ 并向这个小男孩赠送了全明星比赛门票和球衣。

 

苏班的冰球之路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故事。他向公众展示了一个人可以如何通过勤奋、专注和对自己坚定的信心,将爱好转变为自己毕生的追求。

 

在获得无数运动员奖之外,苏班所代表的已不仅仅是一名运动员。他的慈善事业证明了他是谦卑和优秀品格的终极榜样。除此之外,他还是一位令人惊叹的年轻加拿大黑人,他战胜仇恨取得成功的经历激励着各界人士。

 

翻译/Translate: 王蔚/Wei Wang , 刘星雨/Xingyu Liu

校对/Proof: 牛敬怡/Jingyi Niu

终校/Final Read: 王雪琪/Xueqi Wang

 

我为何支持温哥华加人队

与2011年斯坦利杯失之交臂的温哥华加人队

我为何支持温哥华加人队

在2011年的斯坦利杯(Stanley Cup)季后赛的第一轮第七场比赛中,温哥华加人队(Vancouver Canucks)碰上了他们的宿敌——芝加哥黑鹰队(Chicago Blackhawks)。在2009年和2010年季后赛的第二轮的六场比赛中,黑鹰队曾两度击败加人队;在这整整两年里,黑鹰队都将加人队踩在脚下。

今年的状况有所改变:加人队在常规赛季中以最优秀的获胜纪录赢得了总统奖杯(Presidents’ Trophy);与此同时,黑鹰队则勉强挺进了季后赛,而他们在第一轮将要面临的对手则是当季头号种子选手——加人队。

季后赛刚打响时,加人队势头不错,以3:0的优势处于绝对领先地位。然而他们在第四场以及第五场比赛上栽了跟头,好在他们依靠加时赛拿下了第六场比赛,杀入了第七场比赛。此时,每个加人队的粉丝们心里想的是:“我们又起死回生了。”

在比赛的第一节开始时, 亚历克斯·布罗斯(Alex Burrows)接过瑞恩·凯斯勒(Ryan Kesler)的传球直接射门,为加人队抢得1:0的先机。然而,这之后的比赛中,黑鹰队的新秀守门员——科里·克劳福德(Corey Crawford)稳住了军心。在整场比赛还剩下三分十七秒的时候,黑鹰队有一人被罚下。加人队似乎胜券在握,无论如何,他们都应该能守住最后的两分钟不被破门。

然而,加人队没有这样的好运。在人数不足的情况下,黑鹰队的队长乔纳森·托斯(Jonathan Toews)仍以一发射门将比赛拖入加时赛。

加时赛一开始,布罗斯就被罚下。对于加人队来说,似乎注定他们发挥最好的常规赛季就要在这第一轮落下帷幕了。依靠人数优势,托斯为帕特里克·夏普(Patrick Sharp)扫清了球门前的障碍,所幸加人队的守门员罗伯特·卢戈(Roberto Luongo)奋力救下了这一球。

加时赛的第五分钟,黑鹰队的防守队员克里斯·坎伯利(Chris Campoli)使出了经典的单刀突入,但他的这一招被布罗斯拦截了。布罗斯随即来到球门前射门,这一球越过了克劳福德的右肩,为加人队赢下了整场比赛。板凳席上的加人队的队员们一拥而上至冰面,为布罗斯欢呼。

罗杰斯体育场(Rogers Arena)的看台上毛巾舞动。“总算,”CBC评论员吉姆·修森欢呼道,“在与芝加哥对阵了三个赛季,十九季后赛之后,温哥华终于打破魔咒。”

 

翻译/Translate:陈恺扬/Carol Chen

校对/Proof: 钱文聪/Wencong Qian

终校/Finalread:李映雪/Yingxue 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