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posts by Andy Takagi

News Editor 2019-2020 Associate News Editor 2018-2019 Associate Photo Editor 2017-2018

越过安省政府,国际生成为多伦多大学主要资金来源

十年前,多伦多大学的国际学生人数约占总招生人数的10%,非加拿大公民不得进入该大学最强大的行政机构——管理委员会(Governing Council)。2015年,《多伦多大学法案》(University of Toronto Act)进行修订修订,允许非加拿大公民进入管理委员会;2017年,国际学生数量占多伦多大学学生总数的22%。

如今,来自国际学生的学费等占该校总收入的30%,达到9.2861亿加币,高于省级助学金(25%)和本地生学费(24%)的占比。

自2007年以来,多伦多大学的运营预算增加了89%,与之相对应的是,国际学生人数的快速增长。随着大学在过去十年的快速发展,国际学生已经成为多伦多大学唯一持续增长的收入来源。

 

运营补助金与学费收入

运营补助金是省政府提供的主要资金来源,批准与否,全仰赖于学校机构是否执行政府任务。

如若院校不遵守规定,例如近期颁布的“学生选择计划”(Student Choice Initiative)和“校园言论自由政策”(campus free speech policy)等,学校的运营补助金将被削减。

自2006年以来,省级运营补助金一直停滞不前,通货膨胀率稳定在7亿加币左右。然而,由于国内学生人数增加,省内每个学生的补助金不断下降。

多伦多大学的长期预算报告(Long Range Budget Report)指出,安大略省政府担心全省18 – 20岁人口人数的下降。

该报告还表示,到2019年至2020年,省级运营补助金在多伦多大学总收入中所占比例仅为25%,低于国际学生所贡献的30%。

 

中国与多伦多大学

去年,中国留学生约占国际本科生总数的65%。在加拿大和中国就逮捕华为高级管理人员引起的外交紧张局势下,信用评级机构穆迪(Moody)警告说,如果中国学生退出安大略省的大学,将会对大学的现金流造成毁灭性破坏性的影响。这就体现了他们对国际学生的依赖。

该担忧并非空穴来风。八月,由于加拿大外交部长克里斯蒂娅·弗里兰(Chrystia Freeland)在推特上谴责沙特阿拉伯逮捕一名沙特女权人士,沙特阿拉伯宣布将撤回在加拿大大学就读的国际学生,其中大约有300名多伦多大学学生。

蒙克亚洲研究所(Munk Asian Institute China)中国项目主任、政治学副教授翁慧玲(Lynette Ong)认为,中国将学生撤出加拿大的可能性相当低。

翁在给The Varsity的电子邮件中写道,中国留学生的其他主要留学目的地,如澳大利亚、英国和美国,现在都与中国政府有着紧张的双边关系,即使从加拿大撤回其国际学生,中国也没有留下多少选择。

然而,在最近士嘉堡校区的学生会选举中确实看到了中国国际学生的动员请愿,以作废支持藏独运动席凯米·拉莫(Chemi Lhamo)的当选决定。中国大使馆否认了有关参与的指控,但其声明中重申大使馆支持“中国学生的爱国行动”。

 

国际学生学费和学费削减

与此同时,加拿大各大高等教育机构的国际生学费继续上涨。

根据通货膨胀的因素调整后,多伦多大学文理学院本地生的基础学费在11年内增加了约1,000加币; 而在此期间,国际学生的学费却增加了25,000加币以上,增长了127.5%。

不久之后,在接受BBC与The Varsity的采访时,多伦多大学主席梅里克·格特勒(Meric Gertler)解释说大学需要筹集国际学费,以便与同行机构、基金计划相匹配,并提供专门为国际学生开设的办公室。

由于学费上涨,格特勒还表示,(多伦多)大学的国际申请人数量和质量都有所提高,这是国际招生的另一个推动因素。

本地学生的费用的主要是参照战略授权协议(the Strategic Mandate Agreement),这是安大略省政府和大学在2017年签署的一项为期3年的授权,其中概述了大学的目标与入学指南。

这些指南的一部分包括限制可以注册的本地学生的数量。 然而,国际学生的招生主要由个别项目决定,而这些决定均参照由理事会制定的五年国际招生计划指导。

虽然大学及安大略省已同意将多伦多大学圣乔治校区的本地入学人数减少1,700个,并保持其密西沙加校区和士嘉堡校区目前的入学率,但预计未来5年的国际入学人数将稳步增加,与此同时,国际生学费平均每年也将增涨6% 。

在省政府下达明年将本地学费削减10%的指令后,多伦多大学表示,国际学生将不会看到学费大幅度上涨,但这可能会促进更多国际生入学的计划。

多伦多大学密西沙加校区副主席兼校长乌尔里希·克鲁尔(Ulrich Krull)建议将此作为一系列解决方案的一部分,以适应本地学费的削减。

学费削减10%后将对每个项目产生不同的影响: 如果一个项目的本地学生比例较高,那么它将失去更大的收入来源并且面临更大的削减。

据The Varsity对2017年入学人数的分析估计,由于入学的本地学生人数过多,二次入学项目(second-entry programs)将受到最为严重的影响。

三个校区的文理学科的学生比例都会降低;然而,由于规模庞大,他们将首先面临学费削减。对于圣乔治校区来说,文理学院明年原定的4.95亿加元的费用预算,预计将缩水约2000万加币。

在早些时候与The Varsity的采访中,多伦多大学副校长兼教务负责人谢丽尔·雷吉尔(Cheryl Regehr)表示,大学希望“找到最低限度影响学生、教职员工、院系和项目的解决方案。”

 

 

翻译/Translate:钱文聪/Wencong Qian聂韬/Tao Nie

校对/Proof:庞皓予/Haoyu (Simon) Pang

终校/Finalread:李映雪/Yingxue Li

 

学生们在多伦多游行,抗议安大略学生援助计划(OSAP)的削减和学杂费用变更

1月25日星期五,成千上万的学生从央士(Yonge- Dundas)广场的雪地上游行到皇后公园(Queen’s Park), 高呼去你的道格福特(Doug Ford)!”抗议省政府最近宣布的高等教育改革。

游行由学生团体和工会组织——包括加拿大学生联合会(Canadian Federation of Students) ——安大略省(CFS-O)和加拿大公共雇员协会(CUPE)的安大略省分——聚集在安大略省立法机构大楼前举着霓虹灯海报唱着圣歌喊道:“团结的学生永远不会被打败。

福特政府于1月17日发布的政策变化将使内学费降低10%取消安大略省学生援助计划 (OSAP)贷款的六个月免息宽限期那些以补助金为主要学费来源的学生现变为以贷款为基础,此外,这些特定学生还将被收取附加费用。

 

学生们从全省各地赶来抗议

演讲者强调了出席的学生的多样性他们来自全省各地以表达他们对福特政府计划的抗议 以及他们对学院和大学学生生活的关注。

其中多伦多大学(U of T)的学生附和了抗议活动中所有学生的愤怒。多伦多大学计算机科学心理学和语言学学生麦克斯•习(Max Xi)参加了集会,因为他相信学生领导可以建 设一个更有活力的校园,。他还说这些可能被削减的心理健康资源曾在大学期间对他有所帮助

习认为学生团体和学生生活的变化将进一步恶化多伦多大学的风气……使之成为一所非常 孤立和学术过度的……令人沮丧的地方。

对于犯罪学和社会法的学生艾莉·麦克米兰(Allie McMillan)来说,削减10%的国内学费是所宣布的变动中最具破坏性的因为它完全无视接受性和公平性

我认为通过减少10%的学费,(福特)完全证明他只关心上层阶级和那些已经能够在没有政府帮助的 情况下获得教育的人,”她说。

政治学学生哈米德·穆罕默德(Hamid Mohamed)说,作为OSAP拨款的接受者和受到拨款和贷 款结构变化直接影响的人,他抗议:“因为(福特)没有与我们协商,而它影响了我们在校园的生活。”

特别补充道学生会的存在是对大学管理的必要牵制,而他们现在面临着被削减资金的风险。

政治科学犯罪学和社会学学生安德鲁·加兰特(Andrew Gallant)认为福特宣布的变动是反民主的。

“有任何意义。我确实理解为什么必须进行这些削减但我认为它们实施的方式很糟糕,”他说。

 

发言人集结学生,谴责福特政府改革

“他们已经唤醒了一个怪物,”多伦多大学密西沙加校区学生会主席兼即将就任加拿大大学生安大略省联合会(CFS-O)主席的费利佩·永田(Felipe Nagata)说道。永田领导游行队伍高唱颂歌,并在女王公园向聚拢的学生们进行了演讲。

“我们不会停下脚步,直到无需缴纳学费;我们不会停顿不前,直到教育和我们近在咫尺;我们不会停止,直到每个学生和每个人都可以接受教育,无论他们的性别、他们的种族、他们的背景或能力如何,”永田说道。

雅各布·兰道(Jacob Landau)是向着教育前进(March for Our Education)的运营总监,也是多大的一名政治学学生。他是第一个在女王公园演讲的人。 “向着教育前进”(March for Our Education) 是去年为了抗议福特的政策而成立的学生倡导组织。

兰道说,这个将抗议者团结起来的问题超越了党派的界限,这一点由集会上的发言人隶属于多个政党就可以证明。他说“他们都知道这不是一个政治问题。这是关于教育的问题。这关乎我们的孩子,也关乎我们省的未来”。

代表多大合同制学术工作者的工会(加拿大公公雇员联盟、CUPE3902)主席杰斯·泰勒(Jess Taylor)也在女王公园演讲道:“这不仅仅关系到我们的学术工作者,也关系到我们的辅助工作者、我们的服务工作者。每个人都在安大略省各地的校园里工作和学习。我们的许多成员都依靠OSAP来接受教育。“

即将卸任CFS-O主席职位的努尔·艾迪德(Nour Alideeb)是多大密西沙加校区学习经济学、生物学、女性和性别研究的兼职六年级学生,她预言了以学生民主权反抗这些变化的需要。

“我们上周听到的消息对学生来说绝对是一种攻击。因为这个政府害怕我们,所以学生民主受到攻击,“艾迪德说,“我们就像是看门狗。我们是监督这个政府和我们的地方政府是否履行责任的人。”

汉密尔顿中心省议会议员(MPP)兼安大略省新民主党(NDP)领导人和安大略省官方反对党领袖的安德莉亚·奥尔瓦特(Andrea Horwath)在此次集会上巩固了她对学生运动的支持,当时她站在台上,两侧是当地的NDP和MPP们。

随着人群爆发出“去你的道格·福特”的呼声,她开玩笑批评了抗议者使用的“非议会语言”,但她说她了解学生的愤怒和苦衷。

“我站在这里就是为了告诉你们新民主党人站在你们这一边,同样反对道格·福特。我们聚在这里就是为了向学生贷款利息上涨说不,也向他对OSAP的无情削减说不,更对他对学生会的攻击坚决说不。“

艾迪德在接受The Varsity采访时也强调免费高等教育是普及化教育的最终目标。

“‘儿童和家庭服务’(CFS)自1981年成立以来,一直倡导免费和普及化的高等教育……我认为我们首先需要优先考虑的是低收入学生,然后慢慢达到确保每个人都能受到免费的高等教育,”她说。

克里斯塔·蒙提埃尔(Crysta Montiel)是一名在多大学习哲学的三年级学生,她与另一名学生一起组织游行,并在演讲中提出了类似的想法。

她说:“在保守党政府的统治下,毕业生将被堆积如山的债务所困扰。这是一个悖论,因为我们无法找到一份可以支付所有费用的工作。打破这种循环的唯一方法就是为所有人提供免费教育。”

 

翻译/Translate:刘星雨/Xingyu Liu, 余思杭/Valerie Yu

校对/Proof:陈雨桐/Yutong Chen

终校/Final read: 李映雪/Yingxue Li

 

福特高等教育改革——多伦多大学权益方有话说

2019年1月17日早晨,安大略省教育部(Ontario Minister of Training,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部长梅里尔利·富勒顿(Merrilee Fullerton)发表了一则出人意料的声明,声称将削减高等教育开支。多伦多大学权益方对此作出回应。

 

安大略省政府宣布,安大略省内的大学和学院必须在下学年削减10%本国学生学费,并在未来两年维持该学费水平。此外,省政府还强制要求为“非必须”的学生费用,例如学生俱乐部费用,提供一个在线选择退出系统,并削减安大略省学生助理计划(Ontario student Assistant Program)的预算。

 

多伦多校长梅里克·格特勒(Meric Gertler)在给The Varsity的声明中表示:“我们将竭尽全力降低这些变化对多伦多大学的影响。”

 

格特勒说:“我们需要审查预算,以评估这些变化带来的全部影响。我们认为,重要的是要坚持我们长期以来的入学保证:经济状况不应成为资质合格的学生入学或是完成学位的障碍。”

 

多伦多大学的声明没有提及它将如何回应建立“非必须”学生费用选择退出系统的强制性要求。

 

根据富勒顿的说法,高等院校将在哪些费用该归为必要的这一问题上有一定的回旋余地。                       

——多伦多校长梅里克·格特勒

 

 多伦多大学最大的学生会——多伦多大学学生会(University of Toronto Students’ Union, UTSU)在省政府决定声明发布的几个小时后,也发布了一份批评的声明。

 

“多伦多大学学生会非常关注与非学费或“辅助性费用”有关的变化,这些费用用于为丰富全省学生生活的重要项目和服务提供资金支持。如果直接或间接地大幅削减资金,将严重甚至不可挽回地影响校园生活。”

 

多伦多大学学生会补充说,他们将与全省范围内的学校合作方和其它权益方就这一问题进行探讨。       

                            ——多伦多大学学生会主管

 

兼职本科生协会(Association of Part-time Undergraduate Students, APUS)主席马拉·卡许亚普(Mala Kashyap)在给The Varsity的声明中表达了对这一变化影响的担忧:“通常兼职和成人学生都已被政府和机构资助排除在外了。我们正在等待更多的改革相关细节。”

 

目前暂不清楚宣布的学费削减是否会影响兼职学生。

—— 兼职本科生协会马拉·卡许亚普

艺术与科学学生联盟(the Arts and Science Students’ Union, ASSU)主席哈西布·哈桑恩(Haseeb Hassaan)告诉The Varsity,艺术与科学学生联盟对这些政策声明感到“不安”。

 

“我们恳请多伦多大学管理者和格特勒校长保护为学生提供基本服务的学生会。ASSU将与其他校级社群、联盟和社团合作,在校内和全省范围内采取行动。”

—— 艺术与科学学生联盟主席哈西布·哈桑恩

 

加拿大安大略省学生联合会(The Canadian Federation of Students–Ontario, CFS-O)迅速做出回应,称这一改变“显而易见,是为了毁掉安省的学生会”。该声明进一步强调,所有拟议的改变都对学生和学校工作人员有害。

 

“在提出该决定的过程中没有征询学生的意见。安省政府正企图废除公立高等教育,并试图遏止反对的声音。”

 

加拿大安大略省学生联合会的全国执行代表萨米·普里查德(Sami Pritchard)批评道,政府的这一决定是一种“愤世嫉俗的行为”,意在“破坏”那些试图反对高等教育经费消减的组织。

 

普里查德在网上发布的一则声明中说:“学生们并没有被吓到,他们将与安省的工作人员联合起来,保护高质量的公立高等教育,捍卫学生独立民主代表权。”

——加拿大安大略省学生联合会

 

多伦多大学参与出资的可退出的团体——安大略公共利益研究所(OPIRG),今天早些时候在Facebook上发表了批判福特政府的计划的声明。

 

OPIRG对学生团体未来的资金以及他们未来能提供的服务表示非常担忧。虽然学生们已经可以选择退出该团体,但省政府这项政策的执行将使这些组织很难再凭借自身的某些优势和资源进行宣传。

 

 

“目前的运作方式与当任政府希望的方式之间的唯一区别是——我们不再有几个月的时间向学生们展示,为什么他们应该继续资助安大略公共利益研究所、无障碍学生通道(students for Barrier-free Access)和LGBTOUT等组织。”我们不再有机会与学生面对面地交流我们真正在做的工作。

 

安大略公共利益研究所是一个国际公共利益研究组织网络的一部分,其中11个位于安大略省内。

——安大略公共利益研究集团

加拿大公共雇员工会(CUPE)的安大略省主席弗莱德·哈恩(Fred Hahn)抨击政府的声明是“对校内学生民主权的攻击”。

 

“这些削减是在没有与大学部门协商的情况下做出的,而且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对学生造成破坏性影响,”哈恩在加拿大安大略省大学网站上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说,“道格•福特(Doug Ford)的内部人士试图用极低的学费折扣来掩盖一场针对学生的毁灭性攻击,从长远来看,这会让学生们付出更大的代价。”

 

哈恩声称,政府决定削减费用是在“自谋出路”。

 

哈恩说道:“应该通过选举和公投,用学生的民主权决定学费,而不是由政府内部人士说了算。”

 

加拿大公共雇员工会代表了数以千计的多大工作人员,包括图书管理员、服务人员、助教、考试监考人员以及学生和博士后课程导师。

——弗莱德·哈恩(Fred Hahn):加拿大公共雇员工会安大略主席

 

安大略社会服务雇员工会(OPSEU)主席沃伦·托马斯(Warren ” Smokey ” Thomas)赞同哈恩的声明,称政府的改革是”对民主的全面且直面的攻击”。

 

托马斯在推特上写道:“(该决定)把立法委员会的前预算听证会变成了一场骗局。安大略的学院和大学收到的人均学生资助在加拿大仍旧是最低的。学生的债务不会减少。此次削减学费的政策下没有赢家。”

 

安大略社会服务雇员工会代表了安大略省数以千计的公共部门雇员。该联盟代表了多大的校园警察以及安大略教育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和助理人员。

——沃伦·托马斯(Warren ” Smokey ” Thomas):安大略社会服务雇员工会主席。

加拿大大学出版社(CUP)是一个由包括多大校报(The Varsity)在内的全国大学生报纸组成的非营利性合作机构。该机构在周四表示,学生出版物对高等教育机构的学生来说是“必不可少”的服务,并对这一声明表示失望。

 

“我们的成员对大学和学院管理机构进行审查,确保大学治理具有透明度。” 加拿大大学出版社写道,“然而,我们的大多数论文都是靠学生的学费来资助的。没有这笔资金,安大略省的学生出版刊物将无法运作。”

 

该组织还批评福特明显缺乏与学生的协商,并认为“这进一步证明了福特政府并没有真正把学生的利益放在心上。”

 

“这一决定对制度透明度、校园内健康的民主对话、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造成了直接打击,而这些都是福特政府一直强烈宣称要捍卫的。”

——加拿大大学出版社主管

多伦多大学密西沙加分校的学生会也发表了一份抵制这些改变的声明,称“不会容忍这些改变,并将继续为大家争取,以确保本届政府的单边决策不会失控。”

 

声明称:“我们能够明确的是,降低学费的举措肯定是朝着正确的方向迈出的一步,但这项声明并不是。”

——多伦多大学密西沙加学生会主席

附属于福特的进步保守党的安大略省进步保守党校园协会(OPCCA)公开表示支持削减学费,理由是上届自由党政府执政期间学费呈现大幅度上涨。

 

“不幸的是,自2006年以来,安大略省学生的本科学费从平均5000加币涨到了近9000加币。上届自由党政府未能阻止高等教育变得越来越难以负担。这就是OPCCA支持安大略省进步保守党政府决策的原因——为提高安大略省高等教育的负担能力。”

 

OPCCA也表示支持对安省学生援助项目(OSAP)的改革,声称政府现在可以更好地帮助低收入的学生。它还支持对学费进行改革,声称学费经常被用来“资助以议程不周和财务管理不善而闻名的第三方团体”,如加拿大学生联合会(Canadian Federation of Students)和安大略省公共利益研究集团(Ontario Public Interest Research Group)。

 

该声明提到,这些组织一直在推动激进的事业,例如“废除资本主义和抵制加拿大的盟友以色列”。

 

然而,OPCCA也同时表示,校园媒体、活动和社团是有价值的,“当学生可以自由选择资助哪些校园团体时,这些学生团体将会受到鼓舞并向学生们展示自己的价值,同时增加学生的参与度。”

——安大略进步保守校园协会

 

翻译/Translate:庞皓予/Haoyu(Simon) Pan,聂韬/Tao Nie

校对/Proof:余思杭/Valerie Yu

终校/Final Read: 王雪琪/Xueqi Wang

 

安大略政府宣布:省内所有大学学费将减免10%,学费贷款将只发放给经济困难学生

没有人预料到省政府会忽然对本地学生的学费进行大刀阔斧的调整。一月十七日,安大略助学金项目(Ontario Student Assistance Program (OSAP))和学费政策都有所变动。高等院校培训部长(Minister of Training,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梅瑞丽富勒顿(Merrilee Fullerton)在新闻发布会上反复强调,政府将学生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助学金大幅改革

富勒顿宣布,助学金六个月的免息期限将不复存在。面向低收入家庭学生的补助将增加,而家庭收入五万加币以上的学生获得补助的可能将减少。尽管所有安大略的学生都有资格申请,但重点补助对象将只限于贫困生。

高等院校培训部长议会助理(Parliamentary Assistant),诺森伯兰-彼得堡格南部(Northumberland—Peterborough South)省级议会议员(MPP)大卫皮克尼(David Piccini)在发布会过程中站在富勒顿身后。他向多大校报解释了改革的细节,呼应了富勒顿的通告。

据皮克尼所言,学生毕业六个月内,助学贷款不会产生利息以便其偿还贷款。可一旦超过期限,这六个月间产生的利息也将累加到账户上。这与之前毕业六个月后才开始计算利息的政策有所不同。

皮克尼指出,这项改革的合理性在于它将督促学生尽快还清贷款。

同时,政府将终止对贷款需求不紧急的学生提供补助。如富勒顿在新闻发布会上所言,将补助集中发放给低收入家庭的学生。

我们将重建信任与责任。新的系统将更全面地针对需要它的群体开放。”

学费减免

富勒顿强调,在2019-2020学年,安大略省所有高等院校必须本地生学费减免百分之十,并沿用至下一学年。

她说:“征收学费也不是免费的。”

回应院校将如何补足这些从减免学费中流失的利益,富勒顿说:“方法有很多,但他们必须自行寻找出路。”

根据2017-2018学年收益报告,多大校报对现行学费与院校运作预算进行了统计。仅仅是本科生的学费减免就将使学校损失至少430万加币。

根据多大校报计算,减少的奖学金约比2017年大一文理学院学生所获奖学金的总和少一千万

目前,文理学院本地生的学费大约是6780加币。根据新政策,这笔费用将减少678加币。减免数量因年级与专业有所不同

非普通专业的学生,如罗德曼商学院和计算机专业的学生学费在12500加币左右,对他们来说这笔费用将减少1250加币。而工程学学生的学费一般为15000加币,减免至少会达到1500加币。目前尚无准确消息指出这些专业是否也在学费减免的影响范围中。

皮克尼强调削减学费对学生的好处,因为大多数学生工会和团体在解决高等教育问题时会优先考虑增加学费。

 

“我认为每个人都会从学费下降中受益,”皮克尼说。 “昨晚我的手机都快要爆了,一夜之间收到了许多来自我的选区的学生和选民的信息,他们对降低学费的前景感到非常兴奋。”

 

学院和大学官方反对派评论家兼省级议会议员克里斯·格列夫(Chris Glover)告诉多大校报在得知学费减免后,他曾与加拿大学生联合会进行过讨论。“学生不会从中受益。学生将成为本公告的受损的一方。”

 

选择性免除学费

 

最后,省政府还宣布,大部分学杂费将不再是强制征收。这适用于“非必要”团体和服务,其范围从学生手册到俱乐部。被政府认定为“必不可少”的服务包括安全步行计划(walksafe program),学生咨询,体育和学术支持。

 

学校将被要求建立一个非必要费用的在线选择性免除系统。但是,“必要”和“非必要”之间的区别显然将由该学校自行决定。

 

多大校报询问政府是否与大学和学生进行过磋商时,富勒顿肯定回答双方已经进行过协商,但并没有提供具体是哪些群体的相关细节。

 

“学生也是成年人,我们也会像对待成年人一样对待他们,让他们自由地清楚地看到他们目前的学费分配。”富勒顿说。她补充说,学校将会适应变化,而且政府也正试图挑战他们的创新能力。

 

富勒顿澄清说:“必要学生费用的类别……他们可以选择免除的费用将由学校自行决定”。

“这些机构将有可以发表意见的余地。”

 

然而,在确定什么是“必要”和“非必要”以及政府如何执行这个任务方面,谁最有发言权依旧模糊不清。

 

皮克尼表示,大学将能够“自行决定”制定这些政策。

“大学是自治的,我们已经制定了一项让学生选择的政策,我们也当然希望学生在这方面能够做出选择。”

 

然而,皮克尼在接受多大校报采访时也反复说过,能够选择性免除一些费用的选项必须存在。他进一步补充说,虽然这些变化对于“多伦多市中心”的学生来说可能并不大,但一些他了解到为支付高等教育一筹莫展的学生们将大大受益。

 

强制性费用的历史性决策可能意味着,如果学生选择免除费用,某些学生团体将灾难性地失去其大部分的资金来源。

 

多伦多大学学生会2017-2018经审计的财务报表显示,其220万元收入中约有72%来自学费。多伦多大学圣乔治校区的学生们目前每学期向学生会支付约200加币,但其中171.54加币可选择性免除,其中包括医保和牙科计划。

 

Hart House也大量地依赖强制性费用,因其2017-2018预算称,在其1770万收益中,52%来自学生。一般的全日制圣乔治校区本科生每学期支付86.38美元,而全日制密西沙加和士嘉堡校区本科学生支付2.65美元。

 

——文件来自Kevin LuJulie Shi

 

翻译/Translate: 刘隽含/Rozee Liu, 姚静姝/Helen Yao

校对/Proof: 王蔚/Wei Wang

终校/Final Read: 王雪琪/Xueqi Wang

 

过去十年的分析表明,理事会女性成员数量过低

理事会是多伦多大学的最高管理机构,它通过的政策广泛影响着学生、教师和员工的生活——但它的内部是什么样子的呢?The Varsity调查了理事会成员的性别比例,追溯了过去十年的数据,发现在两届总统任期内,理事会中有近三分之二都是男性成员。

在组成理事会的五十名成员中,有三十名是通过选举产生的,其中包括十二名教职员工、八名校友、四名全日制本科生、两名行政人员、两名研究生和两名兼职学生。

在其他二十名成员中,十六名是由安大略省省督的代表副总督会长任命的,两名由多伦多大学校长莫里克·戈特勒 (Meric Gertler) 任命。 其余两名成员是戈特勒本人和校监罗斯·帕顿 (Rose Patten) 。 虽然历史上理事会的所有职位都会席满,但近年来一些政府任命职位会有空缺。

这些成员共同提出并通过影响大学社区所有成员的政策。 值得注意的是,理事会设定学费、批准新课程,并通过了有争议的校园禁烟和大学规定休假政策。

尽管理事会掌握着大学的运作,但其成员并不准确地反映着多大的构造。女性的代表人数普遍偏低,平均占理事会席位的37%左右。 理事会2018-2019届会议有二十九名男性和十三名女性,女性占30.95%,是十年来的第三低年份。女性代表出现率最高的一年是2011-2012年,当时由女性担任的理事会职位占46.81%。 2015-2016年女性代表率从41.67%大幅下降至30%。

2017年,学生群体和理事会成员的性别比例差异达到近20%。

但是,理事会性别占比却与学术人员和教职员工的统计数据相符。 女性占全职终身教职或终身教职候选的36%,兼职和全职教职员工的41%。

 

翻译/Translate:刘隽含/Rozee Liu

校对/Proof: 李雪迪/Xuedi Li

终校/Final Read: 王雪琪/Xueqi Wang   

 

一睹学生组织对于高等教育改革的示威抗议

从组织省级抗议,到计划学生罢课——学生团体及协会正以这些手段回应福特政府于上月宣布的高等教育资金改革方案。The Varsity对学生团体抗议这些改革的方法,和他们又期望他们的反对能带来哪些成效进行了了解。

 

大多数组织正发动集会反对福特政府提出的学生选择计划(Student Choice Initiative (SCI)),该政策将允许学生拒付不必要的附带费用和征费。新政策的改变还包括了对于安省学生援助计划(Ontario Student Assistance Program (OSAP))大刀阔斧的改动,以及对于国内学生学费百分之十的削减。

 

多伦多大学学生会、多伦多大学密西沙加校区学生会、多伦多大学研究生学会,以及全国的其他75个学生会共同签名向福特政府请愿,指责其对于高等教育的改革,并特别要求政府废除学生选择计划。

 

多伦多大学学生会在上周发起了#UTSUwithU活动,以期得到政府官员与学校管理成员的支持;学生会还承认,他们已于校方一同讨论过多大对于这些改变将采用的应对方式。

 

多伦多大学研究生学会上周发布的声明中表示,他们正积极与联盟与校园伙伴合作,以达成所有学生都拥有接受高等教育的条件这一目的。

多伦多大学研究生学会的行政处在写给The Varsity周报的邮件中确认,学会同时也在和其他学生组织一同计划与多大管理处的会议。

 

非全日制本科生协会(Association of Part-time Undergraduate Students (APUS))的行政处向Varsity周报写道:我们正与三个校区的协会成员,学生会,俱乐部,社团,以及其他协会一同合作对抗此次资金削减。

 

非全日制本科生协会的行政人员特地表达了他们对于学生选择计划和对安省学生援助计划的资金削减的担忧;这些削减将会影响到边缘学生和为这些学生提供支持,服务和社区的学生组织。

 

安省公共利益研究组(OPIRG)向我们确认,他们正在于其他学生团体讨论今后的规划,并保证自己坚定地同其他征费集团体在统一战线上。

 

其代表写道:安省公共利益研究组对此方案感到十分困扰。我们谴责[政府]采取的单方面否决学生们通过民主投票和程序选择实施现有程序,并认为其无效的举动。这项省立法剥夺了学生发声的权利。

 

加拿大公共雇员本地工会3902(Canadian Union of Public Employees Local 3902 (CUPE 3902))是由多大会期讲师与助教组成的劳动工会;在福特政府发布条案以后,该工会出席了数次集会和抗议活动。加拿大公共雇员本地工会3902同时也鼓励成员们向省议会议员写信讨论此次改革。

 

我们正准备与在多伦多和学校的其他组织领导者展开议会和会面;这样我们便能继续站在统一战线上,制定一个响亮的、破坏性的组织计划,以此对政府表态:安省居民无法接受这些削减和改变,它们只会迫使学生和工人承受更严重的债务和更恶劣的工作环境。

 

安省学生(Students for Ontario)是一个为应对省政府政策而生的团体。他们在二月四号组织了一场省级游行,并为学生提供了联系当地省议会会员的方式。该团体同时与The Varsity确认,他们会在接下来的几周甚至几个月里,继续与其他团体合作,组织抗议和游行活动。

 

对于学生罢课的计划,加拿大学生联合会安大略省分会(Canadian Federation of Students–Ontario (CFS–O) )的主席诺拉·阿里迪布(Nour Alideeb)表示,一切皆有可能发生,不过她希望看到任何直接来自联合会成员学生工会的行动。阿里迪布现在正在研究2012年魁北克市学生罢课事件,并致力分析假设在安省组织一场类似的罢课活动,将会带来怎样的潜在后果。

 

阿里迪布同时相信学生选择计划将不会为加拿大学生联合会安大略省分会画上句点;她还表示,该组织今后的改变将会取决于成员工会以及它们希望怎样分配资金。

 

翻译/Translate:陈恺扬/Carol Chen

校对/Proof: 陈慧怡/Huiyi Chen

终校/Final Read: 王雪琪/Xueqi Wang

 

剖析:约翰·托里的连任竞选

市长约翰·托里将于10月22日在市政选举中角逐连任。毕业于三一学院(Trinity College)的托里在目前的民意调查中拔得头筹。从2004年到2009年,他担任安大略省进步保守党(Progressive Conservative Party of Ontario)的领导人。继已故市长罗布·福特(Rob Ford)的吸毒争议以及随后的康复休假之后,托里于2014年10月当选为多伦多市市长。

税收、工作和物价

 

托利的竞选网站基于他过去的政绩,例如资助减贫计划和拓展学生营养计划, 宣称他「致力于维持多伦多物价」。

 

相关政策包括他在2014年竞选中的重要承诺:在未来四年将保持财产税低于通胀率,以及实施减贫2.0计划。

 

该计划将涉及“住房稳定性,服务保障,公平交通,食物保障,优质工作和维生工资,系统性变化”,但这些构思并没有详细的执行计划和资金安排。

 

托里还兜售他的功绩:声称在他的任期内创造了高达20万个工作岗位,并且有望打开更多科技、电影和银行业的就业机会。他认为维持低商业房产税即可达到这一目的。

 

他还希望通过拓展青年就业合伙人(Partnership to Advance Youth Employment)项目以增加青年就业的机会。如此一来,青年失业率将降低一半。

 

据民意调查显示,前首席策划师詹妮弗·基斯马特(Jennifer Keesmaat)是托里最大的挑战者。托里对她的主要批判在于她意欲创造新的税收项目并提高现有的税收。他声称此举将“削弱多伦多居民的消费能力”。

 

基斯马特提出的税收政策包括对超过400万加元的豪宅增税和另一项对雨水管理增税。

 

经济适用房和露宿者

 

仅在2017年,多伦多就有近100名露宿者死亡。去年冬天政府计划将为露宿者提供的冬季避难所扩大至城市军械库,而托里因为推迟了这项决策引起议论。他还因缺席于10月15日在多伦多大学举办的针对经济适用房和露宿人员的市长座谈会而备受批评。

 

在这次选举中,托里将经济适用房作为其继任的主要政纲,提出为多伦多的露宿者提供400个新的房间,以缓解避难所经常过于拥挤的情况。

 

托里的经济适用房政策是在12年内建造4万套经济实惠的租赁单元,而这也是他目前的主要工作的延续。

 

他希望吸引“社会影响投资者”来创建新的经济适用房,并委派“经济适用房秘书处协调该市的经济适用住房事项”。

 

交通和运输

 

托里的交通提案在很大程度上是他作为现任市长的延续工作,包括富有争议的一站式士嘉堡地铁计划。该计划在市议会投票中赢了轻轨交通,但因其策划不周屡受诟病。在他当前的任期内,与省政府在GO的票价上达成了3加元的票价协议,并从省政府和联邦政府获得了90亿加元的首付。

 

现任候选人也因SmartTrack计划而受到批评。SmartTrack计划使用铁路通道建立地面交通系统。基斯马特(Keesmaat)是一个特别直言不讳的批评家,她说SmartTrack“从未离开过站台”。她希望可以取消向东部的扩张,并称此行为为“分心”和“海市蜃楼”。

 

犯罪和警务

 

在这暑季被托里称为“令人震惊”的中枪身亡潮之后,托里解冻了警察招聘并向联邦政府提出手枪禁令的提议。

 

在托里的诸多条竞选宣语中,他承诺建立一个社区安全咨询机构(Community Safety Advisory Body),着重强调年轻人的社区意识。投资规模堪与省政府用于社区安全计划所投的2500万加币比肩。

 

翻译/Translate: 钱泳欣/Janice Chin

校对/Proof: 余思杭/Sihang(Valerie)Yu

终校/Final Read:李映雪/Yingxue 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