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posts by Angela Feng

Comment Editor 2019-2020 Associate Comment Editor 2018-2019

多伦多大学研究生学生会(UTGSU)在性骚扰预防中起作用

教授在线是一个研究生提供建议的网站,其最近揭露了16件在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发生的匿名性骚扰案件,在这些案件中研究生成为了导师的性骚扰对象。该调查结果还称据说没有任何过错方受到学术惩罚,即使其已被举报。

整体来说,研究生与导师及其他有权利职务的学生的互动,远比本科生多。他们学术生涯的发展依赖指导老师,学生往往无能为力,且不愿上报骚扰,因为害怕这对他们的学术声誉有影响。虽然这些人中有些可以发展出师生情谊或友谊,但要理解性骚扰为何发生,一个需要知道的重要事实便是,其中一方握有权利。

与此同时,在大学内上报性骚扰的现存途径并没有照顾到研究生的具体担忧。这一调查的一些调查对象表示自己被告知对性骚扰保持沉默对他们职业的长远规划而言是最有利,而举报一个具体的施暴者可能只会玷污自己的名誉而无法令施暴者接受任何惩戒。

虽然新的三校区联合暴力预防和保护中心提供了一些实用的服务,但是有限的运营时间还是阻碍了其便利性,尤其是对于研究生来说,繁重学业无疑阻碍了他们对于这项服务的使用。

从这层意义上来说,对研究生而言更好的选择是求助于多伦多大学研究生学生会(UTGSU)。这是一个专门代表研究生利益的机构。更确切地说,多伦多大学研究生学生会能确保学生不会因为骚扰者的行为,而在学业上遭受伤害。同时学生会用特定条款防止上级人员拒绝或怠慢帮助经历了骚扰的学生。

教授在线显示,一位学生举报称自从她拒绝导师的行为,受到了来自导师的不断增加的书面和语言暴力,其已达到她为了避免进一步的接触而不愿发表论文这一地步。这位学生也没有得到导师的推荐信,并且声称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是她过早结束学业生涯的原因之一。

满足研究生需求的方法之一或许是建立一个内部机构,专门为遭遇类似情况的学生提供帮助。用大学关于性暴力和性骚扰的新政策作为指导,也许可以帮助学生会建立一个中心弥补校园内缺少专业和对等的服务

系统化建立对研究生而言安全的场所,是多伦多大学研究生学生会帮助遇到了性骚扰的学生必要的一步。研究生需要多伦多大学研究生学生会的帮助处理来自多伦多大学这一团体内部的暴力。

令人振奋的是,多伦多大学研究生学生会认识到了这一需求。作为对The Varsity请求回应答复,多伦多大学研究生学生会表达了进一步改善政策可行性资源足以支持所有学生的意图

维护学生幸福而不盲目维持职工声誉,同时努力为学生建立一个安全、有支持力度的空间来上报、处理性骚扰,会极大程度学术行业内的女性获益长远来看,这变化会将学术界为安全、包容的领域,消除任何可能阻碍女性追寻学术发展的环境团体中出现的污点

译者注:Feng 是一名在圣·迈克学院(St. Michael’s College)学习历史和电影研究的大二学生。她是The Varsity校园政治专栏作者。


翻译/Translate: 万春潇/ Chunxiao Wan

校对/Proof:杨典潼/ Diantong Yang

终校/Final Read:王雪琪/Xueqi(Mandy) Wang

UTSU投票:不支持新建学生公共区域减支的裁决

 

多伦多大学学生会年度全体会议(AGM)已于10月30日召开。从与会过程中可以发现:学生会十分关注未来走向——控制新建学生公共区域成本,阻止因修建而引发的财政赤字。

然而,学生会要想维持学生的信任,就必须了解,并不是所有积极参加学生会(UTSU)会议的学生都认同这场抗争的意义。当维护财政平衡要以增加学生支出为代价时,矛盾尤其突出。

学生会发现自己在削减支出和保留学生公共区域之间进退两难,这一计划被称为“烫手山芋”。毫无疑问的是,新建学生公共区会让学生会的财政状况进入窘境。与此同时,根据学生会主页上的文章显示,如果学生公共区在投入使用四年以后仍出现赤字,多大将收回建筑的管理权并可能迫使学生会搬离。学生会并没有永久保留这个建筑的权力——即使除去服务和执委角色的支出,也很难避免赤字的情况。

学生会对于该项目的态度加剧了学生对于项目本身的不满,因为几乎没有人对新建学生公共区域感兴趣,并且这笔费用将导致学生的学业支出有所增加。说到底,最终还是学生为该项目买单,而对于学生会表露出的嘲讽令学生感到沮丧。

确实,学生会在态度上是有问题的。如果学生会将学生公共区域看做是一种负担,学生又如何会愿意支持这个项目,特别是在这个项目可能会(因财政规划)牺牲一些现有的学生服务的情况下?我们要记住学生公共区域不是一个“烫手山芋”。学生会并未向学生说明新建学生公共区域的一些益处。让学生明白为新建学生公共区所做出预算削减是很重要的。

更重要的是,学生会显然没有与学生进行良性沟通,这正是AGM应当受批评之处。有一个关于合并两个执委的提案,将分管校园事务和外部事务的副主席合并为一个副主席的职位,以大幅削减支出。提案的反对者担心合并这两个职位会将学生服务变成学生公共区域的财政牺牲品,而实际上学生会并不看好这个项目。学生会并未对于副主席职位提案落选准备意外预案,但根据来自学生的反对声音,这个提案不应该成为唯一的选择。

此外,尽管学生会 (UTSU) 肩负代表密西沙加校区 (UTM) 学生的意见的责任,仅有四名密西沙加校区的学生参加了此次多伦多大学学生会年度全体会议。多伦多大学密西沙加学生会主席萨尔玛·法克瑞(Salma Fakhry)直截了当地提醒学生会的常委,在密西沙加校区的阅读周(Reading week) 安排代理权登记本身就具有排他性。作为回应,学生会主席马萨斯·梅麦尔(Mathias Memmel)解释说网上登记旨在面向所有校区开放,提高对学生的可参与性。法克瑞则提醒梅麦尔学生会似乎并没有考虑到密西沙加学生更倾向于面对面交流的偏好。

现在说新一届学生会是否有目的地排除异己或是否与他们存在交流有困难的问题还为时尚早。然而,学生显然会失去了听见部分重要声音的机会。

将密西沙加到场学生的数量少归咎于密西沙加学生会的组织失败令人费解——多伦多大学学生会年度全体会议是多伦多大学学生会的活动在两个校区均需进行有效宣传。多伦多大学学生会包含了密西沙加的学生,对于多伦多大学学生会的会议,他们应当享有和圣乔治校区学生(UTSG students)同等的参与机会。

既然学生公共区域的财政问题深深影响了学生,学生会就应当更好地向圣乔治和密西沙加的学生阐明这个项目的重要性。否则,这个项目将继续成为一个学生被迫背负的错误。

Angela Feng 是圣麦克尔学院一名大二学生,学习历史和电影学。她是The Varsity的校园政治栏目的专栏作者。


翻译/Translate: 李逸然/Katherine Li

校对/Proof: 李映雪/Yingxue 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