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posts by Ilya Bañares

Managing Online Editor 2019-2020 Deputy News Editor 2018–2019 Associate News Editor 2017–2018

多伦多大学临时讲师为罢工请求投票

合同制教职员工,也称临时讲师,如果不能尽快与大学就合同问题达成一致,可能将要进行罢工。

11月22日,加拿大公职人员联盟(CUPE)3902分会,第3组收到了一份罢工请求。有91%的公会成员投票赞成在多伦多大学开展罢工。这并不意味着工会将组织罢工,而是在四个月的磋商未能取得进展之后,导致工会磋商委员会得到了与雇主,也就是大学,谈判的筹码。

工会3902本地分会的会长帕米拉·阿兰希维亚(Pamela Arancibia)向The Varsity表示,为罢工投票一事更深刻地体现了会员们“想要且应得稳定的生活,也希望雇主们能够为解决这些体制性问题出力。”

第3组是合同工群体代表,其中包括全部三个校区的非在校就读的临时讲师、写作导师、和音乐系教授。这些教职人员均与多大签下了不足一年的合同。该单位目前有1200名在职员工。根据该组织的说法,他们担任着20%的本科教学任务。该投票由11月16日开放至22日。

自夏季起,工会就已经在与大学行政部门进行会议与讨论,但双方在四个月后仍在一些特定问题上僵持不下。尽管谈判在增加工资问题上取得了明显进展,但在不稳定就业问题方面依然停滞不前。工会官方要求校方给予员工获得长期就业的途径,因为目前的制度几乎没有提供任何工作保障。

11月16日多大新闻发表的一则声明显示,仍存在一些障碍使得谈判难以达成共识。多大副校长、人力资源与平等部门负责人凯莉·汉娜-莫法特(Kelly Hannah-Moffat)称,工会摆脱不稳定就业“转换”的提议是“不可接受的”,因为其与长期以来的招聘过程“根本不一致”。工会的提案将保证每年有八名临时教员“转换”到全职教师职位;汉娜-莫法特告诉The Varsity记者,校方 “在与代表着重要员工群体的工会代表,就更新集体共识的过程中达成一致,学生的利益才是中心。”

“当所有能为解决问题取得进展的选择都已经用完时,我们只能将罢工作为最后的手段。” 阿兰希维亚表示,“学生需要认识到,这是在为他们争取更好的教育质量。如果学术工作者们无需跨校园、跨城市地通勤,无需再为他们的下一份合同担忧不止, 他们就能够更好地把精力转向教学和研究。”多伦多大学学生会(University of Toronto Students’ Union)主席马西亚斯·蒙马尔(Mathias Memmel)说,他对结果并不感到惊讶。

“鉴于下学期可能发生罢工,我们的首要任务将是为本科生提供支持,特别是确保他们的学业不被打扰 ,”蒙马尔称,“不过,双方应该尽力避免罢工。”

安省学院教职工在为期五周的罢工结束数天后,对该省出台的复工法案进行了投票。目前的情况让人联想到多大曾遭受过的3902本地分会第1zu组发起的罢工。2015年教学助理曾罢工将近一个月。

目前与第3组的集体协议于2014年9月1日启动,今年8月31日到期,但因工会提出修正案而暂时延长。进一步谈判将于11月24日开始。


翻译/Translate:井欣/Xin Shrike Jing

校对/Proof:王雪琪/Xueqi Mandy Wang

多伦多大学理事会延迟强制休假政策投票日期两个月

多伦多大学理事会(University of Toronto’s Governing Council)推迟了一项新政策投票的日期。对于患有心理健康问题的学生们,在心理健康问题对自己与他人构成人身威胁和影响个人学习的情况下,此政策将允许大学给他们批准一个非惩罚性的强制休假。该提案原定于今年进行表决,但投票将由下一期学术委员会(Academic Board)与多伦多大学事务委员会(University Affairs Board)会议中决定,日期分别为2018年1月25日和1月30日。

本次政策提议与通常强制性休假不同在于,在此情况下的学生们将受学生行为守则(Code of Student Conduct)的影响。

多伦多大学学生会(University of Toronto Students’ Union)于11月16日发表已与理事会达成协议,将新政策的投票日期推迟两个月,以允许更多时间与社区咨询和沟通。多伦多大学事务委员会与学术委员会原定于11月20日的一星期之内进行与理事会推荐新政策的表决。

“我们对于新政策已推出修改方案,也明确表示在政策做出改变之前,我们不会支持它,” 学生会主席马赛亚斯·梅美尔(Mathias Memmel)说。“比起在没有学生支持的情况下进行项目,大学的管理部门决定更愿意推后投票日期。”

多伦多大学媒体公关主席阿尔西亚·布莱克本-埃文斯(Althea Blackburn-Evans)在给The Varsity的邮件中提出,从今年春季开始,大学已收到了很多学生、工作人员及学院的回应。“我们想正确的处理这件事情。参考我们目前得到的出色评论,学生副教务长(Vice-Provost Students)也在利用这些有助益的意见审查草案。”

学生们批评此项政策缺乏透明性,其中包括它将如何影响具有特殊情况的学生,比如接受入学资助贷款的学生与带有入学签证的国际学生们。在The Varsity的一次早期采访中,学生副教务长桑迪·威尔士(Sandy Welsh)表达所有情况审查都会以逐案为本,并且大学作出判决之前会考虑到学生的个人助学金或入境身份。

校园社团表示对于政策的反对

一些校区组织自此开始征求学生意见。前任多伦多大学学生会副外部主席露辛达·渠(Lucinda Qu),大学学院董事艾丹·斯沃斯基(Aidan Swirsky)及学生会公正总董事艾德里安·亨特兰(Adrian Huntelar)于11月14日共同组织了社区咨询会议。在一封给The Varsity的电子邮件中,他们写道“大学管理部门认为咨询少数的大型学生组织就可以代替大众观点,这种行为有问题。此外,该部门去年举办对于性暴力政策的咨询活动也受到了广泛的批评,但他们至少举办了活动。”

梅美尔说,多伦多大学学生会在政策问题上的立场没有改变,而且与目前含有惩罚性的休假相比,学生会认为新政策将是一个积极的进展。梅美尔也提到政策的广泛语言问题。这关系到学生无法参与学术界活动的局面,梅美尔说。“另一个问题是即使无有医学专家的介入,在理论上学生也可以被强制休假。这是医学专家的决定,所以判决应仅依据专家的医学证据。”

圣乔治圆桌会议(St George Round Table,SGRT)是一个由各学院学生领袖和本科全体教员组成的组织,他们通过一份在社交媒体上传播的谷歌表格征求学生意见。该组织主席尼什·尚卡尔(Nish Chankar)称谷歌表格为“一个统一和证明学生对此政策的问题的方法,而且可以发表他们乐意分享的回应/意见。”

除此之外,一份强烈反对新政策的请愿书在安大略省教育研究院(Ontario Institute for Studies in Education)中流传,其中对于“针对被视为有‘严重心理问题’的学生”和“推行‘强制休假’”的行为提出异议。

通过引用一篇发布在支持安大略省残疾人保障法(Accessibility for Ontarians with Disabilities Act)的网站上的文章,该请愿书的组织者称新政策为“可耻的”,“不管使用了多么 善的词语,不管目的如何…对于学生来说,这项政策将使学习变得更加困难。”组织者争论道政策“在不公正的立场上剥夺学生的权利,基本上因为他们给同学们和大学管理部门带来了不便被学校开除。”


翻译/Translate: 王海琳/Hailin Wang

校对/Proof: 吴雯堃/Amy Wu

加拿大各大学承诺将公布人口数据

10月26日,包括多伦多大学在内的加拿大境内大学承诺:在未来五年内收集、发布和公开所有教职员工和学生的人口统计数据。该承诺旨在促进这些学校的公平、多样性和包容性。

加拿大高校群体(Universities Canada)为一家高等教育机构的倡导协会,发表了一份新闻稿,上面写道:“大学认识到思想和种族多样化的重要性,希望在校园中为各种思想、地点、文化和观点创造空间。虽然在过去几十年中取得了进展,但我们意识到,使大学达到真正包容性的目标,我们必须付出更多努力。”

行动计划包括提高包容性,该组织的成员提出了七个核心原则:承诺增加校园多样性;对学生、工作人员,和教师就该计划进行咨询;了解和实施为弱势群体而修订新的雇用形式;为教学成功提供支持;通过教学和研究增进对于重要事件的理解;与世界各地的其他机构分享人力资源;最终,“从而使加拿大高等教育意识到多样性和包容性的重要。”

“早在加拿大大学做决定的这个求救之前,这项工作已经开展了一段时间,” 凯丽·汉娜·莫法特(Kelly Hannah Moffat),多伦多大学人力资源和与平等副主席说,“总的来说,我们希望更好地了解我们的学生、教师和工作人员的多样性,以便切实了解校园的需要。我们需要数据来支持这项工作。”

大学将通过向有关方面发送表单以收集有关人口统计的资料,并将这些数据公开。“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收到了70%的员工信息,” 汉娜·莫法特说,“我们希望确保有代表大众的良好样本——针对大多数调查而言,70%的目标定位是较高的。我们将要在大学中对收集到的信息和问题进行听证,而后公之于众。”

调查结果将发送至大学社区成员,汇编成一个国家数据库。该数据库将旨在帮助各学校在整个董事会形成更好的招聘和雇用流程。

加拿大大学校长保罗·戴维森(Paul Davidson) 说:“本次调差本着透明和负责的态度,但不会公布排名和报告卡。”

麦克·马洪(Mike Mahon),加拿大高校群体董事会主席兼莱斯布里奇大学院长说:“一个机构是要对自己说,‘如果这个数据是公开的,我们希望它看起来尽善尽美’,这个简单的方法称为自我监控。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自我监督,事情就会发生变化。”

公开人口数据的承诺并无约束力,尽管加拿大各大专院校的所有校长都同意履行这一承诺。但据行政部门的消息,目前还没有公布数据的时间表。


翻译/Translate: 李映雪/Yingxue Li

校对/Proof: 王海琳/Hailin Wang

多大学术委员会发布关于“强制休假政策”的新报告

多大正在考虑发布关于学生心理健康的新政策。图/史蒂文·李 The Varsity

多大近期正考虑在全校范围内发布一条强制休假政策,对象是患有心理疾病,成绩受影响或威胁自身及周围人员人身安全的学生。我校从2015年就开始考虑这项政策,它是2014-2015年度校监察使报告的一部分。

10月5日,校学术理事会会议讨论了请假政策,学生副教务长桑迪·威尔士(Sandy Welsh)颁布了这项政策。

根据会议报告,“这项提案参考并联系了大量近年的校监察使报告后得出的。近年的报告表明多大需要这项政策。这份提案具备保证过程公平、可审查和上诉的内置机制。

这份文件已在我校数个管理系统内传阅,以便成员获取信息和讨论。首先是大学事务理事会,其次是世嘉堡校区和密西沙加校区的校园理事会,最后是学术委员会。在之后的批准环节中,该文件将再次以此顺序传阅,然后送往执行委员会进行签注,最终送往大学管理委员会。

在我刊的一次采访中,威尔士表示假设学术委员会不支持此项动议,它将不会被送往大学管理委员会。

威尔士解释了这项政策参考的指导方针,先后引用了加拿大和美国大学的相关信息。“许多加拿大和美国的大学都有这项(强制休假)政策,要么是独立政策,要么是学生政策的一部分。”她表示。

如果这项政策投入实施,学生的助学金情况,包括他们是否受到安省学生援助项目(OSAP)资助,都会在强制休假时被考虑在内。学生,他们的案件负责人和校奖助学金办公室三方将进行磋商。

被强制休假的国际学生也将面临同样的问题,他们将和他们的学生案件负责人,以及一名国际生顾问一同处理此项案件。(国际)学生们需要在学签的有效期内照常在校注册,为此需要面对强制休假带来的后果。

“我们确定的是此项政策相比退学休假可以给学生带来更多选择,”威尔士表示,

“通过休假,我们可以看到自己该如何帮助国际生,并保证他们得到需要的照顾。”

目前我校根据学生行为守则来处理潜在的请假需求。“在涉及严重威胁或暴力行为的情况下,守则规定学校可以将学生停学。”她(威尔士)表示。学生守则是惩罚性的,(但)这项提案不是。

现在我校还没有全校范围适用的请假政策。据威尔士称,我校研究生院允许学生因严重的健康或个人问题自愿请假。法学院,以及医学院博士项目希望休假的学生享有一次自愿请假的机会,但(院系的)处理请求的方式因具体情况而异,不能保证请求被批准。


翻译/Translate: 邵越美/Gillian Shao

校对/Proof: 井欣/Shrike Jing

多伦多大学密西沙加校区公布五年学术计划

多大密西沙加校区的2017年学术计划列出了未来五年的发展目标。该计划在1023日向多大密西沙加校区校委会的学术委员会待副校长及教务长阿穆瑞塔·丹尼尔(Amrita Daniere)提交。此计划侧重于改善学术研究环境、丰富学生校园生活、开创世界公民视野及增强创新能力与可持续发展能力。

多大密西沙加校区将于明年一月成立战略规划小组以制定详细发展计划。该小组将负责与大学上下的人员进行深入沟通,其中包括不同部门、工作人员、图书馆馆员和教职工。该小组由一名学生、一名图书馆馆员、一名社区成员、相关工作人员和教职工组成。

在阐述五年计划的前言中,丹尼尔说道:“在接下来的五年里,大家将看到学校为学生们提供的优质资源。我们也会为尖端课题的研究和动议提供更多的支持。这份学术计划为这一学术目标的达成设定了纲领。”

此计划首要的目标是为学生们“建立一个严格与创新的学术环境”。这份计划指出,多大密西沙加校区致力于增加学生与教职员工的比例,雇佣更多讲师,增加学生升级率与毕业率,增加实验性学习机会。

此计划也包括展示多大密西沙加校区“世界级科研之家”的形象,深化校区科研氛围。这部分包括对基础设施进行更多投资,“同时关注个别领域的可持续发展”,并在本科生和研究生部门设置新的专业与课程。

这份计划的第三个目标是通过在未来五年内增加实验性学习机会和与就业结合的学习机会,增进本地与国际社会的联系,包括原住民组织的深入合作,提升学生们的参与度。

另一个目标是在学校中培养具有国际视野和多元化视角的领导者。学校将增加国外游学机会,以便学生们进一步学习研究,并在合适的情况下在课程中加入与国际发展与本地文化相关的内容。此计划着重于通过吸引“不同的视角”增加多大密西沙加校区的多样性。

最后一个目标是通过创新建立可持续发展社区。为达成此目标,计划中指出,必须要培养多大密西沙加校区的教职员工文化,以及吸纳杰出的学生成为教职工团队的新成员。“通过战略性地、细心地分配有效支持我校学术目标的资源,我们可以向着创建更有活力、更有创造力、更有吸引力的密西沙加校区(包括实体布局和知识基础设施)的目标大踏步前进。”文件中写道。

计划预计在未来五年内新增至少50名教职员工席位和其他工作机会。多大密西沙加校区的拨款计划很明显包括了推动不同部门共同成长、增加新专业、改善课程配置等不同方面,以推动计划的顺利实施。

教务处也起草了实施方案,阐述了15个“为达到学术目标的细化目标及为达成细化目标所采取的策略。”这些细化目标包括充分利用并分配高品质空间、实施真相与和解委员会(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的推荐意见,及增加财政预算。

这份学术计划现在正在通过“尘埃落定”前的政府审批流程。在该计划上交到学术事务委员会之后,将会在11月21日被上交至多大密西沙加校区校委会征求原则上的认可,最终该计划将会由理事会的学术委员会审理,并在两天后收到相应反馈。


翻译/Translate: 井欣/Shrike Jing

校对/Proof: 吴雯堃/Amy W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