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posts by Zeahaa Rehman

UTM Bureau Chief 2018-2019

来认识一下格雷实验室的科研津贴获得者们

由多大心理系教授兼任细胞与系统生物学系教授的罗伯特·T·格雷(Robert T Gerlai)设立的格雷实验室(Gerlai Lab)位于多伦多大学密西沙加校区。其建立初衷是为了更深入地了解人类大脑相关疾病的生物机制。

格雷实验室研究斑马鱼的行为,以找出影响斑马鱼的学习与记忆能力,社会行为和因酒精而产生行为变化的基因。这项研究的目标是为了更好地理解斑马鱼的生物机制。由于斑马鱼与人类基因间的“高序列同源性”,斑马鱼生物机制的研究结果可以用于今后对于人类大脑相关功能与疾病的研究。

实验室目前拥有二十一位成员,而其中有十五位是学生。实验室最近授予了五位多大密西沙加校区的本科生科研补助金,以帮助他们完成研究。这五位学生分别是席琳·巴约勒(Celine Bailluel)、则莱卡·纳吉米(Zelaikha Najmi)、塞缪尔·阮(Samuel Nguyen)、艾诗缇·保罗(Ishti Paul)以及莉迪亚·特鲁斯卡(Lidia Trzuskot)。他们都是生物学的主修或专修学生。

“我从小就痴迷于人体和人体的运作方式,”巴约勒在写给the Varsity的邮件中回忆道,“我在学习的过程中找到了人生的意义;能把我的知识运用到日常生活中带给了我无穷的乐趣。”

“至今,我仍好奇于基因是如何影响不同的表现型,以及不同的生物机制是如何被特定基因所影响的。”巴约勒说。

巴约勒希望将来能在分子生物学,基因学或是生物技术学这三个领域继续研究生阶段的学习;她认为这些领域是理解和解决疾病的关键。

与巴约勒一样,纳吉米也自幼展现出了对生物的兴趣。

“我对于生物学的兴趣源于我对于利用生物学观点了解日常人类生活的需要,”纳吉米在给the Varsity的邮件中写倒,“我认为一些生物学问题——例如动物行为的成因或是动物与其他生物体的基因链的差异——都十分有趣。”

纳吉米希望能通过对于时间生物学领域、昼夜节律、调节激素的基因以及学习与记忆能力的研究拓展她的这份兴趣。

“(时间生物学以及学习与记忆能力)这些研究领域是很重要的,因为许多心境障碍是源于昼夜节律紊乱。有关于这些课题的研究帮助人们更好地了解和理解心境障碍的治疗方式。”

和纳吉米一样,保罗也对通过研究神经科学与生理学的方式来了解记忆与学习能力很感兴趣。

“我们对于认知过程,比如记忆的形成,还有许多不了解的。通过加强对于信息滞留的理解,我们能够提高人们对认知能力,”保罗在给the Varsity的邮件中写道,“我希望在毕业后继续研究脊椎动物的学习与记忆能力。”

“从我记事起,我便沉迷于脊椎动物生理学的复杂,”保罗解释说,“我对于生物研究的热情源于我希望能对我们身体运行机制提供自己独有的见解的渴望,而这也持续成为我的动力源泉。

然而,他们三人都承认他们对于研究的热情会时不时地遭遇困境。

“我的第一项独立研究项目绝对是具有挑战性的”保罗回忆道,“我从那时才明白研究是个不断试错的过程。它需要你付出不断的努力去寻找不同的研究方式来解决问题,变得更加有创新能力,并且要能够灵活的改变你的研究项目。有的时候做研究是一件会消耗并挫败你的事情”

“在研究过程中,人的确很容易感到不堪重负和挫败,”巴约勒同意道,“当实验结果与你期待的不同,或是当有困难阻碍你达到实验目的时;这些时候通常会让你想要放弃。”

“在本科学习生涯中,我有好几次都感到十分挫败,并决定要放弃,”纳吉米说,“我需要确保自己记住,挫败感是很常见的,我的抗压能力和意志力一定能够帮助我克服这份挫败和困难。”

巴约勒建议研究员们花些时间重新整理思路,制定一份新方案,这可以抑制负面情绪的产生;同时,也不要忘记向同伴寻求帮助。

“与他人一起,换一个角度思考问题和解决方式,这可以帮助你坚持下来。”巴约勒建议说。

“我会主动向我的导师和实验室里的博士生寻求建议和建设性意见,”保罗还说,“和有经验的人讨论你的想法总会给你带来些帮助,因为他们能够激励你越过阻碍,朝自己的目标继续努力。”

保罗建议对于研究工作有兴趣的学生们与研究员们多多交流,从而确定自己能否胜任这项工作。他还认为学生们应当向他们的教授和助教争取参与一些实验室里的志愿者工作或是研究机会计划(Research Opportunity Programs);巴约勒对此表示赞同。

巴约勒还建议学生们选修关于数据分析与实验设计的课程;这些知识在研究过程中有着巨大用处。

“在研究过程中,享受当下,”纳吉米建议说,“作为一个本科生,要平衡好学业和在大学实验室的全职研究,的确是困难的事情,但你要相信自己,拥有出色的能力!”

“总而言之,你得认清自己还是个半吊子科学家;熟才能生巧。”纳吉米说。

 

翻译/Translate:陈恺扬/Carol Chen

校对/Proof: 刘隽含/Rozee Liu

终校/Finalread: 李映雪/Yingxue Li

 

多大密西沙加学生会2018年度大会:网上投票引发讨论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密西沙加分校学生会(UTMSU)在其年度大会(AGM)上发起了一场持久的辩论,与会者对实行网上投票的安全性和便利性提出了质疑,并最终否决了这一动议。

 

该动议是执行会以外的成员提交的唯一项目,因此也是11月29日举行的年度大会议程上的最后一个项目。

 

伊桑·布莱恩特(Ethan Bryant)所提交的动议中谈到,他认为多大密西沙加学生会过去的选举中存在着“有害的特性”,“竞争性……(让)学生容易受到竞选者的骚扰。”

 

该动议提出:“公开性和便利性应是多大密西沙加学生会选举中的首要优先事项。”

 

布莱恩特呼吁多大密西沙加学生会与已经启用网上投票的多伦多大学学生会(UTSU)协商,并在即将到来的4月选举以及之后的每一次选举中实施这一程序。

 

“考虑到便利性,我提出了这个提议。” 布莱恩特说,“网上投票将增加投票率。因为只要他们有设备和互联网,学生们就可以在校内或校外的任何地方投票,而不用在校园内的投票站投票。”

 

“在过去,所有学生职位的选举都因其有害的特性而受到批评。尽管选举官员尽了最大努力,但仍然存在负面竞争。”布莱恩特继续说道,“网上投票将防止任何对选民或投票系统的骚扰,目前的系统在阻止这类行为方面还不尽人意。”

 

布莱恩特还提到,多大管理委员会和多大学生会的选举都已经在网上进行了。而且网上投票更环保,因为它不需要很多纸张。

 

多大密西沙加学生会副主席莉娜· 阿巴齐(Leena Arbaji)反对这一动议。“容易和便利可不是一回事。如果我们想让投票更具包容性,那么我们应该努力改善我们目前的结构,而非开始一个新制度。”

 

阿巴齐补充到,网上投票也会带来便利性问题,因为并非所有学生都能有可靠的互联网连接或设备。

 

紧随阿巴齐之后,15多名学生发表了演讲,其中一些人支持网上投票,另一些人则反对。

 

支持网上投票的成员们表明了他们的理由:面对竞选者时的焦虑,通勤生(居住在校外的学生)投票的困难以及较低的投票率。

 

反对这项动议的成员出了他们的理由:存在网络黑客、无法在网上验证选民身份、网上投票可能变成一个人气竞赛,以及不能与选民面对面有效沟通。此外,并不是所有的学生都有笔记本电脑或者智能手机。

 

2011年,英属哥伦比亚选举机构(Elections British Columbia)的一项研究发现,根据对加拿大、欧洲、美国、澳大利亚和印度各地进行选举的研究,“记录在案的公共选举中,未有网上投票系统遭到黑客攻击的案例”。

 

多大密西沙加学生会主席费利佩·纳加塔(Felipe Nagata)也反对网上投票。他表示,在现场投票时,候选人“必须说服(学生)停下手上的活,拿出自己的学生证,去参加投票。这是一个应有的过程。”

 

“这个过程伴随着对话,伴随着学生的参与,伴随着能够为你作为一名学生、一名公民或一名多大密西沙加校区学生的投票增加分量的好事。”

 

“我不认为这个系统是完美的,我们也有许多不足。”纳加塔说,“我已准备好并愿意修正我们现有的体系,这是一项长期计划,已经实施了很长时间。我相信它是有效的,因为学生不是正在投票吗?”

 

然而,多大密西沙加学生会选举的投票率一直很低,在上次选举中只有13%的学生选民参加了投票。

最终,与会成员结束了围绕这个问题的讨论,并直接进行表决。动议被否决,会议随即休会。

 

网上投票一直是多大学生会激烈争论的话题。士嘉宝校区学生会最近也讨论了这个动议,最后未予通过。存在被胁迫的风险,以及对这个方面还缺乏研究是其主要理由。今年夏天,加拿大学生联合会(Canadian Federation of Students)在其全国大会上也以类似理由拒绝了网上投票。

 

翻译/Translation: 王蔚/Wei Wang

校对/Proof:刘隽含/Rozee Liu

终校/Final Read: 王雪琪/Xueqi 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