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信息传递的危害

回顾多伦多大学士嘉堡分校(UTM)关于多伦多儿童口音偏好的研究

文化信息传递的危害

多伦多有着丰富的语言和文化,所以,有人期望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尤其是在他们交朋友时——能够不带偏见地对待那些与自己不同的人。然而,UTM心理学系的伊丽莎白·约翰逊(Elizabeth Johnson)和梅丽莎·帕克特·史密斯(Melissa Paquette-Smith)最近做的一项研究中所观察到的结果表明,多伦多的孩子“对说当地主流口音的同龄人表现出强烈的偏好,尽管他们生长在一个语言多样化的社区中。”

 

研究参与者会被问到:“你更愿意和谁交朋友?” 并且,他们需要在两个 “基本上别无二致,唯口音有明显区别“的孩子之间做出选择。(研究没有展示)更多有关(这两个孩子)性格或背景的信息。


偏见在我们形成社会判断的方式中起着关键作用。诸如此类的研究表明,儿童早期发展中的种族偏见,与先前预期的结果不同,而更像是种”与生俱来“的能力,(这种偏见)在他们的课堂和社会环境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这表明我们不可能将“人以类聚”及“以貌取人”从我们的社会认知和交际中抹去,因为它们使我们能够理解复杂的情景与人际关系。当我们对固有印象的依赖进而使之成为根深蒂固的偏见时,问题就出现了。

 

通常,人们对关于歧视的讨论集中在作为种族或文化差异标志的外貌上,而往往忽略了口音和言语对日常生活的影响。2018年1月,《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发表了一篇题为《为什么卡通反派总说外国口音?》的刊文。文章中,社会语言学家卡尔文·吉德尼(Calvin Gidney)比较了电影《狮子王(The Lion King)》中带有美国口音的木法沙(Mufasa)和带有英国口音的刀疤(Scar)在语言上的差异。吉德尼指出,刀疤(说话)听起来“可怕”,可用另一种语气听起来就没那么可怕了。

 

在《麻辣女孩(Kim Possible)》、《飞哥与小佛(Phineas and Ferb)》等儿童电视节目里面,英雄们也会与带有外国口音的反派人物战斗,比如说魂怪(Professor Dementor)和杜芬舒斯(Doofenshmirtz),这些反派不断地被明显优越于他们且没有口音的对手在道德准则和智力上碾压。即使是中性角色,这些外国口音——实际上更多的是各种东欧口音的混合——也是那些不讨巧的角色的主要特征,尤其是愚笨或是佯作端庄的角色。


成人节目也带有这些被过度使用的刻板印象,从恶棍到可爱的移民傻瓜,都愚蠢、好色、小气又肤浅。比如《七零年代秀(‘70s Show)》里的费斯(Fez),或者《辛普森一家(The Simpsons)》的阿普(Apu)。这些性格特征形成了人们对特定口音的一种根深蒂固的情感反应,而且不是积极的。


这可不是电影、电视或文学中的新鲜事了。外国口音一直以来都与特定的性格特征有关联,这一点在儿童媒体上表现得最为明显。对于儿童来说,这些描写强化了一种特殊的“文化表征”,而这种信息影响着他们参与多元化理念的方式,以及他们如何在一个多元化的社区中进行活动。这些对口音的描述往往是对发音和文化的拙劣模仿,模糊了非主流种族之间的界线,却在“我们”和“他们”之间画了条明显的分界。越是不被理想帝国主义语言和行为模式同化的人,就越被归属为令人厌恶、行径野蛮的他者。


研究表明,电视是人们获取不同民族信息、发展自己的民族和种族认同的基础媒介。此外,它还影响着人们基于语言和能力特征对智力和教育的看法。随着年龄的增长以及孩子们在操场上的交际,这些内容的接收者更有可能在他们自己的生活方式中体现出负面看法。


虽然孩子们常常被认为与大规模社会上发生事情没有联系,但是随着他们年龄的增长,某些概念已经在他们对自我和他人的观念中根深蒂固,并最终将对他们产生重大的影响。令人担忧的是,多伦多的孩子们虽然接触的人群非常多样化,但由于这一代人非常痴迷于媒体,他们消费的产品中所传递的文化表征让他们的偏见更加根深蒂固。


尽管学校无法筛选孩子们在课堂之外、尤其是在互联网上接触到的内容,但教育工作者必须深思熟虑,对这些不同身份传统但复杂的社会范畴进行思考。这将确保儿童反思他们的想法和这么想的原因,以便使其成为体贴和有社会意识的一代。


虽然不可能从我们的社会认知和交际中完全消除社会范畴化和刻板印象,但为了社会和道德秩序,我们不能让这些笼统印象演变成根深蒂固的偏见。


Rehana Mushtaq是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英语和宗教专业的一名大三学生。

 

翻译/Translate:陈雨桐/Yutong Chen

校对/Proof:王蔚/Wei Wang

终校/Final Read: 王雪琪/Xueqi Wang

 

蓝色星期一的谣传与真相

尽管被公认为伪科学,此现象仍然揭示了季节性情绪失调症

蓝色星期一的谣传与真相

节日的欢愉气氛终于散尽,我们不经意间已置身于最阴冷的严冬时节。据卡迪夫大学(Cardiff University)前讲师克里夫·阿尔诺博士(Dr. Cliff Arnall)称,一月的第三个星期一在一年中最令人压抑是有一定原因的。

阿尔诺考虑了导致情绪低落的潜在原因,并通过一系列数学计算决定将这一天称为所谓的“蓝色星期一”。列入考虑的原因包括节后纷至沓来的信用卡缴费单、作废的新年决议和由来已久的对周一的厌恶。然而“蓝色星期一”背后的计算推导被批判为伪科学。

2005年阿尔诺受托于一所英国旅游中介推导出这一系列公式。他的任务是调查人们最有可能预订夏日旅行相关票务的时间——其背后的基本原理是人们在情绪低落的时候更容易预订夏日旅行。

尽管阿尔诺在他的公式中指出了令人沮丧的事实,一年中的某一天比其他所有日子更令人抑郁这一论断仍然未必具有科学的合理性。尽管对抑郁情绪的预测十分有益,但这一负面情绪太过复杂以至于难以通过这种方法预测,何况阿尔诺的数学术语只有作为营销噱头时才被认证。然而,该理论并不是一派胡言,其中有价值的一部分应得到关注:冬天的气候可能导致情绪波动——而且还可能很严重。

季节性情绪失调(SAD)——俗称“蓝色抑郁”——是一种情绪失调的子类型,通常被理解为严寒天气所导致的恶果。“有一些生物学理论能解释其成因……因为有些人的脑部结构使其对光线变化更加敏感,”多伦多大学(U of T)精神病学教授阿里·扎列特茨基(Ari Zaretsky)说道。

据推测,血清素水平会受到光照的影响。在冬季,由于光照时间的减少,这一生理系统的活跃度会降低,由此可能会导致情绪失调和抑郁症的发作。

扎列特茨基解释道,季节性情绪失调症的发作可能会因地理环境而异:在佛罗里达,大约1%的人会在秋季或冬季患上季节性情绪失调症。然而在其他地区,如育空或阿拉斯加,大约9%的人会有同样的经历。在多伦多,这一比例为3%。

光疗法是针对季节性情绪失调症的一种常见疗法。这种疗法要求患者每天至少20至60分钟暴露在一种与日光波长相同的光照中,并且最好是在早上。

这种针对失调症的治疗方法不同于它的起因,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生物学。

心理和行为上的干预也同样有效。扎列特茨基指出,季节性情绪失调症患者在接受了认知行为疗法后,病情得到了显著的改善。他还说:“我们有必要认识到,不能仅仅因为某一病症是生理性的而否认心理干预和行为干预对其的作用——它们也是有效的”。

有一个误解是,季节性情绪失调症不会像典型的临床抑郁症那样痛苦,而像“蓝色星期一”这样的谣传则会加深这些错误的认知。“蓝色星期一”现象的批评者们直言了他们的担忧:他们担心这一现象会扭曲公众对心理健康的认识并使人们低估抑郁症的严重性。

扎列特茨基说:“我认为‘蓝色星期一’是自发产生的,因为人们无法面对日复一日昏暗的环境是基本的真理。这就像是有些东西能通过媒体和广告成为文化的一部分。”

面临着一些不良企业年复一年地利用伪科学进行资本化的局面,人们希望“忧郁星期一”至少能引起一些关注和话题,并引起大家对心理健康的关注。


翻译/Translate: 余思杭/Sihang Yu / 谢旻怡/Minyi Xie

校对/Proofread: 钱泳欣/Janice Chin / 杨典潼/Diantong Yang

终校/Finalread: 王姝锦/Shujin Wang / 王佳盈/Jiaying Wang

 

多伦多大学密西沙加校区公布五年学术计划

计划旨在呼吁创新与研究的发展

多伦多大学密西沙加校区公布五年学术计划

多大密西沙加校区的2017年学术计划列出了未来五年的发展目标。该计划在1023日向多大密西沙加校区校委会的学术委员会待副校长及教务长阿穆瑞塔·丹尼尔(Amrita Daniere)提交。此计划侧重于改善学术研究环境、丰富学生校园生活、开创世界公民视野及增强创新能力与可持续发展能力。

多大密西沙加校区将于明年一月成立战略规划小组以制定详细发展计划。该小组将负责与大学上下的人员进行深入沟通,其中包括不同部门、工作人员、图书馆馆员和教职工。该小组由一名学生、一名图书馆馆员、一名社区成员、相关工作人员和教职工组成。

在阐述五年计划的前言中,丹尼尔说道:“在接下来的五年里,大家将看到学校为学生们提供的优质资源。我们也会为尖端课题的研究和动议提供更多的支持。这份学术计划为这一学术目标的达成设定了纲领。”

此计划首要的目标是为学生们“建立一个严格与创新的学术环境”。这份计划指出,多大密西沙加校区致力于增加学生与教职员工的比例,雇佣更多讲师,增加学生升级率与毕业率,增加实验性学习机会。

此计划也包括展示多大密西沙加校区“世界级科研之家”的形象,深化校区科研氛围。这部分包括对基础设施进行更多投资,“同时关注个别领域的可持续发展”,并在本科生和研究生部门设置新的专业与课程。

这份计划的第三个目标是通过在未来五年内增加实验性学习机会和与就业结合的学习机会,增进本地与国际社会的联系,包括原住民组织的深入合作,提升学生们的参与度。

另一个目标是在学校中培养具有国际视野和多元化视角的领导者。学校将增加国外游学机会,以便学生们进一步学习研究,并在合适的情况下在课程中加入与国际发展与本地文化相关的内容。此计划着重于通过吸引“不同的视角”增加多大密西沙加校区的多样性。

最后一个目标是通过创新建立可持续发展社区。为达成此目标,计划中指出,必须要培养多大密西沙加校区的教职员工文化,以及吸纳杰出的学生成为教职工团队的新成员。“通过战略性地、细心地分配有效支持我校学术目标的资源,我们可以向着创建更有活力、更有创造力、更有吸引力的密西沙加校区(包括实体布局和知识基础设施)的目标大踏步前进。”文件中写道。

计划预计在未来五年内新增至少50名教职员工席位和其他工作机会。多大密西沙加校区的拨款计划很明显包括了推动不同部门共同成长、增加新专业、改善课程配置等不同方面,以推动计划的顺利实施。

教务处也起草了实施方案,阐述了15个“为达到学术目标的细化目标及为达成细化目标所采取的策略。”这些细化目标包括充分利用并分配高品质空间、实施真相与和解委员会(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的推荐意见,及增加财政预算。

这份学术计划现在正在通过“尘埃落定”前的政府审批流程。在该计划上交到学术事务委员会之后,将会在11月21日被上交至多大密西沙加校区校委会征求原则上的认可,最终该计划将会由理事会的学术委员会审理,并在两天后收到相应反馈。


翻译/Translate: 井欣/Shrike Jing

校对/Proof: 吴雯堃/Amy W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