翱翔青年(Soar Youth)原住民计划为运动机能与体育学增添了什么

年度计划为原住民青年提供了一个体验多伦多大学的机会

翱翔青年(Soar Youth)原住民计划为运动机能与体育学增添了什么

为了增加原住民社区的高等教育入学率和参与度,运动机能和体育学学院(Faculty of Kinesiology & Physical Education)启动了翱翔青年原住民领袖(Soar Indigenous Youth Gathering)计划。翱翔计划于2009年推出,在3月春假(March break)期间举行的一个为期一周的计划,致力让一群原住民青年尝试接触大学生活。

 

该计划要求申请人为14-17岁的原住民青年,现居在安大略省,并承诺参加整周的活动。参与者会入住切尔西酒店(Chelsea Hotel),并可获得最高$400元的旅行费用。有关翱翔计划的信息由发送给原住民社区的明信片、协调员在当地原住民的活动和社区的访问会还会向多伦多教育局(Toronto District School Board)发送电子邮件传达。

 

2017年的多伦多大学(U of T)新闻中,管理学院内部课外的多样性和平等项目的苏珊·(Susan Lee)表示:每年,我们都会向高中生介绍原住民教师和学生的榜样,这样他们就可以展望自己未来几年接受高等教育。

 

该计划旨在提高原住民青年对高等教育机会的认知,并鼓励他们参与可发展领导能力的机会。李补充说:这只是为他们打开了大门,他们说,这是给你的机会

 

翱翔为原住民学生提供了一个激动人心的机会,让他们对大学生活有一个概念,并将拥有相似渴望的原住民青年聚集在一起。通过玩游戏、参观校园、参加研讨班以及了解学校各个不同的课程,让原住民学生感觉到自己在多大是欢迎

 

诸如翱翔之类的计划为原住民学生提供了一个有趣而令人兴奋的春假,同时也向他们展示了多伦多大学很高兴可以迎来他们这样的学生

 

翻译/Translate: 钱泳欣/Janice Chin

校对/Proof: 陈慧怡/Huiyi Chen

终校/Final Read:李映雪/Yingxue Li

 

瓦妮莎·华莱士(Vanessa Wallace): 成为世界的学生

前校队女篮球运动员克服比赛的困难,并与面临困境的年轻人合作

瓦妮莎·华莱士(Vanessa Wallace): 成为世界的学生

瓦妮莎·华莱士(Vanessa Wallace)上一次穿上运动服参加校篮球队比赛是在四年前。 她从未想到的那是她最后一场比赛。

 

华莱士是校队(The Blues)的一名角色球员和射手,在2014 – 2015赛季多伦多主场的最后一场比赛中,她在最后三分钟进了一个三分球,却最终输给了女王盖尔人队(Queen’s Gaels)。

 

华莱士没有看到校队在季后赛首轮比赛的附加赛中战胜布洛克獾队(Brock Badgers),也没有看到球队以15分之差输给温莎蓝瑟队(Windsor Lancers ),就黯然退出比赛。

 

在接下来的一个赛季里,华莱士被球队裁员了。

 

整个经历对她来说是宝贵的一课,但她从未想过要经历这一切。华莱士承认,在篮球方面,她并没有达到刚进校时对自己的期望。

 

她从九岁时起参加一个业余篮球联赛,那时篮球对她而言并不是一件多严肃的事情,直到她在六年级时加入了一个篮球俱乐部,一切发生了转变。作为一名大一新生,她不知道自己想要主修什么专业体育是她在大学里唯一想要做的事情。这位土生土长的渥太华的姑娘承认,在选择大学时,她更看重的是想去哪里打球,而不是想居住在哪里。

 

华莱士于2017年8月毕业于多伦多大学,获得了学士学位,主修英语,辅修历史和人类学。她现在仍然从事着自己热爱的运动,但可以说是以一种更有意义的方式。她在枫叶体育娱乐有限公司 (Maple Leaf Sports Entertainment,简称MLSE)旗下一家名为发射台(LaunchPad)的组织工作,向贫困的年轻人传授篮球和生活技能。该组织致力于“探索和衡量体育如何帮助年轻人改善生活”。

 

The Varsity对华莱士进行了一对一采访, 了解她目前在MLSE发射台的工作职责、在校队的时光,、和那些激励她成长的女性。

 

The Varsity:毕业后你是如何过渡到工作状态的?

凡妮莎·华莱士:我只在大学的前三年打球,所以在大学的最后两年,虽然我还在上学,但我不喜欢上学。英语专业并不一定适用于某个特定的行业,所以找到适合我的工作方式并以此来充实我的简历是非常重要的。我知道我喜欢篮球,喜欢参与其中。这需要很多创造力。我是从做志愿开始的。

 

TV:你可以描述一下你的志愿者经历吗?

VW:我试着为自己创造一个实习机会,并去尝试所有不同的职位。自2016年以来,我就一直参与“你能参与”(You Can Play)组织,这真的很棒。这是一个提倡LGBTQ+包容的体育组织。我和年轻人一起工作,进入高中校园,举办研讨会,讨论如何在体育运动中识别无意识展现的同性恋恐惧症。我和孩子们一起工作了很长一段时间,能把这一点和体育宣传结合起来真是太好了。

 

TV:和孩子们一起工作是什么感觉呢?

VW:对于新手来说,这真的很有趣。孩子们很有趣,我也喜欢和他们分享这种经历。生活在多伦多这样的城市,生活在多伦多大学里,你会忘记,有些你认为理所当然的知识,并不是与生俱来的。是有人教过你的;而在某个时间段,你也必须成为那个教别人的人。所以得到这个机会是一种荣誉。

 

TV:你可以描述一下你在MLSE发射台组织的工作职责吗?

VW:我是一个体育项目的领导者,负责是在MLSE发射台的篮球项目。年轻人可以参加篮球、足球、排球、冰球,还有攀岩……这个项目不是为了出去打比赛,而是为了自身发展。我们在项目中教授生活技能。这个月,我们主要教授的生活技能的是社会能力,上一个项目周期是自我调节。我们希望的结果是,让体育吸引年轻人来参与,当他们离开这里时,他们拥有的所有这些生活技能将使他们走得更远,而不仅仅是上篮、步法和体能。

我知道我有关于篮球知识,但我不知道如何将它融入教练的角色。能够组织一个项目,交给支持人员,并看到它从头到尾的运行,对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成长指向。对我设计并期望能运行的项目抱有信心,是过去几个月来我的人生中一个真正的重大转折点。我对我的信念很坚定,虽然一开始我并不是如此。

 

TV:你认为你在校队的经历锻炼了你上面所说的这些技能吗?

VW:校队队确实有一些很棒的教练值得我学习。当我开始执教时,我才意识到我做的事情和他们一样。你知道你从个人那里得到了多少;直到过了一段时间,你发现你在模仿他们所作的事。作为一名运动员,我发现真正困难的是你只关注一件事,那就是你的场上表现。现在回想一下你从队友、前辈和队长身上学到了多少,感觉很奇妙有的时候只有成长了,你才会意识到这一点。

 

TV:你为校队打比赛的经历是怎么样的?

 

VW:米歇尔是一位出色的教练,她吃饭,睡觉,呼吸都跟惦念着篮球有关。短时间内,我在队中短时间的训练从她那里学到的东西只是冰山一角。

 

总的来说,我在校队中的时间是我生命中最具挑战性的一个阶段。我面临一些心理健康问题并进行了处理;作为一名校队运动员我有压力,我并没有按照依照我想象中的计划那样顺利地进行。我对自己的表现有着如此很高的期望。虽然我确实结识了很多朋友喜欢并且去旅行和打篮球的朋友,但在球场上我没有任何的自我价值,因为我表现不佳。在我的第三个赛季之后,我被裁掉出校队了,这对我来说非常难受。

 

起初我没有任何方向,但当我开始申请不同的工作并学习到除了打篮球以外还有其他的事情可做时,我踏上了属于我的道路。最终,我体会到米歇尔和体育教给我的所有这些艰苦教训……即使事情没有按计划进行,我从“他们”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我很感激它。

 

TV:校队队友之间的情谊是否真的永远存在?

 

VW:当然。我刚刚拜访了一位自那以后搬到美国的队友,这真是太棒了。我们甚至没有制定任何计划。我们本来的想法是,我们只是在一起闲逛一下,共度时光。但有趣的是,你每天都和他们一起度过、练习、营养训练、个人训练、体重训练——这一切都可能在一天之内完成。也许你和他们一起上课,也许他们也是你的室友,然后你分开几个月,但是当你再次看到他们时,一切就好像昨天一样。

 

TV:发展女性体育有多重要?

 

VW:这对我来说绝对非常重要。直到我开始与女孩们一起工作并看到我自己的成长经历,“他们也还在继续经历什么”,“只有到那时”我才意识到她们实际上对我有多大的影响。

 

没有得到相同的健身时间,女子篮球鞋就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存在——你得到的只是一双男式球鞋,你只能绑紧鞋带,并且,你知道的,男女有不同的社会规范。

 

我看到我和我的队友仍面临着类似的阻碍,但是如今人们有更多的意识,并创建了更多的组织,比如加拿大女性体育提升协会(Canadi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Women in Sport and Fast and Female)。

 

TV:哪位女运动员激励你成长?

 

VW:我在电视上观看职业体育并不是很多,但我真的很幸运,我在篮球界有很多女性榜样。在多伦多大学,有一些女孩入队以来,米歇尔是她们第一位为之打比赛的女教练……对我来说,这很令人震惊,因为渥太华是一处篮球旺地。每个周末,我要么参加卡尔顿大学的比赛,要么参加渥太华大学的比赛,所以我很高兴可以和很多在卡尔顿和渥太华的球员和我的学长学姐一起打篮球。

 

我在十一年级的时候有三位学长学姐,我真的很期待和他们一起打篮球。他们在我效力的代表队中; 他们是凯莉·零(Kellie Ring),拉什达·蒂姆比拉(Rashida Timbilla)和

金皮埃尔 – 路易斯(Kim Pierre-Louis)。在多伦多大学,我和吉尔·斯特拉顿(Jill Stratton)一起打球。我认为,他仍然是该项目的头号得分手,这真是太棒了,但我也和雷切尔·赛德尔(Rachel Sider),利亚纳·百利(Liane Bailey),以及贾斯敏·勒温(Jasmine Lewin)一起打球。

 

TV:你是怎么设想你的未来的?

 

我正在学习。我仍然觉得自己处在的位置,需要学习的比我需要上场回馈的还要多。我有篮球知识和经验基础,但在真正理解打篮球会如何影响更多边缘化群体方面,我觉得我还是一个新手。

 

很难说……我自己打篮球五年了,因为我想要[学习]的信息太多了。

 

我正寻找更多的机会能成为这个世界的学生,无论是通过一个对女孩有益的项目,还是一个帮助减少贫困或被暴力侵害妇女的项目,我现在正在追求的就是这些机会。

 

 

翻译/Translate: 刘星雨/Xingyu Liu   聂韬/Tao Nie

校对/Proof: 樊佳奇/ Cindy Fan

终校/Final Read: 李映雪/Yingxue Li

 

三个校区运动馆概览:运动中心

如何活跃在运动中心

三个校区运动馆概览:运动中心

运动中心(AC)是坐落于哈珀街(Harbord Street)和士巴达大道(Spadina Avenue)交界角落处的一幢由红色与米色砖堆砌的大型建筑,它为所有学生与多伦多市民提供服务。每周都会为所有前来健身的成员提供运动课训练课还有各式随听课项目。

在这幢建筑中还有更多各式活动、人员队伍各类课程,已远远超过我所能为大家列举出的数量。虽然有时室内跑道赛季与各种各样的活动使得运动中心显得颇为繁忙,但这也恰恰显示出这幢运动馆的物尽其用。国家游泳队与田径队在AC会晤,奥林匹克和其他专业运动员也会穿过AC的大门前来使用这里的运动器械。

运动中心拥有一个奥林匹克规格的游泳池和一个稍微小一些的泳池三个不同的篮球场,一间体操室一间舞一间击剑室,几个壁球场和,乒乓球室,还有数间宽敞的更衣室。前来AC运动的人员有老有少,一齐使用器械设施来获得力量收获体力,进行比赛游泳,、跑步,还有许多其他的运动项目。

从位于第三层到与最高层是室内运动场:一个拥有200米跑道环绕全尺寸篮球场的大型空间。在跑道边缘还有各种样式的健身器材,几乎可以在任意时间使用。

如果你想打篮球排球网球或是参与任何随听课像是尊巴,请务必在AC的在线日程安排表中查看好时间,并查看Varsity校报对一些课程所作出的反馈评价。

如果你是个篮球迷,每日下午4点之后都会至少有一个场地空出来让你打篮球。但在周一到周四的晚7点后,校内篮球赛在上课的时间段举行。

并且,在进入篮球场之前,请务必要小心并查看两头的情况!因为经常会有在进行快速跑的田径队队员冲刺着闪现,年长的健身成员们在进行小跑,或是小孩子们在跑道上进行跑步训练,你一定不想和他们中的任何一人撞个满怀。

在运动场边上装有数扇谜一般的大黄门,几乎所有这些黄门的作用是将你带出这幢运动馆,因此在此对所有探险员们发出警告:请注意,你很可能穿着单薄的运动服就出去到寒风中了。如果你有任何对于运动场使用的问题或顾虑,可以随时咨询穿着蓝色T恤的场地工作人员。

运动中心第二层拥有一个附加的篮球馆,在戈德林运动馆(Goldring Centre)和高水平竞技运动馆(High Performance Sport)建成前,它是为Varsity的篮球和排球校队提供使用的训练场地。

此运动馆如今是羽毛球曲棍球等其他项目和团队每周的训练场地。另外,二层还设有克拉拉·本森(Clara Benson)学生休息室一个舞蹈教室和一些办公室。

场馆一楼的服务有着友善的工作人员欢迎宾客的到来那里客户服务处,你可以咨询办理会员卡的相关问题。一楼还有一个咖啡馆,设有沙发座的大堂,以及泳池观览处。当然,一楼的力量训练与体能训练中心,才是这里的基石。

这里有着一系列拉伸及举重器材供人们锻炼肌肉力量,还有几乎足够照顾到每个人的哑铃和休息长凳。场馆的这块区域很容易人满为患,但大多数的训练者们都十分和蔼友善,乐意与他人一同分享健身器材,所以你可以大胆地与他们协商。

身着红衣的工作人员们负责记录房间内的人数,并确保他们规范使用器材,并穿着不露趾的鞋子。当房间人数已满,工作人员会贴出告示,告知其他想进入的成员此房间已满员,他们必须等当有人离开以后才能进场。不足之处是,室内没有自然光源,只有极亮的白色室内灯,这可能会扫了一些来健身的人的兴。

室内的闷热汗味可能会叫你几近崩溃,因此如果你的一些锻炼项目不必要在这里进行,我建议你可以移步楼上的室内运动场;或者,你也可以趁着女性专用时段或是安静时段前来,在更安静的场合下运动。

不妨再提醒你一次,如果你在运动过程中感到有些力不从心,或是有些关于健身的问题,别忘记这里的工作人员都是拥有资格认证的健身教练,他们时刻乐于给你提供健身的建议,或是监督你完成训练。

最后,我们来到地下室。地下室设有男性与女性更衣室,其中又分别包括了淋浴间与桑拿房。这里也是通往泳池的必经之路。大楼底层的东侧还隐藏着击剑房与体操房,在此先按下不表。

作为一个篮球运动员偶尔的健身者,以及运动中心的工作人员,我非常感激在我的本科生涯中,运动中心给我创造了一个休闲去处,还有那些我在运动和工作认识的朋友们。

Disclosure: Isaac Consenstein works at the AC.

爆料者:运动中心工作人员——Issac Consenstein

翻译/Translate:陈恺扬/Carol Chen  樊佳奇/Cindy Fan

校对/Proofread: 陈慧怡/Huiyi Chen

终校/Finalread: 李映雪/Yingxue Li

 

运动机能学与体育教育学院专案组建议进一步融合本土学生和其他族裔学生

建议包括对课程、通讯、数据收集和招聘的改变

运动机能学与体育教育学院专案组建议进一步融合本土学生和其他族裔学生

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运动机能学与体育教育学院(Faculty of Kinesiology & Physical Education, KPE)的调研组针对种族和原住民身份认同的问题上发表了结题报告,以回应加拿大事实与调解委员会(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 of Canada, TRC)于2015年发布的最终报告摘要。

 

在其124日的报告中,专案组引用了三个来自多伦多大学的公平性和多样性研究与创新工作组报告中的关键术语公平性、多样性和包容性。

 

公平是指无论其种族或文化,所有人都享有公平待遇。多样性具体表现为人口结构丰富的社区,但它同时也关注到了在多伦多大学中的少数群体。将这两个词组合在一起就是包容,或者是一个让每个人都感到受到尊重和重视的环境。

 

12名运营成员和4个工作组试图就如何解决阻碍种族多样性和公平性问题,向学院提出建议。

 

调研组建立的部分目的是为了响应在2015年多伦多泛美运动会(2015 Toronto Pan American Games)期间在多伦多大学举行的一个座谈会而成立的,该小组专注于多伦多原住民运动员所面对的挑战。

 

它还回应了2016年加速行动圆桌会议讨论(2016 Accelerating Action Roundtable Discussion)活动的报告,该报告为学院提出了五个主题以备参详。

 

建议包括雇用种族化和原住民、提高KPE界的可见度和多样性的认可、改善对少数群体的推广、增加对种族和民族问题责任的意识,以及为扩大对本土化、种族多样性和反种族主义提供支持和资源。

 

TRC报告指出,多伦多大学需要为反对原住民而产生的破坏性影响负责。虽然该大学没有经营住宿学校,但它教育了一批后来创建这类学校做出贡献的加拿大人。

 

最近,大学的研究人员还被指控他们的研究破坏了原住民的社区。报告的结论是,由于过去对原住民的愚昧和错误对待,多伦多大学一直都是不受原住民学生欢迎的地方。

 

专案组的报告将工作组的建议分为七类,旨在同时考虑和整合

 

学术,课程和规划

 

本部分的主要建议是在KPE课程中创建有关种族和原住民身份认可的内容。调研组还建议KPE开发和整合一门课程,并只专注于原住民历史、问题、种族主义和在运动及体育活动中的种族化题材。

 

通讯

 

该部分建议KPE保持一个具有吸引力且信息丰富的网站,以传达公平、多样性和包容性的重要。专案组强调进一步宣传校内外的原住民机会、活动、会议和事件。

 

数据采集

 

专案组建议KPE收集新工作人员的人口统计数据,以便加紧密地跟踪招聘情况,从而确定录取原住民学生所需的额外时间。同时,该组建议进行一项调查,以测评是否在招聘和保留原住民工作人员等方面存在潜在的改进空间。

 

招生录取

 

该报告进一步建议通过奖学金、助学金和补助金为未来的原住民学生提供经济福利,并且,极度强调提供财政支持以实现校园公平和多元化。

 

往来关系

 

这部分特别侧重于通过高年级带低年级、辅导和社区资源,改善KPE与原住民之间的关系,以营造健康和舒适的氛围。

 

空间

 

侧重于开发指定空间,让原住民学生适应其他的文化习俗。该报告继续说,学院应该创建无障碍和可访问的空间,以重视原住民的观点。

 

训练

 

这主要专注于培训工作人员和整个学院,了解非殖民化和反种族主义。建议还包括让原住民学生有机会更加了解其他民族的文化和社区。

 

翻译/Translation: 钱泳欣/Janice Chin Wing Yan

校对/Proof:庞皓予/Haoyu Pang

终校/ Final read: 李映雪/Yingxue Li

 

我为什么支持纽约游骑兵队

韦恩·格雷兹基(Wayne Gretzky)在纽约结束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其曾有与乔·萨克奇(Joe Sakic)交手的可能

我为什么支持纽约游骑兵队

为什么一个土生土长的多伦多人会支持纽约游骑兵队——最初的六支球队中获得斯坦利杯最少的一支队伍呢?

其实有无数个原因,但这里我会试着说得简短一些。

 

七年以前,在约翰·塔瓦雷斯(John Tavares)与多伦多枫叶队签约并重申对斯坦利杯的追求时,我听到有消息称,高价自由球员布拉德·理查德(Brad Richards)同意与纽约骑兵队签订一份9年的合同,价值6000万美元。对此,我感到欣喜若狂。

 

理查德正是我理想的一线中锋:视野开阔、单赛季进20球,以及左手射门。他只在骑兵队度过了三个赛季,但是带领球队进入了2014年斯坦利杯的比赛,那一年洛杉矶国王队在五场比赛中获胜。

尽管不得不在接下来的休赛期买断剩余的合约,但对纽约骑兵队来说,与大多数国家冰球联盟球队不同的是,他们常常用长期合同签约一位老将明星。骑兵队在自由球员市场上出手阔绰,从不畏手畏脚, 即使他们也曾签下国家冰球联盟史上最糟糕的合同。

 

我对骑兵队的爱是与我对往事的热爱交织在一起的。马克·梅西耶(Mark Messier)在1994年打破了球队54年不曾获得斯坦利杯的历史; 在90年代早期,阿列克谢·科瓦列夫(Alexei Kovalev)穿着白色滑冰鞋,风格与俄罗斯明星谢尔盖·费奥多罗夫(Sergei Fedorov)相似; 更不用说纽约骑兵队是韦恩·格雷兹基(Wayne Gretzky)效力的最后一支球队。

这个1994年斯坦利杯的获胜者,甚至与多伦多大学也有联系。主教练迈克·基南(Mike Keenan)也曾在多伦多大学队伍执教。十年前,他带领Varsity Blues男子曲棍球队参加了全国冠军赛。

九十年代末,骑兵队有一个有趣的故事,总结了蓝衫党的经历。有趣的是,它发生在我出生的那一年。

1997年七月,长久担任骑兵队队长的马克梅西耶,同时也是骑兵队历史上最伟大的球员,离开了纽约骑兵队,加入温哥华加人队。他的退出使得36岁的格雷茨基成为球队最好的中锋。

骑兵队迫切需要年轻血液与科瓦列夫并肩作战,并确保拥有争夺斯坦利杯的机会。同时,骑兵队也用三年2100万美元的报价签下了科罗拉多雪崩队的乔·萨克奇。这笔交易将给他带来1500万美元的预先签署奖金。

雪崩队是一支市场偏小的球队,无法在经济上与纽约队竞争,并且几乎不能阻止克奇为骑兵队效力。

当时雪崩队属于登高娱乐集团(Ascent Entertainment Group)。1997年,空军一号的重磅加入带来了极大的的利润,使他们签署了萨克奇; 该团队的主要负责人查理·里昂(Charlie Lyons)与灯塔电影公司一起制作了这部电影。

总而言之,哈里森·福特(Harrison Ford)导致了纽约骑兵队未能为未来的胜利打下基础。

虽然看到萨克奇穿上骑兵队队服是件很酷的事,但36岁的格雷茨基仍然能够带领纽约骑兵队取得91分,使他们在1997-1998赛季联盟中排名第五。难怪人们称他为“那个伟大的人”。

 

翻译/Translate: 聂韬/Tao Nie

校对/Proof: 王蔚/Wei Wang

终校/Final Read: 王雪琪/Xueqi (Mandy) 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