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多伦多大学工作是种什么体验?

福布斯表示,多伦多大学是加拿大第二好的雇主,但这有多接近真实情况?

为多伦多大学工作是种什么体验?

《福布斯》最近将多伦多大学排名为加拿大第二佳的雇主,与谷歌仅仅存在一点差距。一年前,多大的排名是第63位。那么,当时和现在之间究竟出现了什么变化,让这61位的进步变得合理化?多大员工的工作经历真的符合这么高的标准吗?

 

跳出排名

 

多伦多大学(U of T)在三个校区共拥有超过20,000名员工,其中包括:场地管理员、平面设计师和多伦多大学资产管理公司(University of Toronto Asset Management corporation)的金融服务分析师,以及提供协助图书馆设施的、让学生和研究人员所依赖的图书馆技术人员。

 

《福布斯》员工满意度排行榜中排名第二的加拿大高等教育机构是位列第五名、位于哈利法克斯的圣玛丽大学(Saint Mary’s University),其次是蒙特利尔的康考迪亚大学(Concordia University),排名第八。

 

但《福布斯》似乎对大学的评价方式不太一致,因为多大并不是唯一一个出现大跃进的工作场所。在2017年,女王大学(Queen’s University)排名第一,但现在排名远低于多大,成为加拿大第17位最佳雇主。圭尔夫大学(University of Guelph)在2016年排名第六,但现在排名第61位。

 

这可能需归根于其采用的评估方法:福布斯调查了8,000名在拥有超过500名员工的公司工作的加拿大人。这似乎无法保证公司之间的员工比例分配,因此多大排名的巨大转变可能是由于去年大学员工的代表性不足,或者是今年的反映过多。

 

说到底,真正的利益相关者是有血有肉的员工们,而多大所实施的政策才是真正决定它作为雇主的表现的标准。虽然福布斯的数据收集方法存在歧义,但其排名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让人们了解多大为其上万名员工所做的事情。

 

学费减免

 

人力资源和平等副主席凯丽·汉娜·莫法特(Kelly Hannah-Moffat)认为,多大的排名上升部分归因于福布斯对大学的就业标准有了更好的理解。她说:“他们对所有正在发生的事情有了更全面的理解,我们……不断努力改进,并确保我们是有意义的福利、有意义的计划和灵活的工作。所有我们每年都在努力达到的事情,都是为了确保我们能拥有良好的工作环境。”

 

福利是多大为员工提供的一大重点。其中最主要的是大学的学费减免计划,该计划允许全职工作人员针对大学本科和硕士学位攻读课程。

 

多大并不是唯一提供这种计划的大学,但其细节却比加拿大的同行机构更慷慨。他们最多可以参加三个秋季或冬季本科课程,而最滑铁卢大学(University of Waterloo)的工作人员多只有两门课程可以使用学费减免。

 

学费减免也适用于工作人员的家属。根据家属的学费减免申请表,学费豁免的比例取决于工作人员的就业日期、就业百分比和科系学习的资格。卡兹·阿里夫(Kazi Arif)自2005年以来,就在大学书院食品服务(University College Food Services)工作。他利用了这一项支持,让他的儿子通过学费减免在多大圣乔治校区(UTSG)完成了计算机工程学士学位,并且收到他儿子的全额学费。

 

养老金计划

 

说到更广范围的工作福利,阿里夫说,“多大有很好的退休金计划。所有的服务都比别的工作要好。”

 

退休待遇根据职位各有不同,但对于专业与管理人员(Professional & Managerial Staff)来说,任何有十五年以上工龄的职员都可以在退休前的一年减少工作量的同时,依然获得全职工资。

 

“(这个退休计划)让我们可以悉知哪些员工即将离开,哪些人将进入岗位。”汉娜-莫法特说。退休金的金额根据职位而定。具体数额是由一个结合了工龄、工资最高的三十六个月的平均工资和政府所规定的退休金最高数额的函数所求得的,目前的数额是57,400加元。

 

为应对通货膨胀,退休金金额每年都在增加。加入养老金计划对于在多大工作一年以上、年龄在三十五岁以上的专业与管理员工是强制性的。

 

遇到员工去世的情况,退休金则可以转给他们的配偶或受赡养方。

 

在雇员中还有其他一些人,比如萨拉·斯蒂勒(Sarah Stiller),一位凯里图书馆(Kelly Library)的技术人员。这是自她从塞内卡学院(Seneca College)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在她职业的这个阶段,她对在多大的工作几乎没有什么抱怨,工作时长和待遇都令人满意,但同时,在多大一直工作到退休并不是她追求的目标。她说这里的健康计划满足了她的需求。

 

来自不同年龄群体的正面反馈是健康的工作环境的一种体现,因为它需要满足员工的不同需求,比如儿童保育和职业发展。对于拥有数千名分布在三个校区的员工和代表他们的二十一个不同的群体来说,若不能获得综合调查数据,就无法搜集到员工对多大的整体满意情况。

 

调查与工作环境平等

 

人力资源和平等部门为了了解多大工作环境的大致情况,对教职员工进行了一些调查。在2014年,一项名为“勇敢发声”(Speaking Up)的调查在教职员工和图书管理员中展开。调查结果让校方得知了一些具体的有待寻求改善的问题——人力资源和平等部门把这些问题称作“重点关注领域”,其中包括了平等和多样性。根据汉娜-莫法特所说,校方在致力于建立平等、包容的工作环境上做出了承诺,“卓越造就多样性,而正是多样性带来了卓越。两者不可分开。”

 

一项得到特别重视的问题是黑人和原住民员工的占比。十一月发布的最新的人力资源和平等部门的雇佣平等报告(Employment Equity Report)匿名整合了一项分发给所有积极的员工的自愿参与问卷调查结果。今年,8897名占比81%的员工给予填写了问卷。

 

仅有2%的教员和图书管理员和6%的职员自我认知为黑人,而仅有1%的教职员工和图书管理员自我认知为原住民。整体来看,19%的教员和图书管理员和33%的职员认为他们自己属于有色人种。

 

针对这项调查结果以及加拿大真相与调解委员会(Canada’s 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tte)的倡议,校方承诺投入250万加元用于雇佣20名来自原住民背景的新教职员工。汉娜-莫法特说,校方正采用战略性雇佣策略来联络相关社群,以寻找优秀的求职者。

 

The Varsity了解到,主管学生事务的副教务长桑迪·威尔什(Sandy Welsh, Vice-Provost Students)的办公室正在对多大圣乔治校区的学生生活部门(Division of Student Life)进行一项工作环境文化和职业发展评估(Workplace Culture and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Review)。学生生活部门负责一些列诸如学术服务(Academic Service)、哈特之家(Hart House)、健康与卫生(Health & Wellness)等服务。在一项描述该评估的备忘录中,威尔什写道,该调查的是由校方“建立一个包容、多样的工作环境的集体意愿”所驱动的。这项调查由基于多伦多的鲁宾·辛姆林森(Rubin Thmlinson LLP)律师事务所执行。

 

作为调查的一部分,受保密的几项采访将在三月份进行。

 

对于调查结果是否将会被公开的问题,多大没有做出回应。但是,即使不向广大公众公布,为履行校方对于推行平等和多样性的承诺,调查结果也应向学生生活部门的雇员公开。

 

雇员有权知道他们的同僚对于他们的工作环境发表了什么看法。学生也应该知悉他们的大学的员工的工作环境。毕竟,正如威尔什所说的,这些员工的“工作热情对充实学生体验是毫无疑问有助的。”

 

我们向校警提出的采访请求最终被校方驳回。

 

翻译/Translate:钱泳欣/Janice Chin, 陈慧怡/Huiyi Chen

 

校对/Proof: 王蔚/Wei Wang

 

终校/Final Read: 王雪琪/Xueqi Wang

 

多伦多大学2019-2020学年预算比预期低8800万元

面对学费削减导致的收入减少,多大调整了近期五年的预算

多伦多大学2019-2020学年预算比预期低8800万元

在多伦多大学迎来寒假后返校的学生们的第三天,副校长兼教务长谢丽尔·雷格尔(Cheryl Regehr)向理事会规划和预算委员会呈递了她的评估报告。在长达十七分钟的报告中,雷格尔引用了安大略省政府2018年经济展望和财政评估报告的节选:“财政问题是很严重的。面前的道路并不容易,需要我们做出艰难的决定。安大略省的每个人都将被要求做出牺牲,无一例外。”

 

是当时大学所能获得的全部信息。紧接着,雷格尔对省级政府对高等教育即将进行的一系列财政改革可能导致的后果进行了推测。在回答委员会成员的问题时,雷格尔以2008年的金融危机为例,阐释大学过去应对大规模收入损失的经历。在那期间,学校共损失了6200万加元(由于通货膨胀,相当于现今的7300万)。但政府政策的改变真的能全球金融危机一样,对大学产生同样严重的影响吗?

 

在充满不确定性的情况下,雷格尔总结了委员会需要知晓的事情:“我们预计这对我们来说会很困难,我们仍然需要弄清楚,情况究竟会有多困难。”

一周后,省政府宣布全面改革,提出包括削减10%的国内学生学费、安大略省学生援助计划(OSAP)改革,以及给学生选择退出“非必要”杂费的权利。多伦多大学最近发布的财政预算和长期财政预算方针强调了这些变化造成的影响:预算与本年度相比减少6500万元;2019-2020年度的预期收入也减少了8800万元。

 

财政预算是一份年度报告,用以决策大学如何广泛管理营运收入及开支;而长期财政预算方针则是大学对未来五个学年的预测规划。预算是平衡的,意味着收入和支出应是相等的。

 

然而,理事会规划与预算委员会于2月27日再次召开会议讨论并得出2019-2020年预算草案时,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

 

学费

 

考虑到学费政策的变化,多大2019-2020年的预算运营收入为27.7亿元,相较今年26.8亿元的运营收入高出约3.5%,但比此前预测的28.1亿元低1.7%。其中学费以及学生杂费占总预期收入的62.7%,即17亿元以上。

 

虽然省政府指出“每个人都需要做出牺牲”,但大学内的各个部门需做出的牺牲之间存在极大的差异。副运营总裁斯科特•马布里(Scott Mabury)表示,一些部门的营业收入将下降9%,而其它部门的营业收入将会增长18%。正如预期所示,面临学费收入更大幅度下降的部门都是主要由国内学生组成的。例如,医学和牙科的第二入学项目将更大地受到学费削减的影响,因为在今年,该学科内98.7%和99.3%的本科学生支付的是国内学费。

 

根据预算,学术部门对收入损失的管理将包括改变教职员工的招聘计划、推迟资本项目、减少服务和降低运营成本”。此外,大学会拨出部分大学基金,资助受改革影响最严重的部门。每个部门将把收入的10%投入该基金,然后基金将根据需要重新分配资源。例如,在2019至2020年度,文理学院将面临约1290万元的净亏损,而牙科部则会获得约950万元。

 

尽管2020-2021年本地生学费将冻结在2019-2020年的水平,但长期预算方针推测在此之后,国内学费将恢复至3%的同比增幅上限。

 

住宿费不属于学费,而是被视为成本回收的辅助费用,这意味着住宿费将不会受到政府变化的影响。

 

运营补助金

 

多伦多大学剩余的收入的大部分来自省级运营补贴,其占2019至2020学年总收入的24.1%。省政府表示将不会削减运营拨款,尽管其对此还未做出正式承诺。多伦多大学的核心营运补助金为每年5.782亿元。同时,大学还获得了一项研究生扩招补助金,预计将在2019-2020年度从1100万元增加到1430万元。尽管安大略省尚未批准这些计划,但预计在未来五年内,运营拨款将至少增加一千万元。批准的时间目前仍有待商榷。

 

近年来,多伦多大学对运营拨款的依赖有所下降。2006年至2007年建立现行预算模型时,45%的运营收入来自运营补贴。大学估计,到2023-2024年,这一比例将继续下降至21%。马布里表示,这几乎与大学对国际学生学费依赖程度的上升完全相符:其占比从2006-2007年的7%,2019-2020年升至34%,并在2023-2024年度预期达到运营收入的38%。

 

作为与上届自由党省政府签订的战略授权协议(SMA)的一部分,多伦多大学必须在2020年前将国内本科生名额减少1800人。由于SMA的条款的存在,尽管本地学生人数有所减少,但核心运营补助金预计不会减少。

 

支出

 

学校2019 – 2020年的支出中,59%将用于支付教职员工的薪酬。这也就相当于16亿元,其中9.05亿元用于学术薪酬,7.2亿元用于职工薪酬。

 

学术薪酬是指学院、讲师、图书馆员和助教支付的薪酬,而职工薪酬支付给行政人员的金额。多伦多大学计划明年再招聘51名教员,尽管预算指出其中一些岗位可能会因为收入减少而推迟招聘。

 

2019年至2020年间的学生资助总额为2.471亿元,高于原本计划的2.336亿元,也高于今年的2. 24亿元。这一增长主要来自学术部门,它们将学生资助支出增加到1.192亿元,比原计划多出1940万元。由于政府减轻了国内学生的学费成本,大学为符合OSAP条件的本科生提供的基于需求的援助计划——多大学生未来规划(University of Toronto Advance Planning for Students)的需求将减少。因此,大学将其资金削减至3990万元,比原计划的2019至2020学年少了690万元。

 

理事会规划与预算委员会于2月27日一致通过了2019至2020年度预算报告和2019-2020至2023-2024年度长期预算方针。在4月4日理事会投票批准之前,该预算仍需得到学术委员会、商业委员会和执行委员会的认可。

 

翻译/Translate: 庞皓予/Haoyu (Simon) Pang

校对/Proof: 牛敬怡/Jingyi Niu

终校/Final Read: 王雪琪/Xueqi Wang

 

多大密西沙加校区展销会为黑人企业和创业者宣传

由学生社团组织的“购买黑人制造”(Buy Black)展销会将在二月二十八日落幕

多大密西沙加校区展销会为黑人企业和创业者宣传

黑人企业和企业家们在本月多大密西沙加校区举办的购买黑人制造(Buy Black)展销会上展示他们的成果。该活动由学生社团组织的黑人历史月(Black History Month)系列庆典中的一部分。

 

在除了阅读周之外的每个星期四举行的购买黑人制造展销会,是黑人历史月系列活动中唯一一个循环举行的项目。最后一场展销会将在二月二十八日举行。

 

这场持续一个月的庆典旨在为多大密西沙加校区的黑人群体发声。活动由多大密西沙加校区学生会(UTMSU)、多大密西沙加校区黑人学生集体(UTM Black Students’ Collective)、东非学生联谊会(Eastern African Student Association)、多大密西沙加校区非洲学生联谊会(UTM African Student’s Association)、多大密西沙加校区加勒比联合会(Caribbean Connections UTM)这些学生社团联合举办。

 

展销会是展示生意的绝佳时机。我们希望能创建一个可供企业家们向UTM社群分享他们的激情与文化的空间。”多大密西沙加校区学生会的平等事务副主席(Vice-President Equity) 莉娜·阿尔巴吉(Leena Arbaji)在The Varsity的邮件中写道。

 

虽然这个活动也向多大密西沙加校区的学生经营者开放,但是阿尔巴吉说组织者们把“今年并没能募集到学生参展方” 作为替代方案,通过黑人业主联盟(Black Owned Unity),一个致力于 “以经济发展目标将黑人社群联结在一起” 的组织征集到了此次参展的经营者们。

 

集市设立在传播、文化与科技(Communication, Culture & Technology, 简称CCT)楼。阿尔巴吉表示选择该场地是个明智之举,组织者们“特意将展销会设在这个人流密集的楼里,每小时都会近百名学生与这些参展方进行互动。” 由于被设立在CCT此次活动未能允许食品公司参加。作为替代,各种服装和化妆品生意成为了主要特色。

 

卡利斯护肤油(Kallis Oils),一个主营身体油的护肤品公司是本次参展的企业之一。创始人阿拉扎尔·卡菲(Alazar Kafle)The Varsity表示,他的品牌得到了很好的反响。“我们的曝光率有所上升,人们对我们的原料成分也十分感兴趣。” 他之后又补充道,他“十分庆幸能有机会推广自己所崇尚的道德护肤、天然护肤的理念。”

 

多大密西沙加校区的黑人历史月庆祝活动将在二月二十五日晚的自我关怀与游戏之夜(Self-Care & Games Night)以及二月二十七日的闭幕式后,在本周落幕。

 

翻译/Translation: 陈慧怡/Huiyi Chen

校对/Proof: 牛敬怡/Jingyi Niu

终校/Final Read: 王雪琪/Xueqi Wang

 

塔哈妮·巴达:钩针编织企业家

多伦多大学博士生兼顾编织品事业和视网膜干细胞研究

塔哈妮·巴达:钩针编织企业家

塔哈妮·巴达(Tahani Baakdhah)是一位出版作家、多伦多大学(U of T)博士学生,还是一名具有创业精神的钩针编织爱好者。自2012年来,巴达一直以 “紫丁香(Purple Lilac)” 的网名在Etsy——一个专营手工艺品和二手商品的电子交易平台——上面出售她的钩针作品。

 

钩针编织与针织很相似,是一种通过使用钩针使毛线或纱线交错织造面料或立体结构工艺。巴达最早的钩针模型是她自费为孩子们定制的玩偶。从那之后,她将自己在医学、教育和钩针方面的兴趣合而为一,开始做起了钩织人体器官和细胞等教学模型的生意

 

最近出版一本书叫《钩织神经科学之:视网膜(Crocheting Neuroscience: The Retina)》,里面更加详细的向读者展示了如何用钩针编织制作可以用于科学插图、讲解、教学以及宣传活动等的模型。巴达认为她的两个兴趣相得益彰:“每当我在显微镜下观察时,我会看到不同类型的细胞,这总能让我找到创作新钩针图样的灵感。

 

巴达在2012年开始在多大医学科学院(Institute of Medical Science)攻读博士学位。她的研究课题是利用生物技术制造大量视网膜干细胞,以取代因视网膜退行性疾病而丧失的细胞。 这可以用于治疗因视网膜问题而引起的疾病。

 

不属正统的事业

 

在2010年,巴达通过观看YouTube教程自学了钩针编织。两年后,一个名为SciCommTO的科学活动平台邀请她将钩针编织的元素加入了织造神经元工作室(Knit-a-Neuron Workshop)。她之后还参加了Etsy在多伦多举办的快闪店。去年十月,她参加了举办于巴恩信息科技中心 (Bahen Centre for Information Technology)的打破障碍:STEM学科会议(Breaking Down Barriers STEM conference)。该活动由她的发展(hEr VOLUTION)主办,这是一个鼓励女孩和年轻女性追逐STEM职业的非营利组织。

 

从各种方面来说,她的创业精神都因其非传统性而令人钦佩。当我们想到开创一门可行的商业时,我们通常不会想到钩针编织,但是巴达却始终坚信创意的价值。钩针编织相对低成本和其广泛的应用性都是有利的因素。

 

“只用钩和线,你就可以将任何想法变成现实。无论是编织玩具还是科学模型,这门工艺能为你提供无限的可能性。”

 

创业导航

 

谈起她作为一个创业家、研究员和母亲的忙碌日程,巴达承认她很难面面俱到,但她表示,“合理地归纳和安排时间很有帮助”。就像做所有事情一样,成功需要劳逸结合,巴达新奇的创作和健康的社交媒体形象体现了这一点。

 

她经常在Instagram上发布、宣传她的最新作品。她拥有大约2,780名粉丝和超过1,400个帖子,其中大部分是展示她钩针作品的细节图,以及他们所代表的各个器官或细胞。她还照片墙的故事界面链接到她的Etsy商店,作为促进销售的一种手段。照片墙毫无疑问是她推广业务的有利工具。

 

巴达计划通过创作新的模型和图样来扩展她的网上业务,还打算开启自己的网上商店,并开始教授科学钩针编织课程,从而促进科学交流、教育和宣传的开展。她也正在准备出版她的第二本书,《钩织神经科学之:大脑(Crocheting Neuroscience:The Brain)》。

 

巴达是学生成功创业的一个例子,她的成功也证明了不同学科之间存在等待发掘的交叉点。

 

翻译/Translate:钱泳欣/Janice Chin

校对/Proof: 牛敬怡/Jingyi Niu

终校/Final Read: 王雪琪/Xueqi Wang

 

大卫·罗森伯格在罗特曼商学院对即将到来的美国经济衰退发表演讲

格鲁斯金-谢夫财富管理公司首席经济学家表示,美联储正在掩盖市场下滑

大卫·罗森伯格在罗特曼商学院对即将到来的美国经济衰退发表演讲

一月二十九日,多伦多大学罗特曼管理学院主办了由大卫·罗森伯格(David Rosenberg)主讲的投资专家演讲者的系列活动。罗森伯格是财富管理公司格鲁斯金-谢夫(Gluskin Sheff)的首席经济学家和战略专家。他曾经在美林证券加拿大区(Merill Lynch Canada)担任北美首席经济学家。通过分享自己对于私营领域投资的经验,对当今市场力量给出了深刻的见解。

 

此次演讲题为“猪年(口红没有用!)”,引用的是中国生肖和那句著名的 “往猪嘴上口红”的俗语(译者注:往猪嘴上口红在英语表达中意为用肤浅无用的改变来掩饰真相)。罗森伯格表示,美国联邦储备系统(以下简称Fed)试图通过重塑其形象,从而掩盖即将到来的萧条的举动是徒劳的。

 

踩点准时到 就是迟到

 

罗森伯格的语气威严,言论犀利而充满讽刺:他认为“经济学家就是有脾气的会计”。作为演讲的切入点,他首先介绍了一个投资的关键准则:“需知代价是多少。”

引用他的导师唐纳德·考克丝(Donald Coxe)的理论,罗森伯格告诫大众“当心封面效应”。

任何网络上的火爆视频在艾伦秀上播出的时候,通常就已经过时了。罗森伯格表示,金融类杂志的封面故事也同样已经失去了新鲜度,他们的问题早就被考虑在股本的价格里了。当投资者的目标是低价买入高价卖出时,获利的空间实际上非常小

罗森伯格说:“杂志上最值得投资的是那些B16页上蓄势待发的黑马,当它被刊登到A1页的时候,你就没有机会了。”

尽管美国如今已有长达十年的经济扩张战线,但让罗森伯格听从他内心的建议并且为熊市经济下滑和可能的衰退做准备的是他自己的逆向思维,和一期《经济学人》的首页故事:“万事里皆有牛市。”

 

货币政策

 

罗森伯格强调了利息在理解市场动态中的重要作用。他表示 “利息就是关键当你在讨论股票、债券、房地产或是任何能生成持续收益的项目时,你必须明悉利息的去向,否则你将输得彻彻底底。”

2008年市场危机和其所带来的经济衰退之后,美联储降低了利率,用鼓励消费的方法试图重整并刺激停滞的市场。紧接其后的就是量化宽松 (Quantitative Easing, 简称QE):中央银行对国债和私有资产的大规模收购。虽然这是个不寻常的政策,但QE成为了中央政府在无法继续调低利率时,用于提高货币量的一个常用机制。

罗森伯格认为,这些政策导致了股市的膨胀,而经济却没有将其如实地反映出来:“如果把股市限制在经济实际运行的范围内,标准普尔500(S&P 500)指数的峰值应该是1850点,而不是2940点。而过剩的缺口,都是美联储通过人为的低利率和QE向金融体系注入的过剩流动性。”股市指数看似健康的高数值,表面上掩盖了经济相对较弱的健康状况。

 

膨胀的系统

 

罗森伯格同时指出,除了股市的人为膨胀外,其他趋势也增强了他对经济放缓的信心。

他特别指出,企业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值非常高。这种高杠杆的情况往往是经济衰退的先兆。

对于企业负债罗森伯格强调 “我们从未有过比现在更恶劣的债券市场。”他补充称,就连债券的质量也很差,50%的投资级债券被评为BBB级。这是投资级债券能够获得的最低评级,评级更低的债券被统称为“垃圾债券”并且被视为具有极高风险。

罗森伯格解释说,对当前资金杠杆过高的回应将是企业去杠杆化。这接着又会导致由于放弃资本支出而引起的萧条

 

经济衰退即将来临

 

根据相关分析,罗森伯格提出了就业水平和衰退周期之间的关系。象目前的情况一样,低失业率之后往往是衰退和就业市场萎缩,而高失业率则意味着持续增长的潜力。

罗森伯格说“他们称失业率为滞后指标,但我不认为这是一个滞后指标。它实际上是一个大衰退的指标。”

罗森伯格认为,经济健康指标明显呈下降趋势。然而,有些人可能会争辩说,相互关联的因果关系是都是十分脆弱的,这就是一个典型的鸡与蛋的情况。

按照常识,周期结束,泡沫破裂,牛市终会过渡到熊市。那么,这段繁荣时期何时才会走入低谷呢?

罗森伯格的答案是,我们可能已经身处其中。

 

翻译/Translation: 李雪迪Xuedi Li, 庞皓予/Haoyu(Simon) Pang

校对/Proof: 牛敬怡/Jingyi Niu

终校/Final Read: 王雪琪/Xueqi Wang

 

阿列克斯·维拉米尔新说现代艺术家

TEDxUTSC 演讲者、CEO兼舞者解说:什么最能产生共鸣

阿列克斯·维拉米尔新说现代艺术家

本周六泰德演讲联合多伦多大学士嘉堡分校举办的“共鸣”(TEDxUTSC  Resonance)活动上,让艾克斯尔·维拉米尔(Axel Villamil)和UTSC校友最有共鸣的就是他探索自我的旅程。

 

2017年毕业于UTSC计算机科学和媒体学双学位的维拉米尔告诉我,他“当时进入这些专业的时候一片迷茫”。他只知道他的热情不仅限于数学和科技,还包括媒体和艺术。

 

维拉米尔初尝表演的滋味,是在他八岁的时候参加斯特拉福德艺术节(Stratford Festival)。之后在十四岁的时候,他成为了一名专业的嘻哈舞者,并在十六岁的时候创立了他自己的制片公司红标工作室(Red Label Studios)。有了这些经历,维拉米尔决定在他大学毕业的几个月前把他对于科技和艺术的热情结合起来。他的软件StageKeep 诞生于当他参加国际嘻哈现场和上课时所面对的日程和编舞冲突。StageKeep是“科技与艺术完美的融合”。

 

艺术和科技混搭

 

维拉米尔说道:“我感觉StageKeep代表了一种混搭的概念,把两种一般来说放在一起不怎么和谐的东西混搭起来。”在维拉米尔、其他UTSC校友和共同创始人威廉姆·马(William Mak)在UTSC创业加速器 The Hub的培养下,StageKeep已成为一个全面的公司。

 

这个排列管理的软件能让舞蹈编导和表演者电子化地协调日程,避免了用铅笔画草稿的复杂性,并且能安排出每个人都可以参加的排练时间表。之后该软件通过现场演绎赢得了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旗下的Dragon’s Den 和Maple Leaf Sports & Entertainment的关注。

 

自去年三月StageKeep在多大企业家(Entrepreneurship@UofT)周上发布以来,很多学生对此软件都表示出了兴趣。当维拉米尔认识到他“可以启发别人去混搭他们的热情”时,他感到“荣幸和感动”。

 

因为维拉米尔除了是三家公司的CEO和创建者外,还是一名自由职业设计者和开发者,我问了他如何处理来自他的合作者的每一个项目企划书的,他解释道,把他们当作是合作者,而不是“客户”,因为布景设计者艾斯·德夫林(Es Devlin)在最近的Hxouse 会议上告诉他,“客户”这个词在历史上,从属和依赖性根深蒂固。

 

维拉米尔用了一个很符合他背景的文氏图来说明他的创新过程:“总会有一个文氏图,一个圆是你作为一个艺术家你想做的事情,另一个圆是其他人愿意付钱让你做的事情。你的工作就是找到两个圆中间相交的部分,这样才能建立合作关系”。

 

维拉米尔说,虽然创造出既美丽又能满足双方意图的东西很重要,但他鼓励创意人员尊重他们的工作。

 

“热爱工作,保持谦逊。 要(对属于你的艺术)自私,因为你一生只有那么多的时间,所以你应该做让你自己感到满足的事情。热爱你所做的。因为没有激情,艺术就毫无意义。”

 

“做一些值得你花时间和精力去做的事……生活并不容易,有创造性地创业挺艰难的,所以你不妨去做你热爱的事情。总之,不要把时间浪费在你不喜欢的事情上。”

 

展望未来,维拉米尔表示希望他能在他所有的公司中发挥出最好的一面。他首先要突破更多的限制,并继续探索艺术与技术之间的融合。维拉米尔特别想要世人了解艺术家,他们聪明,并使用着先进技术,而不是饥肠辘辘。第一步是要理解,在艺术激发了包括技术在内的众多领域的灵感之后,“科技行业应该反过来激发艺术。”

 

“多面手”

 

现在,你应该注意到维拉米尔早已触及到众多不同领域的基础。在与TEDx组织者皮娅·夏科(Piyal Sarker)讨论演讲的最初焦点时,维拉米尔意识到,尽管谈论的是无所畏惧和追求创业的精神,但他仍然可以谈论某些疑虑。

 

维拉米尔将于周六在TEDx上发表演讲,题目为“样样通,样样庸”。虽然维拉米尔承认他讨厌这个书名所暗示的不确定感和不充分感。但当他提到书名时,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句格言更深层次的含义。

 

这句格言是这样写的:“样样通,样样庸,然通多良于精。”对维拉米尔来说,后半句才是最重要的。

 

他称他自己为“通才”。他解释说:“因为多面手常常会众多技能,他们更有可能具有创新能力。” 这也是他希望听众理解的关键观点——“尤其是在这个时代,我们需要更多的创新来改变世界。”

 

快要结束时,他说:“每个人都应该做快乐的事情。” 过程并不容易,但每个人都能做到。

 

TEDxUTSC 2019: “共鸣”于22 8点至17点在多大士嘉宝校区举行.

 

翻译/Translation: 李雪迪/Xuedi Li, 王蔚/Wei Wang

校对/Proof: 余思杭/Valerie Yu

终校/Final Read: 王雪琪/Xueqi Wang

 

多大该如何就安省学费削减做出调整

福特政府对本地学生学费10%的削减将使学校借用更多储备资金,并减少开销

多大该如何就安省学费削减做出调整

在省政府于1月17日宣布的强制降低学费的要求之下,多大在2019至2020学年度将把本地学生学费降低百分之十,而保持之后的2020至2021学年的学费不变。根据多伦多星报(Toronto Star)的报道,此计划预期将为安大略省大学的运行预算带来3.6亿的削减。

 

在2013年生效的安省学费政策框架下,多大的艺术与科学系本地本科生学费每年上涨率不得高于百分之三。在2013至2015和2018至2019学年间,多大本地学生总学费平均每年上涨了2.96%。

 

根据这个趋势,多大本可能艺术和科学本地本科生2019年至2020年的学费设置在$6980左右。与之相反,学费会被设定在$6100左右。

 

多大的国际学生总学费在2014至2015和2018至2019学年间平均每年增长了6.1%。在2014至2015和2017至2018学年间,学校录取的本地学生人数平均每年减少0.36%,而录取的国际学生人数平均每年增加了9.75%。

 

多大于2018年和先前的自由党省政府签订的《战略授权协议(Strategic Mandate Agreement)》显示,至2020年多大的本地本科学生将减少1800个席位。这份协议意味着多大不太可能增加本地本科学生的录反而将转向注重增加国内研究生和国际学生的录取人数。

 

2008年的经济衰退为多大如何应对省政府的新政策带来的损失做出了可参考的对比。在2008至2009学年间,学的捐款损失了价值大约30%,运行预算随后减少了大约$4600万。在此期间,没有得到其他的捐赠支

 

为了应对财务上的困难,学校将共享服务方面的资金投入放在首位,并动用了周转和应急资金来进行部分资助,以减少在非学术部门新收入的使用。

 

在1月10日最新召开的计划和预算委员会(Planning and Budget Committee)会议上,副校长及教务长切莉尔·里格尔(Cheryl Regehr)讨论了这个期多大接下来的几步行动,说道“(我们)将采取减少支出、借用储备资金和其他机制的组合措施”。里格尔也提及了新设立的中央集中储备资金系统,但各部门没有充足资金储备可以借用来填补所需的运行开销。

 

校方还没有就即将由政府宣告带来的损失作出的下一步行动进行讨论,但是,与2008年相似的财务管理可能是限制运行预算损失的一种办法。

 

虽然最新的规定会为学校的运行预算带来一些阻碍,通过多伦多大学资产管理公司(University of Toronto Asset Management Corporation)注入的外来投资不太可能面临与2008年相同的损失

 

翻译/Translate: 陈慧怡/Huiyi Chen

校对/Proof: 钱泳欣/Janice Chin Wing Yan

终校/Final Read: 王雪琪/Xueqi Wang

 

剖析多层次营销

一探究竟:多层次营销公司商业技巧和合法性

剖析多层次营销

翻了一晚上的Instagram推送之后,我发现了来自一些好友的推送,这些好友刚刚开始为多层次营销公司工作。因此当我开始不断收到销售人员大同小异的讯息时便毫不惊讶了:“你好,你社交媒体上有不少关注者呢。你想用你的手机一晚上挣500多刀吗?”

多层次营销一直因和金字塔式传销类似而被批评。当下正是网红、赞助商和公关活动风靡的时代,多层次营销公司也改变了他们的策略:他们从当年门对门的销售和邮寄目录的形式转变成了在社交媒体上宣传。只需快速的一点击,用户就可以轻松加入一个多层次营销公司,并且有可能在仅仅几周内就赚取佣金。

这些公司的目标是千禧一代,包括新毕业生、全职在家父母和绝望的大学生。而这并不是巧合,因为这些人更容易被利用。综合以上几个因素,多层次营销公司到底是不是弊大于利呢

 

什么是多层次营销公司?

 

你可能认识一个通过卖化妆品挣一些小钱的朋友,或者曾有一个高中同学试图招募你去他们公司工作。这就是多层次营销的运行方式

多层次营销公司是一种商业结构,其收入基于来自关系网中分销商和随后新成员的直接销售佣金。多层次营销公司的业务范围包括从美妆护肤产品到衣服和家装产品的销售。分销商的佣金不仅来自于他们自己所卖出的产品,还来自于他们招募的新人们的销售额

据加拿大国家策略营销主席和多伦多大学罗特曼商学院教授大卫·索博曼(David Soberman),多层次营销公司中包含了招募他人售卖一些实际产品并在过程中挣得销售佣金。他向The Varsity校报写道: “这些人可以再去招募其他人。所以在公司和购买者之间很可能有大于两层的关系。” 有些多层次营销公司可能向新分销商收取入门费, 用于购买分销装备和其他产品销售必需品。其他公司有可能在获利或雇佣新成员时提供培训和商业工具来增加成功率。

 

多层次营销公司和金字塔式传销的区别是什么?

 

虽然多层次营销公司在很多方面和金字塔式传销类似,但是在安大略省,多层次营销公司并不违法

索博曼教授写到:“金字塔式传销要求新会员缴纳一笔费用。一个新成员只有当注册其他人入伙时才能拿到报酬而不能直接通过提供投资或者销售实际产品从而获得利润。当招募人数呈倍数增加时,继续招募的难度也会随之加深,所以大多数成员都赚不到钱(并且失去了当时他们入伙时所付的钱)。因此,金字塔式传销通常是非法的,因为钱的主要来源人员招募,而不是产品销售。”

根据加拿大直销组织(Direct Sellers Association of Canada)的数据,多层次营销公司在2015年创造了25.5亿加币的销售额;这些销售绝大多数来自女性。包括Arbonne、Stella&Dot、ItWorks! 和Market America的几家多层次营销公司在加拿大市场中有很强的影响力。在美国,经销数个生活用品和美妆品牌的Market America公司在2017年因为针对中国移民而操作的一起金字塔式传销而受到诉讼。

美国联邦交易委员会(US Federal Trade Commission)在他们的网页上写到:“如果你的收入是基于你对公众的销售,那么它可能是一个合法的多层次营销计划。 如果你的收入是基于你招募的人数和你对他们的销售额,那这可能是非法的,可能是一个金字塔式传销。 金字塔式传销是违法的,并且绝大多数参与者都会亏损。”

 

多伦多大学的多层次营销

 

多大多层次营销的争论不是第一次出现了。学生曾举报过一些在校园里招募学生的公司甚至还有一些公司曾在课上用传递笔记版的方式招募成员对于那些想赚快钱的学生们来说,加入多层次营销公司也不足为奇。

罗斯玛丽·诺海姆(Rosemary Norheim)是一名多伦多大学校友,目前在ItWorks!公司做分销商。作为对多层次营销争论的回应,她写给The Varsity校报的信中说道:“每个多层次营销公司都有不同的工作机制,所以我觉得有些公司相对来说显得更非法一些。”

诺海姆写到:“没有你认识的人来买你的产品或者加入你的销售队伍是一件完全正常的事情。我在一开始的几个月里也没有!基本上我的所有生意都是和陌生人做的。我可能会向我认识的人寻求支持,但是大部分销售额或者招募者并不来源于此。如果利用朋友或家人是多层次营销所被批评的原因的话,那我所做的根本不是这样,因为这些并不是我的生意的根基。”

加入公司的几个月后,诺海姆表示她大约挣了2700加币,并且招募了18名女性进入她的销售队伍。

 

如何离开一个多层次营销公司?

 

索博曼教授写到:“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告诫学生不要在加入多层次营销公司的时候缴纳任何的钱或承诺交钱。当一个学生合同上签字说明你接受200箱任你定价的产品时,麻烦就来了。如果卖不出去,这200个箱子的产品就砸在他们手里了,并且法律上来说还必须要为这些产品付钱。”

避免多层次营销公司的第一步就是删除这些潜在销售者发给你的第一条消息。虽然利润诱人,但是销售人员所宣传的数字并不一定准确。利润取决于一个人能卖出多少产品,虽然用户举报钱丢得比挣得要多。

虽然加入多层次营销公司可能是个危险的选择,但是对于像诺海姆这样的人们来说,公司极大的吸引力很难让他们放弃。

 

翻译/Translation: 李雪迪/Xuedi Li

校对/Proof: 牛敬怡/Jingyi Niu

终校/Final Read: 王雪琪/Xueqi Wang

 

多大创业团队:让停车不再痛苦

停车格创始人的找寻历程

多大创业团队:让停车不再痛苦

“停车充满着变数,你往往很难在恰当的时间找到恰当的车位。”若用“创业”一词代替“停车”,停车格(Grid Parking)联合创始人阿森·马利克(Ahsan Malik)的陈述依旧正确:它们都需要大量的耐心,充足的时间和一点点运气。

 

幸运的是,马利克和他的创业团队为了让停车不再痛苦,准备了一副良方:他们调查市场,初步试点,并且获得了两万加元的种子资金。

 

停车格由多大在读生勃林德·罗巴纳(Birinder Lobana)、应届生穆罕默德·谢赫(Muhammad Sheikh)和马利克联合创办。停车格的应用程序将给用户提供可用车位的实时数据,最终使停车——尤其是在多伦多等主要市区中心——更快更便捷。

 

九月五日,在第六届年度演示日(Demo Day)上,停车格荣获两万加元的“孵化奖”(Hatchery Prize)。长达4个月的孵化巢加速项目(Hatchery Nest accelerator program)在2018年年度演示日迎来高潮,从30多个小组中脱颖而出的13个入围项目将向一众评委展示他们的创业团队。对于马利克和他的团队来说,获此殊荣不仅意味着从2017年开始的孵化之旅的结束,还代表了项目从概念到实际的过渡。

 

寻找车位

 

罗巴纳和马利克在多伦多市区寻找车位时的挫败经历给他们提供了创业灵感。相识在足球场上的两人常常相约踢球,因此不得不在各个地方寻找车位。这种挫败感促使他们寻找解决方法,马利克的机械工程经验和罗巴纳的编程背景让双方一拍即合。此后,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系学生谢赫的加入提供了系统设计过程中的硬件支持。

 

马利克说:“我们都认为,多伦多比家乡更吸引人。各个有趣的领域结合于一处,激发了我们的想象力:我们能做点什么来提升城市系统运行的效率?”

 

于是,三人一起参加了多大2017年孵化巢加速项目。据创业孵化公司的执行董事和联合创始人约瑟夫·奥罗斯科(Joseph Orozco)介绍,在过去的五到六年里,参与该项目的创业公司共筹集了近四千万加元的资金。该项目在9月开放申请,在下一年2月开始面试,并从5月到8月,为参赛小组提供咨询委员会。来自多个不同领域的导师为小组提供详细反馈和资源,以便发展业务。

 

“[这个项目]提供的广阔合作平台使我们能继续建立创业团队,产生足以改变加拿大的交易流,也让学生能够大胆思考。”奥罗斯科说道。

 

在2017年的演示日上,共有4个团队获得资助,停车格却榜上无名。马利克对他们的失利总结道,他的团队在分析利益相关者时有遗漏。

 

“我们一开始没能意识到,在目标市场的现有利益链中找到一个最有利的位置是建立任何生意的前提。”马利克说道,“我们最初给投资者做展示时使用了非常积极的驾驶者反馈。然而这个市场并不适用于该商业模式。”

 

左右徘徊

 

虽然没能获得资助,但停车格的孵化巢项目之行也非完全失败。收到反馈以后,创业团队回访了之前的客户,并寻找不同市场的新客户来完善卖点。

 

带着多样的反馈和回应,伴随着对项目的不断调整,停车格再次申请参加2018年孵化巢项目。马利克表示与空客(Airbus)首席技术官格拉兹·维塔蒂尼(Grazia Vittadini)的会面以及约翰•菲珀(John Phyper)给予的指导尤为宝贵。

 

马立克还补充说,奥罗斯克将业界领袖和U of T商学院学生联系起来,提供了更多的商务相关的信息。

 

“奥罗斯科对我们展示所做的反馈,结合了他以前从成功的创业案例那里观察到的所有东西,我们因此才能知道想做的事长久来看是否可行。”马利克说道。

 

其他由学生领导的创业团队也为马利克和他的团队发展观念提供了帮助。马利克说:“他们也承担着风险、进入未知的世界,试图从零开始奠定基础。所以他们经历的阶段也和我们的一样。”

 

终有所获

 

十月,停车格以适应团队设计为目标,使用部分资金进行了试点测试。该测试包括额外的市场调研和建立关系。

 

“因此,我们面临的挑战是将我们客户的实际反馈融入到我们正在构建的设计中,并在成本、性能、质量、拓展性等方面进行权衡。”马利克说道。

 

长远来看,他们的团队想把市场扩大到其他主要中心城市,例如卡尔加里、蒙特利尔和温哥华。目前,首选市场切入点是那些出售停车票且已收集过客户信息的公司,这些信息能把停车格预定车位的交互界面整合进公司原有的界面中,包括举办体育活动或者音乐会的场馆和酒店。下一步,停车格团队期望把业务扩展到更多的公共地点。

 

“考虑到多种因素,确立时间线并不实际。但在明年年底前,我们希望把业务扩展到皮尔逊机场(Pearson airport)、约克戴尔购物中心(Yorkdale Mall)和罗杰斯中心(Rogers Centre)。”马利克说道。

 

该团队还期待得到NEXT Canada和Creative Destruction Lab等投资公司的资助。

 

来参加演示日的朋友和投资者纷纷向停车格投出了橄榄枝。但马利克表示:“作为工程师,我们倾向于以技术和产品表现为导向,因此我们现阶段会以试点测试为重心。一旦证明了我们的理念能引领未来的便捷,自然能筹集到更丰厚的资金。”

 

翻译/Translate: 王蔚/Wei Wang

校对/Proof: 牛敬怡/Jingyi Niu

终校/Final Read: 王雪琪/Xueqi Wang

 

罗特曼商学院聚集人工智能行业先锋 开展机器学习会议

阿里巴巴总裁、Sanctuary AI创始人就人工智能的未来及其科技影响进行讨论

罗特曼商学院聚集人工智能行业先锋 开展机器学习会议

罗特曼管理学院(Rotman School of Management)的创造性破坏实验室(Ceative Destruction Lab)在10月23日接待了24位世界领先的人工智能(AI)研究人员、商业领袖、经济学家与思想家。“第四届罗特曼年会|机器学习(machine learning)及人工智能市场”主要讨论人工智能及其对商业,医药和众多其他行业未来的影响。

 

创造性破坏实验室的创始人阿杰伊·阿格拉沃尔(Ajay Agrawal)以及特斯拉(Tesla)与Neuralink的项目总监施万·奏斯(Shivon Zillis)共同主持了这长达十一个半小时的会议活动。演讲嘉宾包括全球最大的在线零售商阿里巴巴的总裁迈克尔·埃文斯(Michael Evans)、英国央行行长马克·卡尼(Mark Carney)以及在多伦多大学荣誉退休的著名教授杰夫·辛顿(Geoff Hinton)。尽管他们各有独特的观点,但有一条信息十分明确,那就是机器学习将彻底改变我们解决问题的方法。

 

译者注:Neuralink 是美国一家由特斯拉的首席执行官Elon Mask创立的神经科技公司。特斯拉目前正在研发基于视觉神经网络的自动驾驶系统。

 

会议始于国际商业领域领导人就为何全球各行业正在迅速将机器智能投入其业务实践作出发言。麦肯锡公司(McKinsy & Company)全球管理合伙人凯文·史内德(Kevin Sneader)阐述了人工智能将如何在优化与效率方面立下丰碑。史内德表示他希望在未来十年内人工智能可以“并入主流”。埃文斯展示了阿里巴巴由智能漫游机器人驱动的自动化配给设备和它们应用人工智能的多层次企业战略。

 

发言者们明确表示,企业察觉到了智能自动化中巨大的潜在优势,但没有人说到人工智能的应用可能在劳工市场与客户数据(管理)责任上带来的问题。

 

许多行业先锋都梦想缩小人类与人工智能之间的差距,他们想让你知道其结果并不一定与反乌托邦科幻文学相同。Sanctuary AI的首席执行官苏珊娜·吉尔德特(Suzanne Gildert)正在构建由新一代AI驱动的有感知的全自动器人。

 

这位由从艺术家转型的技术专家说,设计拥有逼真“人体”的第一代合成器将使它们能够与我们人类世界接轨。围绕机器人进入人类社会中的治理,监管和整合的争议仍然没能得到解决,但是吉尔德特希望人工智能将会把人类推向新的高度。吉尔德特提及创造超感性,创造性和智能的思维的可能性,还强调了她对人工智能未来持乐观态度。

 

(吉尔德特)在她演讲的最后展示了她本人的机器人克隆体样本,其配有与之匹配的硅胶身体和语音功能,逼真得让人害怕。

 

圣菲研究所(Santa Fe Institute)前任总裁兼理论物理学家杰弗里·韦斯特(Geoffrey West)的发言也许是当时更为冷静的演讲之一。他论述了追逐创新的“社会经济熵流(socioeonomic entropy)”。尽管其他的发言者与大众在(人工智能)持续创新和增长的情况下持乐观态度,但是韦斯特对人类是否有能力支持持续加速创新表示怀疑。

 

基于对公司规模与人际网络的研究,他提出了这些对该领域的期许有可能是徒劳。这一另类视角将人类环境带回会议现场:如果我们不明白自己是如何发展的,则注定要在自己制造出的压力下崩溃。

 

活动的一楼聚集了好些多伦多人工智能公司,他们展示了其最新最好的技术。数十家创业公司和企业展示了他们致力于将人工智能整合到针对特定行业问题的解决方案中,尤其强调了他们对人工智能的应用。

 

翻译/Translate: 陈雨桐/Yutong Chen

校对/Proof: 刘隽含/Rozee Liu

终校/Final Read: 王雪琪/Xueqi 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