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间歇性禁食的真正问题

这个流行的饮食方法值得一试吗?

关于间歇性禁食的真正问题

在过去的一年中,许多相互矛盾、千奇百怪的饮食潮流先后浮现。人们把碳水化合物妖魔化,对不平衡的身体酸碱值唯恐避之不及;究竟如何才能通过饮食保持健康或是管理体重,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令人困惑。

 

间歇性禁食作为Instagram上的人气饮食方法之一,因其相对简单的方式,受到了珍妮弗·洛佩兹(J.Lo)和泰瑞·克鲁斯(Terry Crews)等一众明星的青睐:只要速度够快,你就可以尽情的吃!根据哈佛卫生健康出版社(Harvard Health Publishing) 的研究,间歇性禁食的原理是“在一周中的一天或几天中的特定时间内严格限制卡路里的摄入。其理论是,这种类型的饮食将通过减缓身体的新陈代谢来帮助降低食欲。”这可能意味着要每天严格控制在8 – 10小时内进食,并遵循5:2的方法:即节食者每周正常进食五天,并在两天内严格限制卡路里摄入。

 

这极端吗?是的。但这有用吗?如果你能坚持下去的话,的确有可能。《美国医学会内科杂志》(JAMA Internal Medicine) 指出,在一项间歇性禁食研究中,参与者中途放弃的比率高达38%。哈佛卫生健康出版 (Harvard Health Publishing)社还表示有一种强烈的生理动力会驱使人们在禁食期过后暴饮暴食。这也式对这种饮食方式的可持续性产生质疑的原因。

 

节食行为在任何饮食方案都有其后果:医疗保健专业人士已经发现,在饮食方案中,只专注于你不能做的事情可能会精神上造成潜在的破坏性副作用,并有可能会导致饮食紊乱。全国饮食失调协会(National Eating Disorders Association)的首席执行官克莱尔·米什科(Claire Mysko)告诉全球之声(Mashable)“并不是每一个参与禁食的人必然会患上饮食失调,但是如果你的身体已处于危险边缘,这确实是一个触发因素。”例如,在一个对完美身材充满期待的时代,这可能成为一个根本不吃东西的借口。

 

关于间歇性禁食是否是练出六块腹肌的捷径,目前还没有定论。在网络上的争论平息之前,我们还是从戒掉油炸食品开始吧。

 

翻译/Translate:庞皓予/Haoyu (Simon) Pang

校对/Proof:牛敬怡/Jingyi Niu

终校/Final Read: 李映雪/Yingxue Li

 

多大世嘉堡校区(UTSC)饮食现状一览:“我真希望我们能吃得健康点”

世嘉堡校区的膳食选择、Highland Hall咖啡厅,以及食物质量问题

多大世嘉堡校区(UTSC)饮食现状一览:“我真希望我们能吃得健康点”

来自俄罗斯的二年级国际学生达莉娅·卡莉达洛娃(Daria Khalimdarova)正在多大世嘉堡校区(UTSC)的一台微波炉中加热食物。这次微波炉里是鸡肉饭。

 

“我是一名独自生活在加拿大的国际学生,”卡莉达洛娃说, “我的很多时间都在学校度过……开始自己做饭对我来说有点困难。”然而,她说有限的食物选择、低饭菜质量以及供餐商户的关门时间过早迫使她取消了多大世嘉堡校区的餐券并开始自己做饭。

 

美食广场(Market Place,士嘉堡校区的主要的饮食供应商聚集处)的大多数供餐商户在周一至周四晚上7点关门,周五下午4点关门。而周末美食市场的所有供餐商户都不营业。

 

据食品供应合作关系部门(Food Partnerships)的助理主任弗兰克·佩鲁齐(Frank Peruzzi)透露,他们正在制定一项改善多大世嘉堡校区供餐的新五年计划。

 

“现在,Rex’s Den餐厅新推出了奶茶,还有一个名为’Gathering Grounds’的新咖啡馆即将在Highland Hall开业,”佩鲁齐告诉校报记者 ,“当新学生宿舍未来开业时,它将囊括一个新的餐厅,其中包含几个新的餐厅概念设计,并在工作日和周末延长营业时间。”

他说,在选择新的餐厅概念设计时,他的管理团队会一起商讨想法,并通过做学生调查征求学生的反馈意见。这类调查每两年会举行一次。

 

“包括我自己在内,有很多来自不同背景的国际学生,都很难适应当地的食物,”卡莉达洛娃说,“我希望能看到多大世嘉堡校区在提供不同膳食选择上做一些改进。”

 

计算机科学二年级学生卢克·张(Luke Zhang)也抱怨多大世嘉堡校区的食品质量:“在我看来,健康食品都价格过高。”

 

他以美食广场的水果为例:“我真的希望有更健康的选择,但事实上并未能如愿,我通常只能退而求其次地吃本地餐厅的墨西哥特色盖饭或披萨店(Pizza Pizza)的披萨。”

 

多大世嘉堡校区也发生过多起食品质量事故。其中一起发生在三月,当时一名学生在购买自学生中心(Student Centre)的一家餐厅Asian Gourmet的食物中发现了一只带翅膀的昆虫。

接着一起事故在八月世嘉堡校区学生会(SCSU)新生周时.一位大一新生在食物中发现了一只“像毛毛虫一样的虫子”。

最近一起食物中发现昆虫的事件发生在10月15日,当时在Asian Gourmet餐食中又发现了一只昆虫。

 

学生中心的所有餐厅都是从作为房东的世嘉堡校区学生会处单独租赁的。

八月的事件发生后,世嘉堡学生会称其执委们“将参加食品处理课程”为防范未来事故的发生。

 

世嘉堡学生会还告诉校报,其“对最近在Asian Gourmet发生的事件感到失望,目前正在调查此事。”

张认为,“与同样的连锁餐厅在其他地方的分店相比”,开设在学生中心的食品连锁店的食品质量很差。

“多伦多卫生部门(Toronto Health Department)(会评估)每个供应商的食品安全风险并相应地安排检查,”佩鲁齐说,“不过新鲜水果供应商的被抽检次数可能会少于汉堡店。”

 

佩鲁齐表示,每个供餐商都会分别选择自己的供应商。 他说,他不清楚世嘉堡学生会执委是否接受过餐厅管理方面的培训。

世嘉堡学生会目前并没有回应校报提出的问题。

 

翻译/Translate: 余思杭/Valerie Yu

校对/Proof: 陈慧怡/Huiyi Chen

终校/Final Read: 王雪琪/Xueqi Wang

 

虫子:未来的食品?

蟋蟀有可能取代鸡肉的地位

虫子:未来的食品?

想不想来点蟋蟀配鳄梨酱?也许过不了多久,你就会看到六条腿的生物与牛肉和猪肉一样成为分享菜单上的常驻菜肴。由于全球人口将在2050年左右增长至九十亿,专家们表示,传统的蛋白质来源不久将无法满足所有人的需要。昆虫因其营养成分高、经济效益和环境效益好等优点而被多方视作蛋白质替代品。

世界上有超过2000种昆虫可以食用;最常被食用的种类包括甲虫、毛虫、黄蜂、蜜蜂和蚂蚁,其次是蚱蜢、蝗虫和蟋蟀。昆虫已经在113个国家成为了日常菜肴,并被视为一种美味。事实上,chapulines,一种蚱蜢,是墨西哥的一道本国特色菜品。

不同种类的昆虫营养成分差异很大。同一物种的营养成分取决于蜕变的阶段、昆虫的起源,以及昆虫烹饪的方法。大多数可食用昆虫能够满足人类体能消费所必需的蛋白质和能量需求,它们还含有有益的维生素、矿物质和脂肪酸。

营养价值评分(NVS)是一种以能量、蛋白质、脂肪以及八种微量元素为标准对食品的营养含量进行评估的工具。2016年一项使用NVS的研究发现棕榈象鼻虫幼虫和黄粉虫比牛肉和鸡肉更健康。研究还发现蟋蟀和蜜蜂的铁含量中间值分别比牛肉高180%和850%。

食用昆虫对肠道微生物也可能有好处。肠道菌群消耗益生元——一种不易消化的纤维——以保持有效增长。昆虫的外骨骼益生元纤维丰富,甚至可以把他们碾碎成粉,再加入沙拉酱和奶昔增加蛋白质和纤维含量。

把昆虫作为替代蛋白质来源如此有吸引力,不仅是因为它们的营养价值。与传统的家畜相比,养殖昆虫排放的温室气体更少,所需的土地更少,水污染也更少。通常被视为有害生物的昆虫可以人工养殖食用,这样可以减少农药的使用,也减轻农民为控制害虫而承担的经济负担。

此项举措甚至还有经济效益:畜牧业生产成本的70%来自动物饲料的生产。饲料转化效率是用于衡量动物将饲料转化为体重的能力的。昆虫的饲料转化效率比常规食用肉类高。2016年的另一项研究发现,蟋蟀的饲料转化率是鸡的2倍,猪的4倍,以及牛的12倍。

然而,食用昆虫的计划并非完美:有些昆虫会产生有毒化合物,且含有重金属,可在食用后转移给人类。许多昆虫的钠和饱和脂肪比常规肉类多,这会增加人类患冠心病的风险。大规模昆虫生产的加工和储存方法仍在研究中。

尽管存在这些缺陷,但在迅速发展的今天,食用昆虫还是可能是最好的蛋白质来源替代品。对于粮食高度不安全和营养不良的地区,高营养高蛋白的昆虫会成为非常具有吸引力的选择。由于传统肉类来源面临的环境、社会和经济压力越来越大,食用昆虫可能会在未来变成必要之选。


翻译/Translate: 李映雪/Yingxue Li

校对/Proof: 王艺璇/Tiffany Yixuan 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