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善校园文化需要大麻教育

大麻合法化是多伦多大学重提药物滥用,种族歧视和性暴力问题的机会

改善校园文化需要大麻教育

即将来临的大麻合法化不仅是政府和法律关心的问题,它也是一个重要的文化教育机会,帮助大学消除毒品使用污名、在各校区普及毒品教育、以及修复校园文化。

 

多伦多大学学生成就(Student Success)部门高级主管希瑟•凯利(Heather Kelly)曾说过,在大学计划将现有的关于酒精和烟草的规则应用于大麻上的同时,“我们也希望(学生)知道当他们发现自己或朋友遇到麻烦时该如何处理,以及如何识别他人可能需要帮助的迹象。”教育学生使用更安全的药物是至关重要的,但关于在哪和如何实施这种教育仍然不明朗。

 

多大早就该承认学生吸毒了。甚至在大麻合法前,去年有百分之二十八的多大学生上报了大麻使用。现在它不再是非法药物,我们有必要将使用与滥用作出区分。

 

例如,有心理健康问题的学生可能会转而用大麻作为自我治疗而不是寻求专业帮助。在2017年的一项研究发现,加拿大各地的青少年都用大麻来自我疗愈,以缓解压力和焦虑 。随着大麻越来越容易获取,大学管理部门需要教育学生如何与药物保持健康的关系。

 

大麻教育旨在对抗大学文化中,过度饮酒和过量用药趋于正常化的部分。 但是,大学管理部门不应试图以零容忍政策来抵制这种文化。相反,他们应该接受学生饮酒和使用药物,并重点关注学生安全。

 

加拿大公共卫生协会(Canadian Public Health Association)执行主任伊恩•卡尔伯特(Ian Culbert)说:“尝试是成长的一个自然的过程”;因此,大学管理部门和学生会应该采取“主动向所有学生提供相关教育资料”的方案。

 

然而,必须承认的是,并非所有人都可以在尝试后避免不良后果。尽管研究表明不同的种族群体大麻使用率都相似,但2017年多伦多星报(Toronto Star)的调查发现,在多伦多,没有犯罪记录的黑人因藏大麻而被捕的可能性是没有犯罪记录的白人的三倍。

 

随后的一项调查发现,在整个加拿大,黑人因持有大麻而被逮捕的几率和本土原住民不成比例。大麻合法化未来有可能襄助结束这种不公平的现象,但许多人认为加拿大应该进一步赦免所有因持有大麻而留下犯罪记录的人。

 

多伦多大学社会学助理教授兼大麻特赦研究主任阿夸西•奥乌苏本帕(Akwasi Owusu-Bempah)呼吁联邦政府施令全面赦免。奥乌苏本帕告诉加拿大广播公司(CBC),由于大麻禁令对边缘化社群造成了不成比例的影响,“所以特赦对于公平是至关重要的”。

 

正如特赦应伴随大麻合法化,反种族主义教育应是大麻教育的核心。历史上,政府因种族化的社群联系将吸毒定为犯罪是合理的。因此,消除污名不仅要挑战对毒品使用的误解,也要消除那些长期以来致使误解的种族印象。

 

此外,大麻教育必须包括关于许可的讨论。多大可以借这个机会挑战女性需要为性暴力负责的观点。关于常常把饮酒安全问题的责任推到女性身上——因为女性没有克制饮酒而导致受到性侵犯。对药物使用和许可进行新的讨论是必要的,因为性暴力不会因为要求女性不要喝酒或吸毒而停止。

 

正如Vice杂志中一篇文章所说的那样,大麻的使用与性关系许可之间的关系往往都被忽视。即使被讨论了也只是简而化之。在《今日心理学》(Psychology Today)的一篇文章中指出,虽然“性与酒精的结合大大的增加了女性遭受性侵犯的风险……但大麻从未被证明会增加性侵犯”的风险。

 

这样的说法,是将性暴力归咎于药物而非作恶者社会倾向的典型。通过许可教育可以对抗并减少校园性暴力,并创造出让作恶者真正负起责任的文化。

 

学生和学校管理层可以共同努力去现实这种教育。多大或多伦多大学学生会(UTSU)可以参考英国谢菲尔德学生会(The Sheffield Students’ Union)为学生提供的如何安全使用非法药物的资讯。

 

像加拿大学生敏感药物政策(Canadian Students for Sensible Drug Policy)这样的学生组织致力于授予学生安全用药的信息,该组织在多伦多大学也有分会。大学管理部门也可以参照目前关于性教育和预防暴力的模块,建立一个关于安全用药的在线培训模块。

 

大学管理部门和学生会应利用他们的平台向学生提供关于安全使用大麻和其他药物的信息,以及这些物质会如何影响人的协议能力。大学社群还应认识到学生因大麻被定罪造成的不公正,并思考未来如何修复这些问题,比如支持大麻特赦。

 

当药物使用渐渐被视为公共健康问题,而非道德或犯罪问题,大麻合法化标志着一种重要的文化转变。然而,只有包括大学在内的有影响力的机构在药物使用上选择教化而谴责,才有可能实现这种转变。

 

阿米莉亚 • 伊顿(Amelia Eaton)是伍兹沃思学院(Woodsworth College)二年级政治科学与伦理、社会和法律专业的学生。同时,她也是The Varsity的学生生活专栏作家。

 

翻译/Translate: 钱泳欣/Janice Chin

校对/Proof: 余思杭/Sihang(Valerie)Yu

终校/Final Read: 李映雪/Yingxue Li

 

大麻药效下的橄榄球比赛

醉在药里,防守不易

大麻药效下的橄榄球比赛

大麻并非普通药物,至少在我看来,它可以让我飘飘欲仙,如临极乐。在多伦多大学的第一年里,我沉迷于这种体验而不能自拔。三年后的今天,我已经基本能够抵制大麻的诱惑。但令人感到讽刺的是,尽管我已和大麻诀别,大麻的使用却将从十月十七日开始合法。

   

大麻烟草主要分为两种,印度大麻与普通大麻。印度大麻通常更易使人放松,而普通大麻更容易让人兴奋,感到体内充满能量。为了体验兴奋感,我和朋友一起尝试过普通大麻。印度大麻则主要用于促进睡眠,但它对我而言也有一些其他有趣的功效。

   

然而不幸的是,两年前,在一个至关重要的场合中,因为药物作用,我几乎铸成大错。

大二时,我曾是多伦多大学世嘉堡校区(UTSC)2016-2017赛季男子橄榄球队的成员。我们队捷报连连,一路过关斩将,闯进了决赛,对阵密西沙加校区(UTM)。

 

   

我记得自己在登上校队的大巴之前吸了一支含有大麻的香烟。通常情况下,一支烟并不会对我产生太大影响。尽管在做热身训练时有些头晕眼花,但我觉得自己并无大碍。可比赛开始之后,情况却急转直下。   

   

   

开场时,教练让我负责防守对方球员进攻。我至今仍是难以忘记当时的第一场比赛,那是对方球员的传球。我盯着自己目标的对手,挣扎着想要在一对一防守中跟上他的步伐。可惜,我的速度比以往慢了很多。

 

   

那支印度大麻使我反应迟缓,判断力模糊。我的耐力和体力一向不错,适合打持久战。然而那天我却很快就感到精疲力尽。

 

   

当我们控球时,我也感到十分恐慌。我记得有一阵子自己对周围所发生的一切都迷迷糊糊,几乎不能保持清醒,更别提集中注意力了。

   

我的队友戴夫一直叫喊着“大家伙有活力点!”给我们打气。而在昏昏欲睡中的我正需要这个声音的警醒。

   

在比赛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当球员们都聚拢听取指令时,四分卫也指定了个人要跑的路线。

我清楚的听到了自己被分配到的路线,可当所有人在争球线上站定时,我瞬间就把所有内容忘得一干二净。队里一位资历较深的球员对我喊着,让我去球场的另一边。

 

我们最终还是成功击败了密西沙加校区。可在如此重要的比赛中受到大麻的影响无疑是场荒唐的经历。在回家的路上,我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

 

我应该再也不会让这样的事情重演了。

 

翻译/Translate姚静姝/Jingshu (Helen) Yao

校对/Proof钱泳欣/Janice Chin

终校/Final Read: 李映雪/Yingxue Li

铲除毒驾行为

虽路边大麻测试的相关程序仍待考量,但新科技的发展为我们带来了希望

铲除毒驾行为

自十月十七日起,加拿大大麻合法化法案正式实施。 该法案修正了有关大麻的持有、分发以及销售的相关法律。

 

但是,个别法律条款并未进行修正,比如吸食大麻后驾车仍然算作非法行为。这也是理所应当的——好几项研究数据表明,吸食大麻后的撞车的风险明显升高,尤其是致命性车祸。

 

吸食大麻后驾车在加拿大已不是什么罕见的事了。加拿大卫生部 (Health Canada) 2017年的调查报告显示,有39%的大麻吸食者曾在吸食大麻两小时之后驾车。

 

今年夏天,加拿大议会通过了 C-45议案。此议案明确了驾驶人血液中四氢大麻酚(THC)的合法计量。四氢大麻酚是大麻中让人产生幻觉的分子。当吸食大麻的驾驶员每毫升血液中含有二至五毫微克的四氢大麻酚时,此行为构成简易程序罪。如果四氢大麻酚含量高于五毫微克,驾驶员有可能会进监狱。然而,对于在道路上测量四氢大麻酚浓度的程序仍然不清晰。

 

目前的测试方法

 

目前,加拿大的法律措施对于毒驾与酒驾的监管是一样的。当警察怀疑你不正当驾驶,比如驾驶员看起来驾驶行为不正常,或者当车停下来时闻到酒精或毒品的味道,他们有权利让你进行标准道路醉酒测试(SFST)。这种测试就像杂技试镜一样,可以测验你的平衡和协调能力。

 

除了此项测试,你还有可能被要求进行一项毒品认知评估(DRE)。然而,如果警察认为你需要酒精检测,他可以使用呼气酒精检测仪对你进行检查。如果无需此项,警察将会使用体检的方式来测试你是否吸食毒品,比如测量你瞳孔的大小。除了以上这些,尿液、口水和血液等毒物学样本,都是可以被送到法医实验室进行检测的。

 

检测酒后驾车和检测吸毒后驾车最大的区别就是检测的时间长度。酒驾的检测非常之快,警察在路边很快就可完成。而毒驾检测的结果则需毒物学样本被送到实验室后才能出来。

 

不能快速在路边进行毒驾检测令人担忧,因为毒驾撞车事故发生率很高,而且SFST和DRE两个测试的主观性非常强。就母亲反醉驾组织 (Mothers Against Drunk Driving) 的数据显示,2014年中毒驾造成的致命事故是酒驾的两倍。而这些毒驾致命事故中,大麻毒驾占百分之四十五。

 

呼吸测毒

 

很多公司正在着手研发大麻呼吸测毒器,包括位于基奇纳 (Kitchener) 的一家名为SannTek的公司。

 

SannTek公司的呼吸测毒器目前在面向相关行业进行推广,比如煤矿业、交通业和建筑工业。在这些行业,吸毒后工作会导致安全问题。公司表示,希望相关法律能够把呼吸测试落实在工业场所。SannTek公司CEO 和联合创始人诺亚•德不林卡特(Noah Debrincat)写到,作为一个测试手段,呼吸测试的优点是它可以用于检测最近的毒品使用。

 

德不林卡特写道:“呼气测试仪的优点是它测试的是一个大麻使用者对大麻所造成影响的急性反应。如果用尿液作为样本的话,一个人周六晚上娱乐性地吸食了大麻,即便周一他早已回归正常了,周一早上他的尿液仍然会显示含有大麻。”

 

薇薇安•陆(Vivienne Luk)是多伦多大学密西加沙校区的助理教授,也是一名法医毒理学家。她表示,大麻呼气测试仪的作用是有限的。陆教授写道:“关于四氢大麻酚在呼气中浓度和在体液包括血液中浓度之间的关系,目前科学研究很有限”。

 

陆教授也是一名法院上的专家证人,定期出庭作证。她说,在法庭上,毒品检测装置的功能经常遭到质疑。“吸烟,吃薄荷糖或者嚼口香糖会不会影响此装置的功能?这种问题经常在酒驾的法庭上被问起。因此我确信毒驾的呼气测试仪也会受到同样的质疑。”

 

近日,联邦政府已经批准了唾液测试仪用于路上大麻测试。多伦多警察已经对唾液测试仪进行了试点。唾液测试仪与呼气测试仪有同样的局限性,因为唾液里的毒品浓度其实是血液中毒品浓度的稀释版本,所以使用口水测试仪有可能导致毒品的浓度被低估,或者测试不出来。

 

其他体液

 

如果呼气和唾液都被排除了,那还有哪些体液还可以被考虑呢?多伦多大学机械和工业工程系的教授安德烈斯•曼德里斯 (Andreas Mandelis) 表示,间质性流体是可以被考虑的。

 

曼德里斯教授的实验室正在发明一个非入侵性的大麻感应器。教授表示,间质性流体是一种环绕在体内细胞旁边的一种流体,并且对血液里的物质有很准确的“记忆力”。当四氢大麻酚进入到人体的血管中后,只需几分钟就可以进入间质性流体。

 

曼德里斯和他的团队目前正在用红外线辐射科技来测量间质性流体中四氢大麻酚的浓度。要这是如何运作的,请大家容许我快速回顾一下高中物理。

 

所有的材料和物质都吸收并放射红外射线,包括我们的身体。人类不断地放射出红外射线,而红外射线不像可见光,是不能被我们肉眼所看到的,它以一种热能的形式存在着。

 

曼德里斯教授表示,“就像电影 《铁血战士》一样,狩猎者看不到可见的光谱,但是可以看到红外线的光谱。这就是为什么施瓦辛格把泥巴放到了他的脸和身子上,因为他这样就可以不被发现了…… 这就是我们正在研究的热光子。”

 

《铁血战士》没有解释到的是,有时候一种材料,甚至是一个分子放射出来的辐射的波长是特定属于那个材料或分子的。曼德里斯教授表示:“某种特定的波长和特定的峰值只属于某种特定的分子。所以如果《铁血战士》里的大反派有更复杂的感应器,估计这个大反派不仅能认出施瓦辛格是人类,还能认出施瓦辛格是施瓦辛格。”

 

令人庆幸的是,曼德里斯团队里还有一个更加复杂的感应器。为了能得到属于四氢大麻酚的特定的波长,曼德里斯教授的感应器将一束激光射在你的手指尖上。一旦激光渗透到你皮肤下几微米的间质性流体的那一层,任何流体里的四氢大麻酚分子都可以吸收激光,并且重新放射出四氢大麻酚的特定的红外线光波。

 

曼德里斯教授表示:“一旦放射出了热量,我就有红外线感知器来监视这些热量。”

 

用间质性流体来监视四氢大麻酚的浓度还有一个优点,那就是此方法是对人体来说是没有入侵性的。换句话说,不用刺穿或者戳捏人体,也不用拿走任何身体部分的样本,这种方法照样可以测量四氢大麻酚在人体中的浓度。

 

展望未来

 

无论是呼气检测仪,唾液检测仪还是红外线探测仪,不久的将来我们可能会有一种路边大麻检测仪器出现。科技的发展是非常重要,但是我们不能忘记人类和人体生理的因素也十分重要。陆教授表示,四氢大麻酚在人体内的浓度可能会受到个人因素的影响。无论你是偶尔的吸食者或是长期吸食者,无论你是吸大麻还是食入大麻,都会影响四氢大麻酚到达你血液的速度,在你血液中的浓度,和在血液中所停留的时长。

 

对于当今所用的检测方法,陆教授表示,我们不应该摒弃我们现有的路边检测方法。她表示:“我们需要记住这些仪器的目的只是为了筛查,所以阳性的结果只是一个暂时的结果,还需要一个更加精准的技术来证实这个结果。”

 

翻译/Translate: 李雪迪/Xuedi Li

校对/Proof: 余思杭/Sihang(Valerie)Yu

终校/Final Read: 李映雪/Yingxue Li

 

一项入门政策 —— 而不是一种入门毒品

大麻合法化的方法应该被扩展到其他毒品

一项入门政策 —— 而不是一种入门毒品

作为本周时事的主题,也许你已经了解,大麻的娱乐性使用将在1017日被合法化。在这件事值得庆祝的同时,大麻的合法使用引出了对许多现今仍是非法毒品的规范与合法化的深刻思考。

 

毒品使用不应该从刑事司法的角度来看待,这会导致不必要的逮捕、监禁并且让使用者面对背上跟随一生的犯罪记录带来的后果。相对地,毒品的使用应该被当做一个公共健康问题,鉴于目前困扰本国的类鸦片危机,情况尤其如此。

 

了解成瘾

 

通过将持有毒品定为刑事犯罪,美国精神病学协会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和世界卫生组织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都认为上瘾是一种疾病,因此也被定为犯罪。这意味着吸毒成瘾者将面临法律处罚,包括监禁,而不是医疗干预和支持,以帮助他们克服的毒瘾。

 

根据加拿大统计局(Statistics Canada) 2012年的报告,大约有21.6%十五岁以上的加拿大人在他们人生中的某个时刻达到了药物使用失调的诊断标准。当年,有4%的加拿大人则在人生中某个时刻有依赖酒精和大麻以外的药物的症状。药物使用失调在1524岁的年轻人中最常见。

 

思考类鸦片药物危机

 

随着类鸦片药物危机的持续,致使药物政策改革变得更加重要。2017年,多伦多发生了303起类鸦片毒品使用过量导致的死亡事件,相比前一年增加了63%。当吸毒者的毒品中含有剂量更大药效更强的类鸦片,意外过量的风险就会增加,如芬太尼(fentanyl)或卡芬太尼(carfentanil);这两种止痛片药效强劲,近年来开始出现在街头毒品供应中,比如海洛因。

 

为了自行控制用量,一些毒品使用者开始携带纳洛酮(naloxone)来暂时逆转类鸦片药物的过量。对意外过度使用的担忧也开始在大学校园里蔓延开来,一些学校的学生领导接受了规范使用纳洛酮的培训来应对校园内出现的过度使用情况。去年,多伦多大学的四个学院向The Varsity证实了此四学院并没有携带纳洛酮的情况。

 

一些使用者无法保证他们的药品供应是否致命,刑事定罪会加剧毒品用量的管控的问题,危及使用者的生命。此外,刑事定罪还会迫使吸毒者在一些没有安全保障的地方秘密购买和使用药物,在那里更有可能过量使用或经血液传播而感染病毒。

 

另外,将吸毒定为刑事犯罪将计入毒品使用者的档案,这让他们更不可能在毒瘾发作的时候寻求帮助。由于使用者和他们周围的人害怕警方干预其过量使用,他们会在寻求医疗时犹豫,这将导致更多由过量使用造成的死亡。

 

合法化是最佳措施

 

今年六月,多伦多的健康医疗官员爱琳·德·维拉博士(Dr Eileen de Villa)向多伦多健康理事会展示了一份报告,关于通过制定毒品政策来维护公共健康的重要性。

 

报告指出,将一部分的药剂使用定为刑事犯罪,比如大麻,这一决定并未有相关的科学依据。而是根据“道德评判和种族主义思想,以及他们正在使用的毒品”而制定的。德·维拉博士的报告指出,上世纪70年代开始的毒品战争并未有效减少毒品使用。因此,是时候考虑其他替代措施了。

 

在这些建议中,德·维拉博士强调了对个人使用和持有毒品进行去犯罪化,使其合法。然而,正如报告中所指出的那样,建立一个有效的管制体系将是极其复杂的。

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国家选择完全合法化。

 

即便如此,如果管理得当,看起来完全合法化是能够在加拿大实施的不二选择。与去犯罪化不同,合法化将允许政府规范药品和控制他们的分销。这就意味着资金将被从犯罪组织中抽走,而受监管的生产商将确保毒品供应不会有药效更强、更易上瘾、甚至更危险的物质。

 

对安全注射场所的需求

 

在加拿大对更严格的药物进行法律管制之前,引进更加安全的注射点是很有必要的。这些场所允许更规范的药物注射,并确保人们使用干净的针头。此外,如果出现过量,工作人员可以进行干预。遗憾的是,安大略省目前执政的进步保守党(PC)政府已决定搁置三个新站点的开放,其中一个预计将设在多伦多。政府也在考虑是否继续资助现有的站点。

 

在2018年大选期间,保守党领袖道格·福特(Doug Ford)对安全注射场所发表了反对意见。“我相信我们应该支持人们,帮助他们,”他说,“我要问在场的各位,如果你们的儿子、女儿或爱人染上有毒瘾,你会让他们到一个特定的地方去吸更多的毒品吗?我坚决反对。”

 

这一立场显示出福特对成瘾缺乏基本的了解。安大略省艾滋病 (Ontario HIV)和药物使用培训项目联职 (Substance Use Training Program)主任弗兰西斯科·萨普 (Francisco Sapp)向加通社(The Canadian Press)指出,禁欲治疗项目的成功率很低,强制康复的成功率可能更低。

 

福特的立场忽略了这样的证据,即当吸毒者准备好接受这些安全注射时,这些安全注射点可以帮助他们获得康复计划和其他社会支持。

 

更重要的是,这些场所拯救了生命。根据加通社(The Canadian Press)报道,截至4月,位于多伦多摩斯公园(Moss Park)的预防过度使用站点已经制止了200起过度使用的意外。关闭这里和其他站点将是类鸦片危机处理上的一大倒退。

 

公共健康,而非刑事司法

 

加拿大的毒品政策可以、而且应该重新进行构想。大麻合法化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独特的机会,使我们能够从中吸取重要的经验教训,以建立新的制度来管制药品,这些经验可以在未来被用于其他药物的合法化。

 

至少,我们可以期待大麻的合法化将开启一场关于如何将毒品、毒品使用者和毒品政策理解为公共卫生问题而不是刑事司法问题的重要对话。

 

翻译/Translate: 陈慧怡/Huiyi Chen

校对/Proof: 钱文聪/Anne Qian

终校/Final Read: 李映雪/Yingxue Li

大麻文化:烟中幻景

异国情调、诱人神秘:大麻文化一直被我们认为是违法的

大麻文化:烟中幻景

1911年,与逃亡的革命者一起,第一批大麻种子从墨西哥传至美国,标志着跨国界的交流,比单纯的反墙情绪更有价值。此后,不必多说,大麻在边境几经来往,不断易手。

 

当美国发现自己烟草邻居的存在时,大萧条和失业引发的冲击带来了陌生的反移民浪潮,以及,通常来说具有种族主义色彩的“邪恶烟草”这一概念。在1937年吸食大麻被定罪前,医生建议吸食大麻的患者通过接受治疗来“冷藏疯狂”。《冷藏疯狂》同时也是1936年的一部警示寓言的标题,讲述了青年吸食大麻后黑暗犯罪的生活。

 

在这场反对大麻危害的运动中,吸食大麻在美国的爵士乐俱乐部里悄然流行。长时间的快感给音乐家们带来了属于他们那个时代活跃的节奏。比如路易斯·阿姆斯特朗承认终生吸食大麻。而如同杰克·凯鲁亚克的第一任妻子所说,20世纪40年代初,他第一次与萨克斯演奏家莱斯特·杨共同吸食大麻,此后便开始把火光从一个文化群体传递到另一个群体。

凯鲁亚克、尼尔·卡萨迪、威廉·柏洛兹所属的垮掉的一代为中产阶级白人揭秘了大麻。这标志着大麻开始进入主流,也是大麻第一次在文学中占据主导地位。对于垮掉的一代来说,吸食大麻引发了一种新的平凡风格——它更自由、更富于表现力和反传统。他们通过介绍这种路边的墨西哥和非裔美国文化,创造了许多大麻的绰号,增加了其文化魅力。

年轻人在旧金山和纽约的社区里寻求改变。在倡导和平与一种新的社会态度中,大麻至关重要。罗纳德·里根的严厉毒品政策将大麻拖入黑暗之前,在1967年的“爱之夏”和两年后的伍德斯托克音乐节中,毒品的烟雾将大麻反主流文化推向顶峰。

 

1970年,理查德·尼克松签署了《控制物质法》,将大麻作为一种附表一毒品, 与LSD、海洛因和摇头丸属于同一类,有着同等的定罪和恶名。接下来的20年里充满了对大麻的丑化:药物滥用抗性教育、被施加的最大惩罚、克林顿遮遮掩掩的 “没有吸” 声明、以及一些滑稽的邪典电影:例如《冒烟》、《早餐俱乐部》和卡梅伦·克罗的《开放的美国学府》。

然而在90年代,流行文化开始喜欢上大麻反主流文化——这一时期可以说是大麻电影的黄金年代。虽然这十年里人们继续保持着对大麻的严格法律处理,但仍创造了《疯狂店员》、《谋杀绿脚趾》等作品,缔造了马修·麦康纳的经典台词“好,好,好”。理查德•林克莱特和凯文•史密斯烟雾缭绕的作品,为我们这一代的电影甚至电视节目铺平了道路:从塞斯•罗根的“瘾君子联盟”喜剧,到《猪头逛大街》系列,再到以女性为中心的《单身毒妈》和《生活大麻烦》。

 

长期以来,我们认为吸食大麻的文化乃法外之物,伴随着诱人且神秘的异国情调。但现在它已经脱离了懒惰、温和地反叛的吸烟者的形象。我们正是扼杀这种反主流文化的一代人!我们用的不是“拒绝就好”的说教或“冷藏疯狂”的处方,而是利用了合法化,以及街上药房里的迷幻现实。在寻找新工具的过程中,存在着一些或被轻微颠覆,或被永久误解的吸毒者原型,但谁又能责备他们呢?

我们永远不会像其他几代人那样吸食大麻。当点燃大麻时,我们正在培养一种物质文化的影响力。我们发现倒霉鬼兄弟喜剧不再需要一个抽大麻的讽刺形象。在社会上,我们正在抹去它所突出的陈腔滥调和它所承载的内涵——懒惰、破坏、涣散,以及其他伴随大麻电影而来、转瞬即逝的特征。我们只需要普通人告诉我们,大麻不是一种被定性的,而是一种重构的生活方式。

不管你喜不喜欢,大麻已经被主流同化了。大麻文化终将失去它的亚文化地位,至少,亚文化的核心意象已经消失了——我的“经销商”是一名刻苦学习的计算机系学生。对许多人来说,未曾直面大麻,也不去编纂何为使用毒品。而我们享受着商业和邮寄服务的匿名性,为自己购买大麻。

大麻抽食者不再是某种固定类型的人,他们的文化也将变得多样化。在未来一定会出现的电影中,他们不符合瘾君子的形象,主角也不再是白人男性,大麻文化的标签会变成当我们抽嗨时我们喜欢看的,而不是仅仅看着其他人抽嗨。

 

翻译/Translate: 王蔚/Wei Wang

校对/Proof: 王雪琪/Xueqi Wang

终校/Final Read: 王雪琪/Xueqi Wang

 

详细解读:大麻合法化对加拿大 意味着什么?

加拿大各地立法概览

详细解读:大麻合法化对加拿大 意味着什么?

依据今年6月获得通过的大麻法案,自10月17日起,娱乐用大麻将在加拿大全境内合法化。

 

根据这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决定,加拿大成为了全球第二个,也是最大的大麻合法化国家。早前乌拉圭已在2013年作出同样举动。

 

2016年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大约70%的加拿大人同意大麻合法化,并且支持的声音还在继续增长中。因此加拿大政府也是顺应民意做出该项法案调整的裁决。

 

在该法案实施后,大麻在加拿大各省都会以合法形式存在,虽然在具体规则上可能有所差别。

 

安大略省的大麻合法化

 

在安大略省,购买或食用大麻的最低年龄为19岁,且一次购买或持有的法定限额为30克,约合1盎司。

 

所有在私人住宅内以及公共区域(如街道和公园)的大麻吸食都是合法的。

 

在任何租赁场所内对于大麻使用的限制可以参照目前对于吸烟禁止的条款,房东亦可以在租赁协议中禁止租客使用大麻。

 

为了鼓励人们在住宅区之外安全使用大麻,政府也将继续推动类似吸烟区的大麻专用区合法化进程。

 

安省居民每户可以种植最多四株大麻作物,而对于那些只想要购买的人来说,大麻将以多种形式进行合法销售, 包括干燥大麻叶, 大麻油,大麻籽和植株。

 

在上届政府执政期间中,安省居民只能在公立专营店内购买大麻;但现任安省省长道格·福特(Doug Ford)已否决了这一计划,转而支持让私营商店从明年四月起进入大麻销售市场。

 

福特政府改变了其前任魏恩(Wynne)的政策,他们现在会让获得个体经营许可的卖家与OCS(Ontario Cannabis Store)共同进行销售。莱斯利·丹药学院(Leslie Dan Faculty of Pharmacy)的保罗·葛鲁顿第斯特(Paul Grootendorst)教授向记者解释道。

 

据此改变,作为皇室机构的OCS网店是唯一在1017日合法化的大麻供应商。 OSC则将通过递送信息核实订单上购买者的年龄。

 

四月之后OCS 仍然是唯一的网络零售商与实体店的批发商。不过,来年一月止,安省各自治市将有一次拒绝在其管辖范围内设立大麻商店的机会。

 

安大略省希望供给足够的大麻去满足市场需求,同时,通过合理的价格打击黑市。不过他们做出的努力是否有效仍有待观察。

 

葛鲁顿第斯特(Grootendorst)副教授的主要研究领域在经济健康学。他提出经济对此次合法化的推动力: 他们肯定需要找到一个方法去供应(大麻),而这也许是个合适的办法。

 

关于大麻黑市,葛鲁顿第斯特(Grootendorst)认为, 只要娱乐用大麻市场供应不足的问题还存在,黑市也会继续存在。他说: 合法化的大麻市场也许比我们现在拥有的不受管制的西大荒(美国旧西部)娱乐大麻市场要好。

 

加拿大全境大麻合法化

 

公众对于因大麻合法化而产生更多的危险驾驶事件依然怀有较大的担忧。截止目前 ,公路唾液测验是唯一被提议的检测途径。这一提议已被政府批准。如果检测结果为阳性,被测验者将要进行验血。

 

然而,这些测试的可信度还有待审查——据在挪威发表的一项研究称,有14.5%的测试结果呈伪阳性,且测试结果只有在温度为440度时才可靠。

 

不论如何,在吸食大麻的情况下驾驶的行为仍属非法。零容忍政策将对21岁以下的司机生效,他们在驾驶过程中被发现吸食过任何剂量的大麻都将被惩处。

 

另一方面,在国际航班中将全面禁止携带大麻。不过加拿大境内航班的乘客依然可以按照法定限制携带不超过30盎司的大麻。

 

尽管魁北克(Québec)和曼尼托巴(Manitoba)境内禁止种植大麻,且有六个省的居民只允许在私人住宅内吸食大麻, 不过加拿大全境大麻合法化的形势是差不多的。率先对(大麻贩卖)私有商铺放开的省份是阿尔伯塔(Alberta),其计划于今年投入大约250家私营商店(进入大麻销售市场)。

 

17日开始的大麻合法化对于加拿大社会有何影响依然有待观察。在(安省)新出台的法规中,没有申请大麻运营许可的药房销售大麻依然是违法的。在来年四月前,都不会有新的实体店参与到大麻市场的竞争中。

 

翻译/Translate: 陈雨桐/Yutong Chen

校对/Proof: 王雪琪/Xueqi Wang

终校/Final Read: 王雪琪/Xueqi Wang

 

“大麻合法化”主题活动讨论了立法中的问题

教育,上涨的需求,在问题之间的平衡

“大麻合法化”主题活动讨论了立法中的问题

因预计联邦政府将于明年夏天实施大麻合法化,多伦多大学政治学校友会(U of T Political Science Alumni Association) 于11月14日在圣迈克尔学院(St. Michael’s College)举行了一项题为“合法化大麻:如何适当处理?”的活动,就涉及大麻合法化的问题进行了重要讨论,包括如何教育消费者以及如何处理大麻需求量的增加的问题。

本专家小组由CBC新闻记者杰奎琳·汉森(Jacqueline Hansen)领导,组成人员包括现任国会议员兼前多伦多警察局局长比尔·布莱尔(Bill Blair),安大略总检察长亚瑟·纳克维(Yasir Naqvi),大麻融资公司大麻惠顿(Cannabis Wheaton)执行副总裁迈克尔·林可夫(Michael Lickver),以及韦尔斯利学会(Wellesley Institute)——一个城市健康智库的首席执行官科威名·麦肯兹(Kwame McKenzie)博士。

在加拿大大麻合法化的计划中,联邦政府将负责监控大麻的质量,而各省和地区将决定如何出售,以何种价格,以及年龄限制。安大略省计划将在安大略省酒控委员会(Liquor Control Board of Ontario)管理的150家独立商店中出售大麻,同时限龄19岁以下不得购买。

谈到年龄限制,纳克维强调, 未成年人违反法律不会留下犯罪记录。相反,各种限制更注重于“预防和教育……我们想确保能与年轻人合作,说服他们不要使用大麻。”

在教育问题上,麦肯兹强调,在学习大麻的影响方面上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摄入大麻后,你还能在日托中心工作吗?你去建筑工地工作之前,最多能摄入多少大麻? 我不确定我们的答案是否准确。我们还需要对很多重要的问题进行进一步了解。

“这不是合法化带来的问题。”布莱尔回应道。“我们的宗旨不是提倡合法化,我们是在解除禁令… (而且)你会看到一场影响重大的的公众教育运动。”他补充道。

林可夫从行业本身的角度考虑,称尽管政府尽力了,由于严格的广告限制,想要教育大众区分黑市大麻和政府许可的大麻还是“极其困难”的。

林可夫提出,政府把重点放在建立实体店上还会使推广合法大麻变得更加困难,因为有一个便利的问题。“如果我是一个消费者——而且这不一定只是假设——我可不想去国营商店,因为这有可能不如去走廊尽头那间屋里住的那个人手里买方便,反正都从他那买了20年了……最终我们需要达到优步外卖(UberEATS)级别的大麻贸易。

根据林可夫的说法,合法化可能会吸引数百万新客户,从而大大增加市场上大麻的需求。

“现在其实就是争夺土地以提高产量,从而确保在这些CCBO商店第一次开放的时候,不会出现像二战时候的的面包店一样,供不应求。”

麦肯兹认为,重点发展实体店会使一些边缘化群体难以获得合法的大麻。“我担心的是,缺乏购买渠道以及货源可能会让一些游走在边缘的人产生犯罪行为。”他说道。

麦肯兹还提出,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可以是利用一些现存的大麻药房,尽管它们是违法的。纳克维则回应表示“政府不与非法行业合作。”

“如果你要去做一件事,就必须从某处着手。一开始永远不完美……是的,时间很紧迫, 但有志者事竟成!”

联邦政府计划于2018年7月实现大麻合法化。


翻译/Translate: 赵林语/Mike Zhao

校对/Proof: 王雪琪/Mandy Wang